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2日 星期六
    最新資訊
    07
    2017-02
    P2P騙局正席卷鄉下大媽 一初中畢業老總騙了3億
       正月初五,見到了多年不見的大姨。

      過去的一年,她過得并不好。我從老媽那兒得知,大姨去年被一家P2P公司坑了,辛辛苦苦攢的近二十萬打了水漂。這件事對她的打擊很大,至今仍未走出來。

      而大姨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近兩三年,農村互聯網金融興起,那些披著P2P外衣的“龐氏騙局”從城市蔓延到小鎮鄉村,和大姨一樣的受害者不斷涌現。

      春節見聞:一位小鎮老太太的遭遇

      老家是粵西的一個沿海小縣城,距離珠江三角洲500公里。雖然臨近海洋,但在廣東仍屬于經濟欠發達地區。像大姨這樣上了年紀留守在小鎮的人群,接受信息相對閉塞,自然成了偽P2P最稱心的目標。

      “我就是錯信了自己人??!”大姨憤憤地說。她口中的“自己人”,指的是她本家的侄子。大姨回憶,2015年春節,在深圳打工了近十年侄子回來不停給她推薦的一款名為“農村寶”的理財產品,宣稱年化收益高達25%至32%。一萬塊錢一天可以拿到9塊錢的利息,利息每天到賬,本金30天后可以隨時取出來。

      她第一次聽到“惠卡世紀”這個公司名字。這是一家當時成立不滿兩年的P2P公司,總部位于深圳,主要業務之一便是面向農村的互聯網金融。據官網上的介紹,“農村寶”是其拳頭產品。

      經受不住誘惑,一開始大姨投了1000元,后來慢慢地再投1萬、2萬,到了“出事”前,總共投入18萬元,這是一位小鎮老人養老錢。

      起初,每月的利息還能如期發放,但很快,不利的消息接踵而來。

      2015年年底,惠卡世紀另一款理財產品“脫貧寶”剛上線5天,即有網友發帖稱“朋友投資脫貧寶被騙”。兩天后,又有一篇疑似為該公司前員工的網友發帖稱公司發工資困難。

      而2016年2月之后,情況急轉直下,公司接連幾日發布公告稱,要鎖定投資者的本金,30天才能提現,繼而轉為48天,再變為60天,直至要等90天。

      當時大姨和全國各地的投資者曾奔赴深圳,要求提現,但最終空手而歸。2016年2月24日,該公司微信公號發布一則奇葩公告,“懇請黨和國家接收惠卡世紀投靠和庇護,讓惠卡世紀變為國家控股企業。”

      公司CEO何正松還為此立下的軍令狀,稱“變為國企之后,在2023年12月31日前為祖國將惠卡打造成為營銷及服務網絡機構遍及全球80%以上國家各大城市的世界100強科技及服務企業。”這篇公告在當時震驚互聯網金融圈。

      然而幾天后,深圳警方查封惠卡世紀。警方通報稱,該公司以高額回報為噱頭向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來自廣東、北京、江蘇等10多個省市的3萬多名投資者被騙3億多元。

      一位初中畢業的老總騙了3億

      隨著“操盤手”落網,這場P2P詐騙內幕漸漸浮出水面。

      惠卡世紀董事長兼CEO董事長何正松是貴州德江縣人,初中畢業后輟學,但稱自己一直在自學歷史、各種創業管理、勵志成功學等等,“如果現在寫書都可以。”

      打過工,擺過地攤,最輝煌的時期是2009年至2011年,他在山東威海賣海景房,賺了一千萬。此后他到香港創業,因不熟悉香港商業環境而創業失敗。2013年4月,他從香港來到深圳創立惠卡世紀。

      短短兩年時間,惠卡世紀構建26個創業團隊,有研發工業機器人、物聯網的,有研發“小自傳”的,還有研究“車小寶”、“裝小寶”等項目。2014年9月,惠卡世紀開始線上融資,先后發布“惠信錢包”、“創業寶”、“惠信寶”等7個融資平臺。

