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最新資訊
    29
    2016-08
    寬松貨幣政策難以化解債務“宿醉”
     瑞典商業銀行(Handelsbanken)是審慎的典范,2008年的金融危機幾乎對它毫發未傷。它如同一家小型社區銀行一樣在全球開展業務,剛剛炒掉了它的首席執行官,據報道原因是他試圖將權力集中。分支行可以自行貸款,但必須審查借款者信譽并規避高風險借款者。貸款損失率目標為零;低貸款損失進而使該銀行能夠向信譽好的客戶提供定價有競爭力的貸款以及個性化服務。

      與那些依賴法規或統計模型來評估企業家信譽的銀行相比,瑞典商業銀行更有優勢,因此該銀行也能很好地滿足小企業的信貸需求。所以,對瑞典商業銀行有利的也有利于長期經濟增長以及金融穩定。

      然而,逐筆審慎貸款還削弱了央行官員推出的寬松貨幣政策對經濟產生的刺激效應。熟悉地方情況的有經驗的金融家不會只因為低利率或負利率政策增加給信譽不佳的借款者的貸款。如果有什么影響的話,寬松貨幣政策(盡管關于其宏觀經濟好處有著宏大的理論)讓他們感到擔憂。

      因此,很多發達國家央行自2008年以來推出的全面貨幣寬松政策有賴于不謹慎或一知半解的金融新手。廉價貨幣提升了一部分銀行所發放信貸的占比,這些銀行愿意冒險采用信用積分模式,或涉足時髦行業,而對它們的貸款對象缺乏詳細了解。追求收益的保險公司和養老基金匆忙進入債券市場,使債券發行者可以籌集巨額資金,而無需受到謹慎的銀行要求的審查或滿足其條件。

      但助長又一場信貸熱潮是治愈債務宿醉的危險方式。2008年以后,銀行和債券市場為石油和礦業公司的瘋狂過度投資提供了資金。

      泡沫破裂已經在我們身邊出現。從倫敦到曼哈頓、多倫多、斯德哥爾摩,房地產價格已開始下跌。美國汽車和學生貸款市場看上去像是另一個等待破滅的信貸泡沫。

      與此同時,中小企業被扔在后面。在消費者信貸或房地產貸款上賭博的大銀行,不愿在沒有進行個體分析的情況下發放企業貸款。

      例如,美國10大銀行向企業發放的小額貸款從2006年的峰值水平銳減逾三分之一,而消費貸款卻反彈。但無法在公開市場發行債券的小企業需要銀行貸款來擴張業務,從而支撐經濟增長和活力。

      央行官員辯稱,過度貸款的風險受到控制,同時沒有央行的大規模干預,經濟將陷入嚴重衰退。

      但他們對風險以及沒有干預將發生的情況的評估是基于不可靠的模型,這些模型的數學復雜性掩蓋了金融和經濟在模型中原本得到的代表。

      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美聯儲(Fed)大為吹噓的經濟模型不包括金融業。人們沒有理由認為美聯儲經濟學家現在能夠可信地確定寬松貨幣和火熱貸款之間的關系。

      央行堅稱,他們確保物價穩定的法定使命(在美國還包括完全就業)要求實行空前的貨幣寬松。但法律沒有詳細規定物價或完全就業如何衡量,也沒有規定可接受的偏差范圍。另外,很多央行努力保持的2%的通脹率意味著,物價正穩步上漲,而不是保持穩定。

      然而,廢除央行是自由主義者的幻想。相反,政府應通過取消物價穩定和完全就業的央行使命,消除孤注一擲的央行行為的合理性和誘惑。物價穩定和完全就業這兩個概念都是模糊的,在一個不斷變化的經濟中,它們會不斷受到各種錯綜復雜因素的影響,央行不可能準確把握它們。

      美聯儲和其他央行可以(而且應該)負責的是銀行的審慎貸款,就像美國國會在1913年通過創建美聯儲的立法時所設想的那樣。

      物價某種程度上的穩定以及低失業率被視為令人滿意的副產品。它們并非(也不應該再成為)明確的目標。

      本文作者著有《呼喚審判:動態經濟中的理性金融》(A Call for Judgment: Sensible Finance for a Dynamic Economy)一書

    文章關鍵詞:貨幣 央行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