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13
    2017-01
    “美元退潮”下2017年將成為世界變局的關鍵節點
       2016年,“黑天鵝”事件頻發,從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到意大利修憲公投,歷史像是突然“大提速”,世界轉變是否到了一個關鍵節點?2017年是否標志著世界歷史進入了一個新階段?這好像是物理學中的相變現象,全球形勢似乎也到了“大相變”的重要節點。引起這些重大變化的根源恰恰是“美元退潮”。

      什么是“美元退潮”?

      2015年12月17日,美聯儲宣布加息,作為世界貨幣的美元開始了大規?;亓髅绹倪M程,這導致世界其他地區美元供應量持續減少,我們把這種現象稱為“美元退潮”。倫敦作為全球美元的流通樞紐,美元在倫敦銀行間隔夜拆借市場上的利率(libor)水平,可以衡量除美國外的世界其他地區的美元流動性稀缺程度。通過2016年美元利率變化,可見全球市場上美元的退潮程度:2016年12月21日,1個月期美元利率達到0.75500,超過美聯儲加息導致的上漲周期開始前夕(2015年11月17日利率0.20900)的三倍半。

      美元退潮期對全球、尤其是西方未來的創新前景造成損傷。標準普爾的一項研究顯示,2020年全球企業債務規模將從2016年中期的51萬億美元增至75萬億美元。該研究認為,假如利率和通脹都保持在較低水平,且經濟持續增長,企業債規模膨脹就不會構成嚴重問題。然而,一旦利率上升、經濟狀況惡化,企業償還債務將變得更加困難。如果處理不當,信貸崩盤就會像此前的全球金融危機時一樣發生??梢哉f,美元加息導致2016年起西方企業債市場將被迫在今后數年持續去杠桿化,從而形成 “債務懸崖”。

      從跨國社會來看,美元退潮是美元作為世界貨幣擴張過程的反動,由此,被美國主導的全球化歷史進程也出現了反動,被美元連結起來的跨國精英群體不再有能力與群眾分享利益,從而走向群眾的對立面。2016年可能恰恰到了這樣一個臨界點:西方國家資產階級擁有的財富超過了某種臨界值。例如,2015年,美國總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擁有財富已經和占人口90%的家庭不相上下,這一趨勢持續發展。近30年來,占人口90%的美國底層家庭擁有的總體財富在全美所占比例從36%降至23%,而占人口0.1%的最富有家庭財富占比自上世紀70年代起就一直增加,2015年已經升至22%。

      不難認識到,2016年風起云涌的西方民粹主義浪潮,其實矛頭指向是西方的“建制”,可以說這是一場具有全球性影響的“反建制化”浪潮,但其本身仍然是全球化的一部分。只不過今后全球化的動力可能改變,像2016年中國杭州G20峰會顯示的那樣,變為新興市場國家與全球市場推動的全球化。

      2016年國際關系“相變”在于,影響國與國之間親疏遠近的關鍵因素,明顯地從傳統因素轉移為流動性。美元是世界貨幣,美聯儲扮演著全球流動性總源頭的角色。在美元流動性供應充分的時期,“文明的沖突”更容易凸顯,因為“文明的沖突”總體來說是一種未考慮金融與全球經濟聯系的理論。而在美元退潮的背景下,除美國外的世界其他地區,就不得不陷入對稀缺的美元流動性或者能夠代替美元提供流動性的資產的爭奪,因此,2016年“流動性競爭”而非“文明的沖突”更為凸顯。例如,菲律賓政府換屆后,突然倒向中國,背后的原因更應該看作“美元退潮”——只有中國能夠為菲律賓提供未來經濟發展所需的流動性來源。由于倫敦金融城是美元歐洲流動的樞紐之一,英國脫歐意味著美元與歐洲大陸的關系開始疏離,這必將開啟包括歐元、人民幣、日元、英鎊在內的“次全球貨幣”進一步全球化的進程,從而出現多元國際貨幣體系的競爭與合作。

      “美元退潮”將會給世界帶來的影響

      “美元退潮”將會給世界帶來什么影響?首先我們會看到,美國將從全球帝國回歸孤立主義。2016年12月14日,美聯儲宣布再次加息,美元指數在隨后一個交易日大漲,創造了14年來的新高。對于全球,這意味著美元更進一步的大退潮;對于美國則意味著美元回流,但回流的美元卻只有資本市場可以容身,由此又加劇了微觀經濟的“大相變”,傳統的“商業周期”已被替換為“資產價格周期”。例如,美國債券市場未清償債務余額在2015年第四季度首次突破40萬億美元,到2016年第三季度為40.83萬億美元。而與之形成對比的是,2007年第四季度該數據為31.88萬億美元。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則是美國社會“大相變”的結果。在由跨國公司主導的全球化進程中,美國經濟總量在增長,但依賴傳統產業為生的美國人成為輸家??鐕静粩鄬で蟾畠r勞動力和生產成本,將制造業主體轉移到國外,美國本土則越來越聚焦于金融等高端服務業。傳統產業的生存空間被擠壓,從業人員的“被剝奪感”尤其嚴重。以希拉里為代表的精英階層提出的綠色能源藍圖與產業升級方案讓傳統產業工人高度不安。相形之下,特朗普的競爭承諾直接擊中以傳統行業為生的選民:把流失的工作機會重新帶回美國,帶領美國重回孤立主義時代。

