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最新資訊
    22
    2016-12
    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升級 表外“風控”強化
      2017年一季度起,央行將正式將表外理財(扣除現金和存款等)納入宏觀審慎評估(MPA)廣義信貸指標,以合理引導金融機構加強對表外業務的風險管理。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表外理財底層資產的投向主要包括類信貸、債券等資產,與表內廣義信貸無太大差異,同樣發揮著信用擴張作用,如果增長過快會積累宏觀風險,不利于“去杠桿”要求的體現與落實。目前,表外理財雖名為“表外”,但資金來源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剛性兌付,出現風險時銀行往往不得不表內化解決,未真正實現風險隔離。因此,為了更加全面準確地衡量風險,引導金融機構更為審慎經營,需要加強對表外理財業務的宏觀審慎評估。

      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總經理徐承遠表示,此次央行直接將表外業務納入MPA考核體系屬情理之中,有利于封堵銀行將表內資產轉表外以規避監管的行為,有助于央行管控資金的投放,提高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

      來自一家大型銀行的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表外理財擬納入廣義信貸指標確實會對銀行理財業務造成一定壓力。不過,如果資產規模不大,廣義信貸的增速也很難超過紅線。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指標可能對大型銀行的影響并不明顯,但會對理財業務比較激進的城商行、農商行等產生一些壓力。

      防范理財金融風險

      相關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銀行理財賬面余額為26.28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1.85%,而去年全年的增幅高達56%。中信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表示,在繁榮的表面之下,理財產品實際上面臨著期限錯配和高杠桿兩大金融風險。

      一方面,目前很多理財產品通過多期短期理財產品續接滾動發行的方式投資于長期資產,通過期限錯配獲得更高的收益。當資金充裕時,期限錯配并不會導致嚴重的問題;當短期資金趨緊時,期限錯配的方式則難以為繼。

      另一方面,從杠桿的角度看,理財產品進入市場存在“二分法”,銀行將部分理財資金自留投資,部分資金委外管理。對于自留的部分,銀行在前期通過加杠桿的方式以獲得高收益;對于委外的部分,由于受到監管較少,非銀機構經常通過“債滾債”的方式進行投資,同樣使得杠桿率上升。而這部分杠桿不會在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體現出來,由此產生監管的漏洞。

      “理財產品納入MPA考核的目的,就在于全面有效地反映銀行體系的信用投放和貨幣派生狀況,降低期限錯配與杠桿率,最終達到降低系統性風險的目的。”明明說。

      加強順周期行為監管

      2009年以來,人民銀行一直在推動和完善宏觀審慎體系建設,并于2015年底建立了MPA體系。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表示,MPA考核體系的優點在于,可以將原本信托貸款、委托貸款等一系列的類信貸業務全部納入考核范圍內,同時也能將銀行存款、表外理財等負債端項目納入到考核范圍內,從而使銀行所有的金融創新都在監管之中。

      徐承遠表示,廣義信貸在MPA監管體系中處于重要地位,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監管有助于提高監管的有效性。

      “表外理財尤其是委外投資加杠桿行為,本質上是一個放大杠桿的工具。”鄧海清認為,這種投資模式易在牛市時助推“資產荒”,在熊市時助推“錢荒”,具有非常強的順周期特性。

      鄧海清認為,選擇將表外理財納入到MPA考核中,符合宏觀審慎監管的逆周期框架,與其加強宏觀審慎監管的目標是一以貫之的。表外理財納入到MPA考核之后,理財規模的增速必將受到限制,明年的理財規模增速將可能有所減慢。

      明明表示,由于銀行理財產品大多配置在類信貸、債券等風險較小的資產中,銀行理財監管趨嚴,前期風格激進的擴張行為將受到抑制,債券市場資金面將進一步緊張。

      2017年一季度起,央行將正式將表外理財(扣除現金和存款等)納入宏觀審慎評估(MPA)廣義信貸指標,以合理引導金融機構加強對表外業務的風險管理。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表外理財底層資產的投向主要包括類信貸、債券等資產,與表內廣義信貸無太大差異,同樣發揮著信用擴張作用,如果增長過快會積累宏觀風險,不利于“去杠桿”要求的體現與落實。目前,表外理財雖名為“表外”,但資金來源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剛性兌付,出現風險時銀行往往不得不表內化解決,未真正實現風險隔離。因此,為了更加全面準確地衡量風險,引導金融機構更為審慎經營,需要加強對表外理財業務的宏觀審慎評估。

