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最新資訊
    03
    2017-01
    2017年是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經濟最復雜最危險最不確定的一年
       毫無疑問,2017年,對于中國經濟而言,是金融危機以來最復雜最危險最不確定的一年。

      一方面,全球經濟進入后危機時代,過度的貨幣放水導致全球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冰火兩重天,在資產價格泡沫沉渣又起的同時,實體經濟仍然低迷,全球政治動蕩和貿易摩擦勢必愈演愈烈,各種黑天鵝事件防不勝防;

      另一方面,中國經濟探底過程遠未完成,在窮盡了很多政策工具之后,中國將重啟經濟增長的希望寄托于供給側改革,供給側作為結構性改革的措施,如何平衡結構調整與過去多年積累的種種風險的防范與治理,極其考驗高層的智慧。

      首先應該明白,2016年中國經濟盡管最終可能錄得6.7%左右的增長,并且在前三個季度的增速均為6.7%,但這絕不意味著中國經濟已經見底。

      筆者關注到一些學者對于“6.7%”這個數字已經表現出了極大的樂觀,預測“L”型轉折點到來的人逐漸增多。這是一種非常危險和短視的觀點。

      必須指出,中國經濟所謂的“L”型,絕不是經濟增長數字停止下滑,而是通過供給側改革,完成結構調整和動能的轉換,也就是,完成發動機的轉換。

      我個人總是覺得,中國很多學者對于“新常態”下,中國經濟的巨大轉變仍然缺乏認識,從中國經濟的大周期而言,2010年以來,中國經濟事實上已經進入到和過去迥然不同的“無人區”,必須轉換思維思考中國經濟:

      其一,必須轉換對中國經濟速度的認識思維。中國經濟在經歷30多年近乎兩位數的增長之后,經濟增長的歷史規律和各種約束條件明白無誤的證明,中國經濟已經告別高速增長期,這已經為中國經濟過去6年的事實所證明,那些輕言中國經濟還能以8%以上的速度增長20年的觀點既違背事實,也缺乏任何理論根據,必須清醒地明白,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不可能反彈,目前6.7%的增長仍然算很高的速度;

      其二,必須轉換對中國經濟未來的國際環境變化和流動性變化的認識思維。金融危機以來8年全球貨幣放水的日子正在結束,隨著美聯儲啟動10年以來的第二次加息,強勢美元回歸,全球流動性轉折點正在到來。對于中國而言,強勢美元的回歸,不僅意味著中國貨幣政策也要被動收縮,更重要的是,強勢美元導致資本流出中國的速度加劇,在房價經歷了一次劇烈的泡沫運動之后,中國貨幣政策面臨真正的囚徒困境;

      其三,必須認識到中國紅利周期已經結束。過去30多年中國賴以快速增長的很多紅利要么消耗殆盡,要么今非昔比,人口紅利、資源和環境紅利以及中國的追趕型增長模式,都已經到了極限;

      其四,必須轉換對中國經濟系統性風險認識的思維。2017年是真正的風險之年,過去8年,中國主動被動加杠桿的行為迄今為止沒有進行一次徹底的清算,某些領域變本加厲。

      杠桿成為中國經濟頭上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影子銀行、政府和企業債務、產能過剩、房地產泡沫等各種高杠桿的風險都成為危險系數極高的因素,而人民幣貶值和資本外逃成為當下中國經濟新的高風險因素。處理不慎,不排除發生系統性的風險。

      筆者同意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明年的定調:一是強調“穩”是大局,二是特別強調風險思維。會議多次提到風險,比如“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在特朗普上臺后,中美之間也許不一定發生貿易戰,但貿易摩擦的加劇是必然的。等等,這絕非無的放矢。

      控制風險是明年經濟工作的頭等大事,只要不發生系統性風險,中國就能按照計劃深化供給側改革,一旦發生系統性風險,供給側改革將無從談起。筆者認為,和過去相比,除了經濟領域的風險,包括房地產泡沫、企業債務等,2017年的突出風險還有三:

      第一,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對中國經濟的信心危機。2016年民間投資斷崖式下滑的背后,本質上是信心問題,對中國經濟、中國改革、中國未來的信心開始動搖,這是最大的風險,信心的喪失會引發連鎖反應。挽回民營企業家對中國經濟的信心,需要從改革的真誠、從改革的不動搖、從保護他們的人身財產安全,以及預期入手。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多次提到穩定民營企業家的信心,這是對的,但需要從制度和改革的真誠上入手,過去改革形成的共識千萬不能顛覆,左的做法千萬不能還魂,否則,難以讓企業家安心;

      其次是人民幣匯率問題,人民幣對美元的持續貶值其實是經濟大周期轉換的結果;

      三是資本外逃問題。筆者最近一直強調,資本外逃必須高度重視,資本外逃是一個綜合信心指數,外逃的不僅是資本,還有人,還有未來和希望。必須有智慧的應對,既不引發恐慌,同時能夠遏制流出加速的情況。

      筆者對中國經濟長期不擔心,就中國經濟的長周期而言,中國經濟的上升周期還遠遠沒有結束,特別是未來3年,作為改革紅利釋放的最佳時間窗口,以及供給側改革的高峰期,一定會給很多產業帶來新的機遇。但關鍵,是穩定國人信心,穩定企業家信心。而穩定信心的關鍵是改革回到十八屆三中全會的基調,回到過去三十多年形成的共識。只要改革不出問題,形勢再復雜,再危險,都有辦法趟過去。(原題:2017金融危機以來最復雜的一年,中國飛出黑天鵝?)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