<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2日 星期六
    最新資訊
    28
    2018-09
    OMO利率上調?既無機會也沒條件
       美聯儲加息,人民銀行會否上調公開市場操作(OMO)利率?答案是:不會!一則,周內已不大可能再開展公開市場操作,也就沒有調整利率的機會。二則,當前中美經濟與政策周期不同步,我國貨幣政策不具備轉向基礎,OMO利率與市場利率價差很小,后續“追加調整”的可能性同樣很小。

      本周基本沒有上調窗口

      每逢美聯儲加息,我國OMO利率調不調的問題總是牽動著不少人的神經。

      北京時間27日凌晨,美聯儲在結束為期兩天的貨幣政策會議后,公布議息決議。雖然這被視為全球市場的一項重大事件,但不少人相信,美聯儲不過是在完成一項沒有懸念的“規定動作”。

      相比美聯儲加不加息,人民銀行會否“加息”似乎更有猜頭。這里的“加息”,指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上行。2017年以來,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先后4次上行,其中至少在2017年3月、12月和2018年3月的3次與美聯儲加息高度同步。不過,在2017年6月和2018年6月美聯儲加息后,我國OMO利率均未見調整。

      眼下,美聯儲9月議息“靴子”落地,本周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會否上調?答案幾乎是肯定的——不會。最簡單的理由是,周內已不大可能再開展公開市場操作,也就沒有調整利率的機會。

    9月26日,央行再度暫停公開市場操作,400億元逆回購到期實現凈回籠,為連續第4日凈回籠。但基于“削峰填谷”的思路,這恰恰說明當前流動性較充裕,甚至超出了央行的“合意狀態”。央行表示,考慮到季末財政支出推動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等因素的影響,9月26日不開展公開市場操作。

      業內人士表示,當央行說“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時,并非僅指流動性處于較為充裕狀態,而且表明流動性總量已較“合理充裕”水平更高,自然就沒有必要繼續投放資金。

      歷史上,9月是財政支出大月,月末財政支出尤其集中,今明兩日,財政支出料只增不減。與此同時,政府債券發行繳款、央行逆回購到期等對流動性的影響在減弱。在流動性總量有保障的情況下,流動性波動風險可控,預計央行重啟公開市場操作的可能性不大。既然不會不開展操作,操作利率調整也就無從談起。

      當前亦無上調條件

      公開市場操作終究要重啟。10月中旬隨著稅期影響加大,央行可能重啟逆回購操作。屆時,利率會否“補漲”?答案還是不會。

      回顧2017年2月以來的歷次OMO利率上行,經濟復蘇力度增強構成共同的宏觀背景,金融監管與貨幣政策邊際收緊構成共同的政策背景,公開市場利率與市場利率的價差較大則構成共同的市場背景。

      從2016年四季度開始,經濟復蘇步伐加快,客觀上要求利率水平有所變化,以匹配基本面變化。這為后續OMO利率的調整提供了基本面基礎。其次,從2017年開始,嚴監管取向逐步得到確立,金融體系內部去杠桿成為明確目標,貨幣政策結束了“穩健略偏寬松”狀態,向著穩健中性回歸,這為OMO利率上行帶來了政策面訴求。央行2017年第四季度貨幣政策報告提到,公開市場操作利率上行,客觀上有利于市場主體形成合理的利率預期,避免金融機構過度加杠桿和擴張廣義信貸。

      最后,2017年以來,貨幣市場利率持續高于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利差糾偏的需要為OMO利率上行提供了市場基礎。央行稱,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小幅上行可適度收窄其與貨幣市場利率的利差,有助于修復市場扭曲,理順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目前這三方面帶來的OMO利率上行需求則不強。今年以來,我國經濟增長面臨的內外部壓力加大,經濟增速再度放緩,對穩增長訴求相應上升,貨幣政策微調放松,流動性管理目標回歸“合理充裕”,金融監管更注重把握節奏和協調配合。這一過程中,貨幣市場利率中樞下行,主動向OMO利率收斂。7月以來,銀行間市場7天回購利率DR007持穩在2.6%一線,與7天央行逆回購利率(2.55%)價差很小,甚至在部分時段低于央行逆回購利率。

      進一步看,二季度以來,全球經濟增長再現分化,當前中美經濟增長節奏不同步,貨幣政策取向出現差異,“跟隨”美聯儲加息的必要性自然下降。這一點,在6月美聯儲加息后已得到體現,目前情況并沒有明顯變化。

      放松比收緊的概率要大

      對于我國貨幣政策來說,目前市場討論更多的是要不要繼續放松,而不是要不要收緊的問題。

      分析人士認為,短期內貨幣政策進一步放松的空間不大。一方面,進一步放松貨幣政策的必要性有所下降。與2017年相比,當前貨幣政策已有所放松,表現為市場利率中樞出現一定幅度下行。同時,一系列寬信用舉措出臺后,信用緊縮的狀況初現改善,社會融資出現局部積極變化。隨著地方債資金到位和使用進度加快,地方基建投資可能反彈,從而為經濟增長提供托底支撐。而為了應對經濟潛在波動風險,貨幣政策調控也應留有余地。另一方面,中美利差收窄、通脹預期抬頭也使得貨幣政策放松面臨的約束增多。

      從貨幣政策操作來看,央行已逐步從前7個月著力于“提高流動性水位”轉向“維持水位”,這表明貨幣政策放松節奏已在放緩。央行多次表示,當前流動性總量基本處于“合理充裕”狀態。

      但市場普遍認為,經濟仍然存在下行風險,目前貨幣政策尚不具備轉向基礎,政策放松比收緊的概率要大。一旦基本面出現明顯不利變化,政策該放松時還會放松。另外,當前民企、小微企業融資環境仍較為緊張,民企債務違約時有發生,后續不排除在保持流動性總量的同時,實施定向放松的可能性,比如以定向降準置換MLF存量。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