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最新資訊
    09
    2017-01
    全球增長面臨的三大破壞性風險
       沃爾夫:今年世界經濟很可能將繼續增長,但要警惕破壞穩定增長的三大因素——重大戰爭、通脹沖擊和金融危機。

      首席經濟評論員 馬丁·沃爾夫

      世界經濟今年將發生什么?可能性最大的答案是,它將繼續增長。正如我在去年此時發表的一篇專欄中所說的,世界經濟最令人驚嘆的事實是,自上世紀50年代初以來,它每年都保持增長。2017年,世界經濟幾乎肯定會繼續增長,增速可能比2016年更快——正如加文·戴維斯(Gavyn Davies)很有說服力地論證的那樣。既然如此,可能出問題的地方有哪些呢?

      

    點擊查看大圖

     

      經濟增長這一假設可以說是現代世界的最重要特征。但持續的增長只是較近時期才出現的現象。1900年至1947年間,全球產出萎縮的年份占五分之一。自二戰結束以來,諸多政策成就之一就是使經濟增長更加穩定。

      這部分是因為世界避免了兩次世界大戰和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那樣的大錯。還因為——正如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所言——有了對貨幣體系的主動式管理、在衰退期間維持財政赤字的更大意愿以及政府支出規模相對經濟產出的擴大。

      推動這一經濟增長趨勢的是兩股強大的力量:世界經濟前沿國家(尤其是美國)的創新和落后經濟體的奮起直追。兩者相互關聯:前沿經濟體的創新越多,落后經濟體追趕的空間就越大。中國是過去40年最有力的例證。根據(可能被夸大的)官方數據,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在1978年至2015年間增長了22倍。但由于中國在此輪飛速增長之初是如此貧困,以至于其2015年的人均GDP只有美國的四分之一。實際上,中國人均GDP只有葡萄牙的一半。對中國而言,實現趕超式增長仍然有可能。印度的增長空間更大:其2015年人均GDP僅為美國的十分之一左右。

      目前最大的可能性是,世界經濟將繼續增長。而且,增速超過3%(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可能性極大。自上世紀50年代初以來,世界經濟增速很少有低于3%的時候。實際上,自那以來,只有1975年、1981年、1982年和2009年這4個年份的增速低于2%。前3次是中東戰事引發的石油價格沖擊以及美聯儲(Fed)反通脹政策的結果。最后一次是2008年的金融危機后的大衰退(Great Recession)。

      這也與自1900年以來形勢發展相符。破壞世界經濟穩定增長的沖擊有三種:重大戰爭;通脹沖擊;金融危機。當問及什么可能會對全球經濟增長造成巨大下行風險時,我們得評估這種性質的尾部風險。這些風險許多都屬于已知的未知數。

      多年來,分析人士堅信,量化寬松必然帶來惡性通脹。他們錯了。但美國龐大的財政刺激,加上要求美聯儲不要收緊貨幣政策的壓力,可能會在中期導致通脹,隨后便是反通脹政策導致的沖擊。但特朗普經濟學的這一結果不會在2017年出現。

      如果我們思考出現全球重大金融危機的可能性,有兩種突出可能:歐元區解體與中國爆發危機。雖然兩種情形都非危言聳聽,但似乎都不大可能出現。維持歐元區的意愿仍然相當強大。中國政府擁有阻止真的發生金融危機所需的種種手段。歐元區和中國無疑存在切實風險,但這些風險并不大。

      第三類屬于地緣政治風險。去年,我提到了英國退歐和“好斗的無知者在美國大選中勝出”的可能性。這兩種情形都發生了。后者將帶來何種影響尚不得而知。很容易列舉出更多地緣政治風險:歐盟面臨的嚴重政治壓力,可能包括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當選法國總統以及難民再次大批涌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的復仇主義;特朗普治下憤憤不平的美國與習近平領導下崛起的中國之間即將出現的摩擦;伊朗與沙特阿拉伯之間的摩擦;沙特皇室可能被推翻;圣戰威脅。不要忘記還有核戰爭風險:只需看看朝鮮的武力炫耀、印度與巴基斯坦之間懸而未決的沖突和普京造成的威脅。

      

    點擊查看大圖

     

      2016年,政治風險未對經濟增長帶來多大影響。但今年,政治活動可能影響巨大。其中明顯的危險是美中兩國間的貿易戰,盡管短期經濟影響或許比許多人設想的要小——這種影響將在中長期體現出來。世界最具權勢的政治人物漠不關心自己說的話是否符合事實——這所造成的影響將是無法預知的。我們只知道,我們都將生活在危險之中。

      從長遠看,一種重要的可能是,基礎經濟引擎正失去動力。奮起直追的經濟體仍有巨大潛力。但核心國家的經濟活力已經下降。一個指標是生產率增長不斷放緩。另一個指標是極低的實際利率。特朗普承諾讓美國的增長率恢復趨勢值。這不大可能,尤其是如果他走貿易保護主義路線的話。但正如羅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所言,不應過于關注今年會發生什么,而應更多地關注前沿國家的創新步伐是否已經永久性放緩。

      樂觀的估計是,全球經濟今年將增長3%至4%(按購買力平價計算)。更樂觀的估計是,新興經濟體,又一次在亞洲的帶領下,將繼續以比發達經濟體更快的速度增長。這樣的結果面臨巨大的尾部風險。同樣有很大可能性的是,最發達經濟體的創新速度已經永久性放緩。新年快樂。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