      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總經理徐承遠表示,此次央行直接將表外業務納入MPA考核體系屬情理之中,有利于封堵銀行將表內資產轉表外以規避監管的行為,有助于央行管控資金的投放,提高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

      來自一家大型銀行的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表外理財擬納入廣義信貸指標確實會對銀行理財業務造成一定壓力。不過,如果資產規模不大,廣義信貸的增速也很難超過紅線。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指標可能對大型銀行的影響并不明顯,但會對理財業務比較激進的城商行、農商行等產生一些壓力。

      防范理財金融風險

      相關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銀行理財賬面余額為26.28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1.85%,而去年全年的增幅高達56%。中信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表示,在繁榮的表面之下,理財產品實際上面臨著期限錯配和高杠桿兩大金融風險。

      一方面,目前很多理財產品通過多期短期理財產品續接滾動發行的方式投資于長期資產,通過期限錯配獲得更高的收益。當資金充裕時,期限錯配并不會導致嚴重的問題;當短期資金趨緊時,期限錯配的方式則難以為繼。

      另一方面,從杠桿的角度看,理財產品進入市場存在“二分法”,銀行將部分理財資金自留投資,部分資金委外管理。對于自留的部分,銀行在前期通過加杠桿的方式以獲得高收益;對于委外的部分,由于受到監管較少,非銀機構經常通過“債滾債”的方式進行投資,同樣使得杠桿率上升。而這部分杠桿不會在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體現出來,由此產生監管的漏洞。

      “理財產品納入MPA考核的目的,就在于全面有效地反映銀行體系的信用投放和貨幣派生狀況,降低期限錯配與杠桿率,最終達到降低系統性風險的目的。”明明說。

      加強順周期行為監管

      2009年以來,人民銀行一直在推動和完善宏觀審慎體系建設,并于2015年底建立了MPA體系。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表示,MPA考核體系的優點在于,可以將原本信托貸款、委托貸款等一系列的類信貸業務全部納入考核范圍內,同時也能將銀行存款、表外理財等負債端項目納入到考核范圍內,從而使銀行所有的金融創新都在監管之中。

      徐承遠表示,廣義信貸在MPA監管體系中處于重要地位,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監管有助于提高監管的有效性。

      “表外理財尤其是委外投資加杠桿行為,本質上是一個放大杠桿的工具。”鄧海清認為,這種投資模式易在牛市時助推“資產荒”,在熊市時助推“錢荒”,具有非常強的順周期特性。

      鄧海清認為,選擇將表外理財納入到MPA考核中,符合宏觀審慎監管的逆周期框架,與其加強宏觀審慎監管的目標是一以貫之的。表外理財納入到MPA考核之后,理財規模的增速必將受到限制,明年的理財規模增速將可能有所減慢。

      明明表示,由于銀行理財產品大多配置在類信貸、債券等風險較小的資產中,銀行理財監管趨嚴,前期風格激進的擴張行為將受到抑制,債券市場資金面將進一步緊張。

      2017年一季度起,央行將正式將表外理財(扣除現金和存款等)納入宏觀審慎評估(MPA)廣義信貸指標,以合理引導金融機構加強對表外業務的風險管理。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表外理財底層資產的投向主要包括類信貸、債券等資產,與表內廣義信貸無太大差異,同樣發揮著信用擴張作用,如果增長過快會積累宏觀風險,不利于“去杠桿”要求的體現與落實。目前,表外理財雖名為“表外”,但資金來源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剛性兌付,出現風險時銀行往往不得不表內化解決,未真正實現風險隔離。因此,為了更加全面準確地衡量風險,引導金融機構更為審慎經營,需要加強對表外理財業務的宏觀審慎評估。

