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29日 星期三
    最新資訊
    10
    2017-01
    2017年國際金融市場超預期嚴重 危機失控概率上升
       人民幣匯率開啟“逆襲”模式。1月4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最多上漲逾1000點,強勢收復6.79關口,刷新2016年11月以來新高,在岸人民幣上漲650點,創近一年最大漲幅。1月5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上漲219點,創一個月高點。

      2016年,特別是下半年,央行減少了人民幣匯率的明顯干預,這是出乎市場意料的。與此同時,在人民幣較快貶值形成的慣性下,人民幣將持續貶值的預期則漸漸凝聚。新年伊始,央行在沉寂良久之后再次出手干預匯市,再一次令市場大感意外,至少短時間內,此前對人民幣持續貶值的一致性預期也必然會出現動搖。

      央行出手匯市選擇了一個較好的時間節點,對穩定人民幣匯率事半功倍。一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近期持續徘徊在“7”關口,反映了市場情緒總體較為穩定,但破“7”與否,是一個重要的心理關口,能夠以較小的代價提振人民幣匯率及預期,何樂而不為;二是,1月5日凌晨美聯儲公布的12月FOMC會議紀要不夠鷹派,紀要中“不確定”一詞出現了15次之多,這意味著人民幣匯率有趁勢“逆襲”的市場動力;此外,國內居民5萬美元的換匯額度于新年開始之際重啟,加強換匯管理與人民幣的升值同步并舉,可以有效阻斷可能出現的盲目換匯形成慣性、帶來沖擊。

      然而,從預期管理的角度講,央行干預匯市的行動是有時效性的。就此次人民幣“逆襲”而言,在“血的教訓”之下,短時間內市場的投機做空力量很可能失去了方向,但在投機力量之外,金融或產業資本基于資產回報率的比較而自由流動才是決定人民幣供需、左右人民幣匯率長期走勢的主要乃至根本性的力量。因此,人民幣匯率真正企穩,說到底還要依賴于實體經濟的競爭力,在匯市暫穩的有限的窗口期內,深化中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才是成功“保匯”的唯一門徑。

      有限的外匯儲備是央行實施市場干預的硬約束,至于對資本流出實行更為嚴格的管制或類似措施,只有極端情況下才有必要。央行7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12月,我國外匯儲備為30105.2億美元,環比下降410.8億美元,連續第六個月下降,外管局稱央行穩定人民幣匯率是外匯儲備規模下降的主要原因。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充足度要求,中國必須持有2.6萬億-2.8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

      事實上,不僅是人民幣匯率市場,整個國內金融市場都需要通過深化經濟的結構性改革來化解風險。2015年至今,國內股市、樓市、商品期貨市場和債券市場相繼呈現出風險迅速積累乃至在流動性逆轉之下走出過山車行情的狀況。金融市場應該為實體經濟服務,匯率市場也不例外,在實體經濟的結構性改革還沒有真正完成,金融業自身的監管也極為不足、導致實體經濟資本匱乏的情況下,2017年我國的改革任務將足夠繁重,一方面,金融的運行和監管機制需要改革;另一方面,在匯率繼續承壓、貨幣政策的寬松度將不如2016年的情況下,必須確立房地產市場的長效機制、深化供給側改革、推動國企混改,才能從根本上確保實體經濟的觸底企穩,從而有效提升經濟的抗風險能力。

      就2017年的人民幣匯率而言,可以肯定的是,開年“逆襲”以及短期內的穩定局面為實體經濟創造出了難得的改革窗口期。但與此同時,認識到時間窗口可能較為短暫也極為必要—除了國內的風險因素,在外部環境方面,即將就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可能打出增強基建、減稅、反移民力度的新政組合拳,美聯儲加息次數可能上調,歐洲等其他市場則可能出現更多的黑天鵝事件,這些都在加大匯率預期管理的難度,在這種局面下,只有充分利用窗口期推進經濟結構性改革才是“保匯”的根本。

     ?。ㄗ髡呦地斀泴谧骷遥?/p>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