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25
    2017-04
    全面監管時代的中國影子銀行
       過去影子銀行依賴監管體系不完全而進行監管套利,創新成本低,可復制性高,且缺乏核心競爭力,“粗放式”發展模式難以維系。

      隨著中國銀監會發文要求開展對“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的專項整治工作,同業存單、同業理財等近兩年興起的影子銀行新形式將成為主要監管對象。事實上,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對商業銀行理財業務、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等影子銀行活動的監管就在逐漸加強,2017年開始實施的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更是將表外理財、同業負債等都納入了監管范圍。這一系列監管新規的出臺,意味著對影子銀行體系進行全面監管的時代已經到來,過去依靠規避監管進行信用擴張的傳統運作模式面臨著嚴峻挑戰。

      回顧中國影子銀行的演進歷程,以2013年為界,影子銀行發展主要經歷了兩個階段,并表現出不同的模式特征。

      第一個階段是2008年-2013年:“理財產品-通道業務-非標資產”是影子銀行的主要模式。從2008年起,商業銀行理財業務出現快速擴張,理財產品通過高于存款的收益率吸引資金,并繞過監管在表外進行信貸投放,非銀金融機構的“通道業務”成為資金流向標的資產的主要載體。在2011年前,銀信合作是通道業務的主要形式,信貸資產轉讓、信托貸款等理財產品先后興起。在2012年,隨著對銀信合作的監管漸嚴,銀證合作成為替代形式并出現爆炸性增長。之后銀行的合作對象逐漸走向多元化,銀基合作、銀保合作等都成為銀行通道業務的載體。由于非銀金融機構僅通過信托計劃、資管計劃開展通道業務,并沒有發揮真正的資產管理功能。在這一時期,銀行理財資金的最終投資標的主要為非標準化債權資產(簡稱非標資產)。非標資產是金融系統為實體經濟融資的主要方式,在2009年后“四萬億”催生的投資浪潮中,由于較高的回報率和政府隱形擔保的存在,大量資金繞過銀行的貸存比等監管限制,以通道理財的方式流入了地方融資平臺和房地產行業。2013年銀監會發布的8號文,對理財資金通過通道業務投向非標資產進行了全面限制,套利空間的收窄導致影子銀行更多地通過表內同業等同業科目騰挪的方式來規避監管、進行信貸投放。

      第二個階段是2013年-2016年:同業創新成為重點,尤其在2014年后,“同業業務-委外投資-債券等標準化資產”成為主流模式。2013年-2014年,信托受益權、票據等買入返售業務成為投資非標資產的主要形式,在實踐中逐漸發展出兩方協議、三方協議以及假丙方三方等模式。在2014年127號文出臺后,通過買入返售業務投向非標資產的路徑被打斷,應收款項類投資作為替代途徑得到快速發展,主要投資于理財產品、信托受益權、資產管理計劃等非標資產。另外,同業業務進入創新高峰期,同業存單、同業理財的興起促進了銀行負債來源的多樣化,銀行和銀行、銀行和非銀行機構形成了“同業存單-同業理財-委外投資”的同業鏈條。這一時期的最終標的以標準化資產為主。由于實體經濟的增速放緩,以及對非標資產的嚴格監管,信貸類基礎資產的收益率走低,銀行理財、同業資金逐漸向股票和債券等標準化資產轉移,在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上半年,銀行理財等資金通過各種傘形信托、結構化證券產品投向股市。之后股市暴跌,債券市場繼而成為理財、同業等影子銀行資金最主要的標的資產。根據《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年度報告》的統計,2016年上半年僅理財資金投資債券類資產的比重就達到40.4%。

      從中國影子銀行的發展演進可以看出以下幾個特點:

      第一,“銀行中心化”是中國式影子銀行的主要特征,銀行資產負債表內外具有信用中介功能的業務或產品構成影子銀行的主體。中國式影子銀行發展的基本邏輯為:商業銀行繞過傳統存貸業務,利用資產負債表內外的其他項目進行業務創新,并通過與非銀行金融機構開展合作來達到信用擴張的目的。銀信、銀證、銀保合作等通道業務、買入返售、應收款項投資、同業存單、同業理財等先后成為影子銀行運作的主要載體。