      這些融資平臺的共同特點是承諾較高的年利率收益,并可隨時提現。如“惠信錢包”的為10%至16%、“創業寶”的為16%,最高的為“人人創”,達18%。

      此外,惠卡公司還先后注冊了深圳前海濠天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自游天下網絡咨詢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事實上有業務往來的只有一家公司,其他10家均是空殼公司。何正松本人也承認,這些項目中,至今沒有一個實現盈利。

      這般“空手套白狼”,便是臭名昭著的“龐氏騙局”。坦白說,這樣的手法并不高明,但在小鎮鄉村,卻屢屢得手,而且受害者數量一般都不少。

      P2P“下鄉”:一盤“變味”的生意

      對于國內蓬勃發展的P2P行業而言,未來的農村業務也必然成為P2P市場增長點的主要驅動力之一。P2P進入農村市場,既能帶來方便快捷的投融資方式,同時也是對農村融資渠道缺乏的一種有效補充。P2P業務的下沉,也是整個行業健康發展的一種有效途徑,最終產生了差異化市場競爭的定位。

      然而,當P2P平臺一窩蜂涌向農村市場時,這盤“生意”卻漸漸變味了。此前,一位在深圳某P2P平臺工作的網友在網上發文,揭露了許多P2P“下鄉” 中不為人知的貓膩。

      他所在的公司是一家號稱融資額已經以十億計算的P2P平臺,員工高達1000多人,但其中有一半人負責“做市場”,即許諾高額利息,勸說別人把錢投給公司。

      和所有的P2P偽平臺一樣,這家公司業務非常豐富,有O2O、農村電商、跨境電商、物聯網、互聯網金融、智能機器人、在線教育、社交招聘、餐飲實體、信息平臺等。但在2016年,重點開發的是農村地區,要做農村地區的產業園和創業基地,還有要開辦武術學校……

      但是,這些項目統統都是假的,有的項目會裝模作樣運行幾天,大多數項目根本只活在PPT上。比如說最近力推的“裝小X寶”(互聯網裝修)項目,從設立到遣散骨干人員只有短短幾個月,APP和網站做好之后就解散團隊去做其他項目了。整個項目根本沒有實際運營。但項目不運營、不賺錢,公司也不關閉它,而是依然對外展示,作為吸引資金的由頭。

      在這個“簡便”流程下,平均15-20天公司就會推出一個新項目,大概2-3個月后,這個項目就會上線運營,吸收投資。

      過去的一個多月,這家公司的年底斂財行動堪稱“瘋狂”,一口氣針對農民推出了農村X寶理財、零錢X包等幾款新的理財產品。這些新產品都承諾過年期間投資雙倍,之前的投資如果在過年期間不提現也享受雙倍待遇,過年還加送1.3%+的理財紅包,恨不得把農村的“養老錢”洗劫一空。

     P2P “騙局”正席卷我們鄉下的親人

      近年來,P2P崩盤事件層出不窮:e租寶740億牽連百萬人,河北卓達民間高息借貸超40萬人入局,河北融投擔保(P2P背后增信)超500億,深圳金賽銀60億、湖北財富基石50億、成都匯通40億、蘇州高仕20億……

      而背后眾多的受害者中,連鄉村最貧窮的那一批人也難逃魔掌。

      《京華時報》曾報道,河南浩宸投資擔保有限公司在西平縣共招聘了40多名德高望重的農民做業務員,讓他們從全縣4000多戶農民手中攬走資金近2億元。河南一個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的16個鄉里,有14個鄉都被“偽P2P”、非法集資“洗劫”,其中一個村被騙800多萬元,很多村民連醫保都交不起了。

      套路都是一樣,先許諾投資者虛高的利潤、極低的門檻和快速回報,例如月收益30%、年收益23倍,投資6萬元起15天就可以提現之類的;再利用上線發展下線不斷開發新的投資者,就可以在宗族關系強而且大部分停留在熟人社會的農村形成病毒式傳播,被騙的人就像韭菜一樣割完一茬還有一茬。

      如今,隨著春節假期結束,年青一代又不得不返城工作。而P2P詐騙也活躍起來,在很多五六線小縣城“如入無人之境”,悄然蔓延。這并非危言聳聽,也許,下一個受害者就是你我鄉下的親人。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