      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總經理徐承遠表示,此次央行直接將表外業務納入MPA考核體系屬情理之中,有利于封堵銀行將表內資產轉表外以規避監管的行為,有助于央行管控資金的投放,提高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

      來自一家大型銀行的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表外理財擬納入廣義信貸指標確實會對銀行理財業務造成一定壓力。不過,如果資產規模不大,廣義信貸的增速也很難超過紅線。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指標可能對大型銀行的影響并不明顯,但會對理財業務比較激進的城商行、農商行等產生一些壓力。

      防范理財金融風險

      相關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銀行理財賬面余額為26.28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1.85%,而去年全年的增幅高達56%。中信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表示,在繁榮的表面之下,理財產品實際上面臨著期限錯配和高杠桿兩大金融風險。

      一方面,目前很多理財產品通過多期短期理財產品續接滾動發行的方式投資于長期資產,通過期限錯配獲得更高的收益。當資金充裕時,期限錯配并不會導致嚴重的問題;當短期資金趨緊時,期限錯配的方式則難以為繼。

      另一方面,從杠桿的角度看,理財產品進入市場存在“二分法”,銀行將部分理財資金自留投資,部分資金委外管理。對于自留的部分,銀行在前期通過加杠桿的方式以獲得高收益;對于委外的部分,由于受到監管較少,非銀機構經常通過“債滾債”的方式進行投資,同樣使得杠桿率上升。而這部分杠桿不會在銀行的資產負債表上體現出來,由此產生監管的漏洞。

      “理財產品納入MPA考核的目的,就在于全面有效地反映銀行體系的信用投放和貨幣派生狀況,降低期限錯配與杠桿率,最終達到降低系統性風險的目的。”明明說。

      加強順周期行為監管

      2009年以來,人民銀行一直在推動和完善宏觀審慎體系建設,并于2015年底建立了MPA體系。九州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表示,MPA考核體系的優點在于,可以將原本信托貸款、委托貸款等一系列的類信貸業務全部納入考核范圍內,同時也能將銀行存款、表外理財等負債端項目納入到考核范圍內,從而使銀行所有的金融創新都在監管之中。

      徐承遠表示,廣義信貸在MPA監管體系中處于重要地位,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監管有助于提高監管的有效性。

      “表外理財尤其是委外投資加杠桿行為,本質上是一個放大杠桿的工具。”鄧海清認為,這種投資模式易在牛市時助推“資產荒”,在熊市時助推“錢荒”,具有非常強的順周期特性。

      鄧海清認為,選擇將表外理財納入到MPA考核中,符合宏觀審慎監管的逆周期框架,與其加強宏觀審慎監管的目標是一以貫之的。表外理財納入到MPA考核之后,理財規模的增速必將受到限制,明年的理財規模增速將可能有所減慢。

      明明表示,由于銀行理財產品大多配置在類信貸、債券等風險較小的資產中,銀行理財監管趨嚴,前期風格激進的擴張行為將受到抑制,債券市場資金面將進一步緊張。

      中小銀行承受壓力

      在當前的貨幣政策工具下,央行使用的公開市場操作逆回購主要針對大中型銀行及個別大券商等一級交易商,中期借貸便利(MLF)也主要針對大中型銀行。因此市場流動性沿著央行——大中型銀行——其他中小型銀行這一機制傳導。

      “這樣一來,中小型銀行及非銀機構只能通過質押等方式從大型銀行那里以高于2.25%的成本借到資金。但由于時至年末,銀行年末考核、跨年資金準備、機構違約事件等因素疊加,大型銀行不愿意向中小銀行及非銀機構拆借流動性,導致中小銀行資金普遍趨緊,市場資金成本上升。”明明表示,這表現為中小銀行主動負債搶占存款,同業存單利率持續攀升,理財產品收益率在近期也不斷走高。

      明明認為,前期中小銀行的理財擴張速度遠超過大型銀行,表外理財納入MPA監管會對中小銀行產生更大的沖擊。

      據2016年6月末的數據,城商行和農商行理財規模同比增長率分別為65%和118%,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增速分別是35%和34%,城商行、農商行理財規模擴張速度遠高于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銀行。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