      而歐洲則從裂變世界成為裂變自身。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總統選舉讓美國精心推進的“跨大西洋(600558,股吧)貿易與投資伙伴協定”(TTIP)和“跨太平洋(601099,股吧)伙伴關系協定”(TPP)遭遇“滑鐵盧”,歐元能否填補英國脫歐給歐洲帶來的“美元流動性真空”存在巨大疑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歐元能夠填補真空,也需要時間,而這些時間,卻可能造成歐盟的進一步分裂。

      除了英國脫歐,歐洲大陸本身的撕裂正在加劇??涨暗碾y民潮進一步凸顯歐洲的東西分裂,德國、法國、奧地利等國加強了邊境管控措施,歐盟《申根協定》下的人員自由流動陷入空前尷尬。與此同時,多國民粹主義抬頭,匈牙利和波蘭政府已被右翼民粹政黨掌控,而意大利修憲公投被否也預示著意大利政治右轉。同時,歐元區的致命弱點仍然持續,即沒有統一的央行及貨幣政策,而歐元區各國又各自擁有獨立的財政政策,整個歐元區仍然深陷歐債危機泥淖。

      中國的發展正在改變亞洲格局

      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國家從“被全球化”到主動尋求對華合作,是全球局勢“大相變”中又一個值得注意的新動向。2015年,在美元加息預期的影響下,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貨幣曾遭遇大規模集體貶值。2016年,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相對于美元有了回升的表現。在美元退潮的大形勢下,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回升的表現與“擁抱中國”密切相關。由于中國擁有完整的產業體系、世界最大生產國和消費國的經濟地位,因此,人民幣在理論上可以成為美元流動性的替代者。隨著美元退潮,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在尋求新的流動性來源,越來越多地體現出增加對華合作的趨勢。

      中國對新興市場與發展中國家的聚攏吸納效應顯現。多國借助“一帶一路”東風,將自身發展戰略與基建項目進一步對接,刺激本國投資增長,帶動工業化和制造業發展,加入國際物流大通道,促進貿易便利化和產業轉型升級。在東南亞,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棄美親中”,10月重續中斷多年的中菲高層交流、并在訪華期間宣布“脫離與美國的聯系”。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于11月訪問中國,尋求深化中馬防務與經濟合作。俄羅斯總統普京6月訪華期間,雙方在油氣供應等領域簽署多個大型能源和經貿協議,為中俄能源合作的長期穩定發展奠定基礎。拉美國家對華合作已進入整體合作和雙邊合作并行發展的新階段。到2016年底,巴西、阿根廷等九個拉美國家已同中國結成戰略伙伴關系或全面戰略伙伴關系,幾乎涵蓋了拉美全部主要國家。與此同時,中拉整體合作順利起航,以中拉論壇成立為標志,中拉在經貿、政治、人文等方面的整體合作務實推進。

      中國發展也正在改變亞洲格局,在美元退潮背景下,對大多數亞洲國家來說,依靠美國砝碼來平衡中國崛起,操作難度越來越大,并有可能危及自身利益。中國作為經濟引擎,為世界經濟尤其是地區經濟輸送了強勁的增長動力,現在已經到了把這種增長動力導向秩序框架搭建的時刻。

      “一帶一路”框架下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園項目的推進為亞洲經濟帶來新的機遇。與舊有秩序下的“安全”相比,基礎設施帶來的互聯互通是切中亞洲廣大發展中經濟體核心需求的公共產品。亞洲秩序的調整并不意味著中國重起爐灶,而是根據地區局勢的變化,攜手亞洲各國實現共同管理與共同發展,這包括將“一帶一路”更多地轉換為行動,在上合等現行機制的基礎上形成更多行之有效的基本規則,以及就化解領土爭端等問題形成區域危機處理機制。對面臨巨大不確定性的亞洲而言,這將是一個更有吸引力的選擇。

      中國還帶頭發起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開創了發展中國家組建新型多邊金融機構的先河;人民幣進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提升了發展中國家貨幣的國際地位;促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完成份額改革和治理機制改革,改變以往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加強中非論壇、中阿論壇,建立中拉論壇,拓寬與發展中國家的合作渠道。習近平主席在二十國集團工商峰會(B20)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中指出,中國有信心、有能力保持經濟中高速增長,繼續在實現自身發展的同時為世界帶來更多發展機遇。世界也開始更加關注中國經濟發展的模式,以及中國為全球治理提出的方案和主張。在全球經濟治理變革的道路上,中國積極貢獻智慧和力量,有主張,有行動,更有身為最大發展中國家的責任擔當,堅持為發展中國家發聲,加強同發展中國家的團結合作。中國正在迎來“強國愈強,富國愈富”的“大國馬太效應”。

