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最新資訊
    13
    2017-03
    四大金融風險被“點名” 互聯網金融再成焦點
       互聯網金融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已經是第四次了,但對其描述卻發生了轉變。2014年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促進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2015年依舊提出“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但到了2016年,則表示要“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今年更強調互聯網金融風險防范”。2017年,更升級為高度警惕互聯網金融的累積風險。

      本報記者 郭航 張毅報道“風險多發易發是當前金融領域的突出特征。”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曾撰文評價稱,隨著金融體制改革步入攻堅階段,金融領域的風險暴露也有所增多。

      在此背景下,今年3月5日召開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部署2017年重點工作任務時強調表示,要抓好金融體制改革。其中,新增的關于四大金融風險的描述,值得人們關注。

      “當前系統性風險總體可控,但對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如此寫道。

      實際上,防控金融風險,在去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也曾被重點提及。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要求,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由此看來,防風險,可能會成為今年金融體制改革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強調四大風險

      回顧2016年,金融領域出現的風險事件不在少數。年初時外匯市場、期貨市場、票據市場曾風險聯動,年中時一線城市和熱點二線城市的房地產價格快速飆升,險資“瘋狂”舉牌上市公司,臨近年末債券市場又成為焦點,國海證券“蘿卜章”事件鬧得沸沸揚揚。

      為此,去年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曾特別強調:“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在進入新年后,中央經濟領導小組、證監會、銀監會也不約而同提及防控金融風險。3月5日,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再次把防控金融風險擺在重要位置。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重點工作任務部署時表示,要抓好金融體制改革。促進金融機構突出主業、下沉重心,增強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防止脫實向虛。

      李克強強調,當前系統性風險總體可控,但對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累積風險要高度警惕。穩妥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有序化解處置突出風險點,整頓規范金融秩序,筑牢金融風險“防火墻”。

      除此,李克強還表示,鼓勵大中型商業銀行設立普惠金融事業部,國有大型銀行要率先做到,實行差別化考核評價辦法和支持政策,有效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發揮好政策性開發性金融作用,強化農村信用社服務“三農”功能。

      要深化多層次資本市場改革,完善主板市場基礎性制度,積極發展創業板、新三板,規范發展區域性股權市場。拓寬保險資金支持實體經濟渠道。大力發展綠色金融等。

      對此,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銀監會特邀顧問、工商銀行(601398,股吧)原行長楊凱生對《中國產經新聞》記者表示,縱觀近幾年我國經濟、金融運行情況,與前些年相比確實出現了一些新情況,也面臨新問題。對待金融風險不能掉以輕心,要放在政府工作更加重要的位置。

      互聯網金融再成關注點

      不難發現,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和互聯網金融,作為需要警惕的四大風險,被寫進了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

      不良資產作為四大風險之首,被政府工作報告“點名”。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為15123億元,不良貸款率為1.74%。對此,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認為,去年的銀行不良貸款率有所下降,這與經濟重現“好光景”有關。但是據此并不能認為銀行的壞賬風險會“一去不復返”,仍有待觀察。

      而債券違約,同樣是今年金融工作開展中被重點關注的風險對象。據悉,2016年以前債券市場實行剛性兌付,使得信用市場定價機制不盡合理。去年以后,債券市場的剛性兌付被打破,但債券違約的情況并沒有消除太多,目前仍有40多個企業出現了債券違約。

      需要看到的是,互聯網金融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已經是第四次了,但對其的描述卻發生了轉變。

      記者梳理發現,2014年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促進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2015年依舊提出“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但到了2016年,則表示要“規范發展互聯網金融,今年更強調互聯網金融風險防范”。2017年,更升級為高度警惕互聯網金融的累積風險。

      對此,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首席經濟學家梁海明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政府的態度不一樣了,以前是促進規范,現在是高度警惕風險。”因為在早前,互聯網金融確實是出現了不少詐騙違約的事件,比如:易租寶非法集資巨款曾轟動一時。

      在梁海明看來,互聯網金融打破時空界限,且面對的多是中小投資者,這增加了監管難度和成本。對于目前互聯網金融企業從事的類似傳統金融機構的信托和資產管理業務,仍要進一步進行嚴密監管,時刻提防相關風險。

      “今年對整個互聯網金融行業來說,可能是非常艱難的一年。”新聯在線COO陳智誠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采訪時坦言,政策從之前的鼓勵發展、防范問題到今年的高度警惕,整個互聯網金融領域,不單指P2P也包括智能投顧等多個領域產生以及累積的風險,政策已經向“先嚴打再發展”傾斜。

      陳智誠認為,今年監管的嚴厲程度和壓力都是前所未有的。這個“嚴”不單只是政策,也包括企業平臺的生存空間都會遭到大范圍的壓縮。因此,各平臺不要存有僥幸心理。整個行業的企業都需要高度自律,警惕風險,先用最大的能力、成本完成合規,切實將保護投資者利益放在第一位。

      多舉措筑牢金融“防火墻”

      不少業內人士指出,去年已經有相當數量的關于金融風險防控的政策出臺,今年勢必也會繼續圍繞重要風險點進行強化。全國政協委員、央行副行長易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不能讓有意無意產生風險的機構占到任何便宜,必須要受到懲罰,受到監管,這將在政策上有所體現。

      那么,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的重點金融風險,該如何防范呢?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光大集團黨委書記唐雙寧對《中國產經新聞》記者表示,建議成立由黨中央、國務院直接領導的“金融安全委員會”,從國家戰略安全層面把握大局、相機抉擇。同時,有關部委辦局在金融風險預測、分析、評估和防范方面,形成常態化的信息溝通和工作協作機制,制定金融風險應急響應機制,發揮綜合防范金融風險的“拉網式”安全平臺作用。

      梁海明也表示,防控金融風險,首先需要通過信貸調控和房地產調控來控制資產泡沫。既從宏觀上管住貨幣,又從微觀上促使信貸投向合理,優化信貸結構。尤其是要建立房地產市場的長效機制,嚴控炒房行為,以此來嚴防樓市的風險以及對信貸市場的風險。

      其次,要加強金融體制的改革。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在接受《中國產經新聞》記者采訪時指出,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改革,既是資本市場改革的主要任務,同時也是整個金融業改革的大方向。

      具體而言,可以有序推進民營銀行的發展,適度增加金融供給,深化多層次的資本市場體制改革。梁海明對記者進一步分析稱,可以更多地把信貸間接融資轉向直接融資,以此來降低杠桿率;或者通過資產證券化、CDS(信用違約互換)的適度金融創新來防控金融風險。

      除此之外,防風險的關鍵在于加強金融監管。在業內人士看來,宏觀和微觀都要進行審慎監管,要擴大協同監管,創新監管的覆蓋面?,F在的金融業業務并不單一,很多金融業務是混合經營的,這就需要新的監管方式去監管這種“混業”,筑牢金融“防火墻”。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銀監會原副主席蔡鄂生也對《中國產經新聞》記者表示,對待當前的一些金融問題和事件,要緊跟市場變化。隨著當前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整個社會的融資方式、行為方式、經營方式特別是盈利模式,都發生了變化。因此,監管架構的設計,也需要隨之變化。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