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28
    2017-03
    寬松貨幣政策或迎撤退時刻
     周小川博鰲釋放信號

      3月26日,央行行長周小川表示,貨幣政策寬松已到周期尾部,全球需要逐漸變成比較審慎的貨幣政策。在分析人士看來,寬松貨幣政策在提振經濟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同時也滋生了資產泡沫,伴隨經濟回暖,寬松貨幣政策需要撤退。

      貨幣政策轉向審慎

      3月26日,在博鰲論壇分論壇——貨幣政策的“度”上,周小川表示,不能過分依賴貨幣政策,貨幣政策在經過多年的量化寬松之后,目前全球已經到達了這次周期的尾部,這意味著貨幣政策將不再是寬松的政策,應該對再通脹保持充分警惕,全球需要逐漸變成比較審慎的貨幣政策。

      在分析人士看來,貨幣政策轉向始于美聯儲加息。黃金錢包首席分析師肖磊表示,貨幣政策的轉向目前是全球性的,這種轉向以最近兩次美聯儲加息為起點。

      在肖磊看來,中國可能更需要結束刺激性的過程政策,一方面國內房地產市場過熱,另一方面為穩定人民幣匯率,需要跟美聯儲同步來提高利率水平,以保持息差。

      事實上,從去年四季度以來,我國貨幣政策邊際收緊的趨勢已經啟動。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指出,無論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政府工作報告,都強調了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而且更加強調中性的定位,這與2016年上半年之前央行承認的穩健略偏寬松貨幣政策有明顯的轉向。

      從中國來看,周小川表示,中國政府不會依賴于“直升機撒錢”式刺激措施,中國央行有諸如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等非常嚴肅的經濟解決方案;為使經濟復蘇,政府應著力修復資產負債表和財政狀況,強調結構性改革。

      寬松政策的“紅黑臉”

      需要承認的是,寬松的貨幣政策在過去的時間里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對于寬松貨幣政策的提振作用,清華大學蘇世民書院院長李稻葵給出了一個形象的比喻。他表示:“超級寬松的貨幣政策就像宿醉后第二天早上的咖啡,是非常有必要的。”

      李稻葵進一步解釋,在經濟出現大幅下滑的時候,這樣的貨幣政策非常有意義。

      但另一方面,寬松貨幣政策的負面影響也比較大。黃志龍舉例稱,如美國資產泡沫的風險值得警惕,其中道瓊斯股票指數屢創歷史新高,美國房價也接近或超越了次貸危機前的房價,同時全球流動性過剩并沒有帶來全球勞動生產率的持續改善。

      在分析人士看來,我國房地產市場等產生的資產泡沫與寬松的貨幣政策不無關系。

      周小川回應寬松貨幣政策導致樓市泡沫時稱,這不是預期后果,并稱貨幣政策不是萬金油,不要認為量化寬松可以治好每個國家的不同疾病。

     

      在談及我國房價與貨幣政策關系時,李稻葵認為,中國的房價上漲很快,但不能完全把房價上升歸結于貨幣政策,近年來房價的大幅上漲主要是結構性原因所致。

      周小川也表示,當貨幣政策寬松的話,很可能會導致更高的通貨膨脹,或者導致某些資產泡沫,金融市場或者房地產市場也會出現資產泡沫,但人們還是需要做取舍,還是要關注康復、經濟復蘇這一面。

      隨著全球經濟的逐漸回暖,貨幣政策開始有所轉向。在黃志龍看來,全球貨幣政策寬松處于周期尾部轉向審慎的主要原因有二點:一是當前全球經濟的復蘇狀況還是比較穩健的,美國就業接近充分就業,2016年歐元區經濟增速首次超過美國,日本經濟也逐漸走出衰退區間;二是全球通脹壓力已經慢慢出現,美國CPI和個人消費支出(PCE)都持續攀升,歐元區和日本也都走出通縮陰影,全球經濟再通脹的壓力隱現。

      寬松政策如何退出

      回歸中國層面,我國目前是否具備貨幣政策轉向的條件?在分析人士看來,中國整個宏觀面是支持貨幣政策轉向的,而且這種轉向已經在進行。

      肖磊表示,中國經濟目前安全邊際拓寬,財政政策空間較大,可以擺脫過分依賴貨幣政策的問題。

      不過,在幾年的寬松貨幣政策之后,如何從這種寬松的貨幣政策中撤出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央行副行長陳雨露表示,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開始質疑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有效性和弊端。未來一段時期,有關非常規貨幣政策的退出路徑、退出策略,以及政策退出的溢出效應等課題,亟待各國央行進一步研究成果。

      值得注意是,除了監管層的表態,我國央行早已有實際行動。進入2017年,從上調MLF利率,到提高逆回購利率,再到上調SLF利率,央行貨幣政策已顯性收緊。方正證券(601901,股吧)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認為,我國已經處在加息周期之中,自2016年2月29日降準之后,央行再沒有明顯的寬松措施。

      具體來看,去年下半年,央行先后重啟了14天、28天逆回購,加大MLF操作力度,市場人士認為,央行鎖短放長提高資金成本,相當于隱性加息。2017年1月央行正式上調MLF半年和一年期利率,2月3日,央行再次對逆回購和SLF利率上調,標志著短端和長端利率已經全面上調。此外,在美聯儲3月中旬加息后,央行再度全面上調了公開市場操作利率。

      黃志龍也指出,當前我國貨幣政策轉向主要在公開市場操作上進行,比如提高MLF、SLF和逆回購等市場操作利率,比如在多數工作日央行貨幣投放都表現為凈回籠,通過影響貨幣市場的利率,而不是直接提高存貸款基準利率的方式,通過金融機構貸款利率上浮的方式間接提高資金市場的成本。

      李稻葵還提醒,需要提防貨幣政策撤出時出現過度通脹。周小川也強調,對待再通脹的現象,應該要保持審慎的態度,這跟貨幣政策的制定有著直接關系。

      瑞穗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還指出,在今年去杠桿任務加大之下,為防止金融市場系統性風險擴大,也需要整體流動性環境平穩而非過度緊縮。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劉雙霞/文 代小杰/制表

      中國貨幣政策收緊跡象

      2016年

     

     8月

      央行重啟缺席半年的14天逆回購

      9月

      時隔四年,央行首次重啟28天逆回購

      2017年1月

      上調MLF半年和一年期利率

      2月

      上調逆回購和SLF利率

      3月

      央行年內二度全線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