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最新資訊
    28
    2016-09
    人民幣加入SDR后反而可能迎來一段疲弱期
       今年10月1日,人民幣將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的正式成員,中國自此將加入“硬通貨”發行國的高級俱樂部。

      但這究竟意味著什么?人們為什么認為此舉會對人民幣起到支撐作用?更重要的是,真的會這樣嗎?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和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周一提出了一個強有力的論點,認為情況很可能并非如此。相反,他們認為,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在計算SDR利率的時候將需要考慮中國國債收益率(每個成員國都被給予一個SDR配額,如果某一國持有的SDR超過其配額,超額部分可以獲得利息收入;反之,低于份額的部分就要支付利息)。

      正如經濟學家指出的,SDR被視作一種潛在權利,即成員國有權獲取SDR籃子中各種貨幣的基礎現金流動性。就此而言,人民幣被納入SDR只意味著IMF成員國有了出售SDR換取人民幣流動性的選擇權。然而,它們是否決定要進行這樣的兌換,完全取決于它們在這種基礎貨幣方面是否存在國際收支壓力。就目前來說,它們不太可能換取人民幣,因為人民幣還沒有在國際貿易中廣泛使用到產生此類壓力,并且人民幣受管制過多,不利于吸引人們在貿易中使用人民幣。

      即便人民幣有可能被認真作為一項儲備資產對待,這種可能性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里也被削弱了。中國領導層通過使資本更難轉移至國外來回應對資本外流的擔憂,通過讓許多股票暫停交易——實際上是阻止資產所有人出售資產——來回應股市泡沫破裂的擔憂。外匯儲備管理機構將會考慮再三,是否要將本國資產委托給有意碾壓投資者權利——只要對自己有利——的政策制定者。

      因此,凱投宏觀指出,人民幣在10月1日被納入SDR后可能會在無意之中開啟一段時期的疲弱,因為在加入SDR前使人民幣保持穩定的動力將會消失。

      實際上,如果說人民幣確實被高估的話(相對于市場自然流動的狀態下),那可能只是中國央行在孤注一擲地押注人民幣被納入SDR會扭轉資本流動的糟糕狀況——這無疑是在寄望于,大多數人并不真正明白SDR體系的運作方式、而誤以為它在本質上會對人民幣起到支撐作用。

      埃文斯-普里查德和威廉姆斯提醒我們,過去數月的資本外流加大了人民幣貶值壓力,中國央行加大了干預,從而使得人民幣無論按兌美元計算還是按貿易加權計算,總體上依然保持穩定。

      他們得出結論稱(他們強調稱):

      需要明確的是,我們預計中國匯率政策在人民幣被納入SDR后不會發生重大改變——看起來最有可能的仍然是人民幣繼續走有管理的漸進貶值之路。不過,我們認為,加入SDR對人民幣的潛在利好被夸大,如果說有什么影響的話,短期而言也偏向于負面影響。

      然而,市場并非總是理性的,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情況將會非常有趣。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