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最新資訊
    19
    2018-11
    資管新規出題 機構轉型迎考
     編者按今年4月以來,《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等6份文件陸續發布,涵蓋銀行理財、基金、信托等7類資管機構在內的政策已經出齊,這標志著資管新規及配套監管架構基本搭建完成。對此,大資管機構如何應對?投資者保護工作如何跟進?經濟日報今起推出“聚焦資管新規”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隨著《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資管新規)及配套監管架構基本搭建完成,在未來2年的過渡期內,基金、銀行理財、信托、券商資管等大資管范疇內機構均面臨轉型。如何轉型?挑戰有哪些?

    面臨諸多轉型挑戰

    第一個挑戰就是打破剛性兌付。

    普益標準研究員余新月認為,“1+5”資管政策出臺對銀行資管業務模式影響是顛覆性的,轉型困難體現在理財產品全生命周期的各個層面。對于產品營銷,凈值化轉型可能引發投資者對銀行理財穩健性的不信任,也對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和投資者教育能力提出新的要求;對于產品投資和風險控制,在統一資管競爭格局下,過去依托產品滾動發行投資固收類資產從而獲取收益的模式難以為繼,銀行資管亟待補齊大類資產配置研究、投資策略研究、頭寸管理、全類別風險管理等方面的能力“短板”,實現精細化管理;對于產品運營,一方面,大部分銀行在凈值化管理方面缺乏相應經驗和人才,另一方面產品信息披露及時性和規范性對銀行系統建設、人力投入提出新的挑戰。

    信托公司轉型的難度更大。一位中型信托公司的管理人員坦言,信托公司是此前唯一橫跨資本市場、貨幣市場和實業投資三大市場的資管機構,在行業層面上,信托業已有業務模式對行業本身的制度屬性較為依賴,制度優勢讓信托在大資管行業具備優勢,但也限制了行業多樣化發展路徑。資管新規發布后,整個資管行業都面臨轉型,但由于體量巨大,信托行業掉頭難度較大。

    普益標準研究員夏雨認為,在業務層面上,信托業目前經營的傳統類業務大都受到限制,不論是傳統的房地產信托,還是基礎產業信托,或者銀信合作業務。在短時間內實現全面轉型難度很大。

    對于券商資管和保險資管來說,轉型的難度分別來自去通道和非標業務的處理。夏雨認為,券商資管作為去通道的首要對象,在去通道、穿透監管的背景下,過去依靠牌照優勢沖規模、獲得收入的時代難以為繼,業務轉型迫在眉睫。資管新規落地前,券商資管已開始減少或停止增量通道業務。

    對于保險資管來說,資管新規將保險資管納入大資管監管范疇,確立主體地位,并明確禁止期限錯配,并要求資產管理機構壓縮非標資產類“資金池”操作,保險資金投資非標資產的增速亦將出現下滑。非標業務收縮,將對保險資產管理公司投資收益率帶來較大負面影響,轉型壓力可想而知。

    轉型難度最小的是基金公司。夏雨認為,相較于其他機構而言,基金公司運作相對成熟和規范,是最有機會承接原有理財資金的機構。一方面,資管新規對公募基金與私募基金做了不同安排,公募基金產品定義面臨規范與優化;另一方面,分級基金與保本基金產品需要轉型或者終止,這是基金公司為數不多需要轉型的部分。

    探索多條轉型路徑

    各類資管機構究竟如何轉型?綜合看,可有3條路徑。

    路徑一是向凈值化產品轉型。夏雨表示,在資管新規背景下,銀行理財必然打破剛性兌付、規范“資金池”模式,實現由傳統預期收益型向凈值型的轉變。具體體現為:在產品端,完善產品體系,在凈值產品設計上更加貼合客戶需求,以低風險低波動產品設計輔助投資者教育,實現凈值轉型軟著陸;在投資端,重點提升固定收益產品主動管理能力,并依靠FOF/MOM模式優化委外投資;在運營端,強化會計制度、信息披露制度、風控制度建設,逐步搭建業務開展必備的IT系統體系;在組織管理上,銀行將成立資管子公司或以事業部形式專門運作資管產品,分離業務,隔離風險。

    一位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資管部門負責人表示,今后銀行理財產品設計思路也要轉變。在打破剛兌背景下,客戶理財投資風險自擔,理財選擇的依據也不再僅僅是收益率高低,這必然倒逼理財產品調整設計思路及產品營銷風格。從產品設計看,理財設計將從客戶需求出發,在客戶分層的基礎上逐漸推出滿足不同風險偏好、流動性偏好、多元化投資目標的產品線。在凈值轉型初期,有必要通過低風險低波動的產品設計來提升市場接受程度。

    路徑二是各類資管機構均加強主動管理能力。夏雨認為,未來,無論是基金公司、券商資管、保險資管,還是銀行理財子公司和期貨資管等,均需加強主動管理能力,識別優質資產資源,回歸資管業務本源,服務經濟實體。這才是行業安身立命之本。

    “僅靠主動管理還不夠,在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新技術發展背景下,擁抱金融科技,借助‘機器人’的力量也是大資管行業轉型的第三條路徑。”京東金融研究院院長孟昭莉認為,伴隨著資管新規架構的搭建,轉型機會蘊藏在三處,一是金融科技能幫助控制無序的資產管理風險。例如,針對資管新規的投資者適當性要求,運用人工智能技術分析投資者狀況以做好適當性篩查。二是金融科技可以創造新型的業務機會。例如,資管新規提出運用人工智能技術、采用機器人投資顧問開展智能投顧業務。三是金融科技可以加快金融機構實施監管合規。金融機構在面對更加具體的資管規則時,可實現與監管機構的有效溝通,完成數據報送和分析。

    回歸服務實體本源

    “資管產品不論怎么轉型,經歷何種挑戰,終歸要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目的,回歸‘代客理財,風險自擔’的業務本源。”融360分析師楊慧敏說。

    以信托業為例,信托作為大資管行業中規模第二大的機構,不論是規模還是制度,相對其他行業均有優勢。夏雨認為,信托產品的本意是讓信托機構能夠串聯起多方市場,提高部門之間資金使用效率,將金融中介的職能發揮得更好。但在實際業務中,部分結果與初衷背離。未來,信托公司轉型更大的現實意義是實現最初的設計理念,為資本市場帶來更高的融通效率,為實體行業提供更理想的融資環境。

    銀行理財轉型的意義對普通投資者來說更大。余新月說,業務轉型將使銀行資管回歸“代客理財,風險自擔”的業務本源,有利于培育投資者的風險意識和健康的理財觀念。同時,穿透式監管將破除過去多層嵌套、“資金池”運作模式帶來的系統性風險隱患,避免銀行理財資金在金融體系內空轉套利。短期內,各機構不可避免地面臨轉型陣痛期,但從長遠看,嚴肅市場紀律,緩解剛性兌付帶來的市場扭曲,必然有利于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效率,營造健康的經濟發展環境。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