      李海濤:目前經濟整體流動性沒有收緊,但信用風險不斷爆發,“資產荒”問題仍然突出,這對銀行業資產管理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第二,利潤驅動是影子銀行進行金融創新的基本動因,資產收益率輪動決定了影子銀行最終的資金投向。2009年之后,房地產行業、地方融資平臺以及廣大中小企業的融資需求是當時影子銀行發展的重要動力。2013年之后,銀行投資非標投資的成本上升而收益率下降,股票、債券市場等標準化資產收益率相繼提高轉而成為影子銀行的投資重點。影子銀行資金的流入進一步充裕市場流動性,甚至出現不斷加杠桿、資金空轉的泡沫化繁榮。

      第三,規避監管是影子銀行發展的直接動因,監管套利是中國影子銀行產品創新的主要方式。影子銀行的模式演變往往經歷了興起—擴張-收縮的過程:一種影子銀行模式的興起通常是根據現有監管政策進行的市場化選擇然,而隨著業務規模不斷擴大、金融風險逐漸積累,監管層通常會出臺政策來規范現有模式,導致原有的套利空間消失。而出于尋求利潤的動機,金融機構又會創造出新的影子銀行模式。金融創新與金融監管的博弈貫穿于中國式影子銀行發展的全過程。

      影子銀行演進過程中的風險積累不容忽視。商業銀行往往會將高風險的信貸資產轉移至影子銀行,而影子銀行在監管之外形成的通道、同業等資金鏈條會不斷增加杠桿,導致資金在金融系統空轉,金融業的系統性風險上升。由于中國的影子銀行主要依靠傳統商業銀行開展表內外規避監管的業務和活動,影子銀行系統內的風險對傳統銀行具有更強的傳遞效應。對于未來影子銀行體系存在的潛在風險,應重點關注兩個方面:

      第一,就風險類型而言,在短期內因監管、貨幣政策變化而產生的流動性風險突出,2013年和2016年兩次“錢荒”的爆發,與影子銀行的流動性突然收緊不無關系。而在中長期更應關注信用風險的集中爆發。由于剛性兌付和隱形擔保的存在,影子銀行產品的風險并未從銀行系統真正轉移出去,商業銀行很可能成為最終的風險承擔者。

      第二,就銀行類型而言,中小銀行的影子銀行創新比大型國有銀行更為激進。由于不具備規模優勢、客戶優勢以及所有權優勢,在利率市場化的沖擊下股份制銀行、城商行等中小銀行比大型國有銀行具有更強的影子銀行創新動機。在2014年后中小銀行是同業創新的主力,理財規模急劇擴張且更傾向于發展同業理財業務,應收款項類投資、同業存單等同業資產和負債的規模都高于大型國有銀行。雖然中小銀行的影子銀行發展較快,但也具有很強的不穩定性,一旦出現流動性收緊、監管政策趨嚴等情形,中小銀行將首當其沖受到風險沖擊,可能通過同業鏈條引起整個銀行系統的動蕩。

      2017年以來,“去杠桿、控風險”成為金融監管的重中之重,一行三會出臺的一系列監管政策將對影子銀行體系的既有模式造成巨大挑戰。全面監管時代的來臨有望顯著壓縮套利空間,過度膨脹的理財和同業業務將受到控制;資產管理業務的去杠桿趨勢逐漸明晰,改變過去層層嵌套、多重杠桿的資金空轉現象,引導資金向實體經濟流動。過去影子銀行的活動處于依賴監管體系不完全而進行監管套利的階段,創新成本低、可復制性高,且缺乏核心競爭力。全面監管時期的到來將使這種“粗放式”的影子銀行發展模式難以維系,在未來,中國的影子銀行體系將朝著規范化、證券化、高級化的方向繼續演進,不良資產證券化、信貸資產轉讓、債轉股等有望成為影子銀行的新興模式。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