      歷史總是有某種巧合,公元前138年,也就是西漢立國64年之后,漢武帝劉徹派張騫出使西域,主動控制了被匈奴隔斷已久的絲綢之路昆侖道、河源道,從而開啟了2000多年前中國社會的世界化新時代。201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64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斯坦出訪時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構想,啟動了中國走進當代世界核心舞臺的腳步。打造一個當代版的古代全球化經濟貿易路線,以及覆蓋全域的文化軟環境,已成為當下中國的標志性國策,成為中國提供給世界的公共產品。

      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重要的一極,對世界的影響必將越來越大,也會受到世界越來越多的關注。這就像一場颶風,而中國就處在暴風眼的位置,以良好的經濟發展、穩定的社會形勢,中國一定會在世界發展的變局中保持定力,同時成為世界穩定的基石。

      中國要爭取“天然氣人民幣”取代“石油美元”的機會

      20世紀70年代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后,石油取代黃金與美元直接掛鉤,成為美元的變相“抵押品”,美國擁有了世界石油的控制權。隨著美元影響力降低以及人民幣國際影響增強,中東各產油國開始考慮打破對美元的依賴,其中俄羅斯、沙特與阿聯酋與中國原油交易已經可以用人民幣直接結算,結束了美元在石油市場的壟斷。同時,隨著“石油峰值”的到來,天然氣作為石油的替代能源擁有巨大消費潛力,但天然氣全球統一市場尚未形成,圍繞其定價權的爭奪勢必影響全球能源貿易。這為中國進一步擴大貨幣國際化范圍提供了難得機遇。

      中國應積極推動在國際天然氣交易中使用人民幣作為結算貨幣,爭取天然氣的定價權,以“天然氣人民幣”取代“石油美元”,可從以下幾個方面發力。首先,要加快天然氣進口運輸管道的建設,控制天然氣運輸路線。誰掌握了貿易渠道,誰就掌握了市場主導權。其次,要從周邊國家及主要天然氣進口國入手,推動人民幣結算。歐亞大陸的腹地成為“新大國博弈”的焦點,中國想要打破美國霸權,掌握博弈主動權,應從周邊國家入手,深入歐亞大陸,建立“天然氣人民幣”為基礎的貨幣聯盟。再次,要逐步建立起天然氣期貨交易體系。通過推出天然氣期貨交易,在國際性的金融中心推動天然氣交易使用人民幣結算,提高在天然氣市場中的控制力。

      同時,中國有必要以G20的整體性增長框架為依托,為全球經濟可持續增長設計“全球經濟協調體系”的大合作框架。首先,設計相互聯動的整體架構,將“長期愿景機制”作為頂層機制、建立常態化的協調網絡、搭建金融投資和商業貿易等方面的合作平臺。其次,可以建立包括執行秘書處、“共同工具籃子”、政策效果相互評估機制和獎懲機制在內的協調機構。同時要出臺宏觀與微觀、長期與短期相結合的量化政策目標。最后,推動“全球經濟協調體系”成為常態化機制,要從全球價值觀、全球增長動力、國際社會發展以及綠色經濟等“外生性”要素方面加強建設,使“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成為根本價值觀。

      最后,要以“新北京共識”引領全球未來。20世紀90年代,美國經濟學家在華盛頓提出了指導拉美經濟調整和改革的10條政策主張,被稱為“華盛頓共識”。“華盛頓共識”以新自由主義為基礎,主張私有化和自由主義全球化,其目標是強化以西方發達國家為主導的資本主義全球秩序。大相變的世界中,新自由主義在發展中國家失靈,也反過來影響發達國家,美國主導的全球化正在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

      中國從今年G20杭州峰會提出了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并第一次就落實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制定了行動計劃;到利馬APEC會議上“引領亞太合作新航程”,以自身的發展實踐,為破解世界難題提供了經驗,并且得到了國際社會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得到了廣泛肯定。

      為有別于美國學者雷默提出的“北京共識”,中國應當在未來幾年中面向世界,提出“新北京共識”主張,并做出完整的中國解讀,總結中國發展道路,在世界范圍內推廣中國經驗。“新北京共識”的核心是制定有效可行的發展規劃,走契合自身發展的道路,促進全球公平正義,實現和平與共同發展。我們期待,中國能在類似G20,多國領導人共聚一堂的場合中,與各國共同簽署《新北京共識》,將中國經驗與世界發展緊密結合,開辟一條新的道路。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