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最新資訊
    15
    2017-05
    “一帶一路”的金融動脈
     點擊查看大圖

     

      中國已經同40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

      中國企業已經在“一帶一路”沿線20多個國家建設了56個經貿合作區

      2016年,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的貿易總額達到6.3萬億元

      東方IC 圖

      

    點擊查看大圖

     

      董工,云南人;埃里克,老撾人。因南歐江電站,兩人成同事。

      從瑯勃拉邦,沿著南歐江,一路北上,洪流激湍,陽光近乎直射。董工指著一段狹窄陡峭的江岸,“國家開發銀行在老撾的國際產能合作項目——南歐江全流域水電開發的一級電站選址這里”。

      董工是工程師,來電站工作后,皮膚變得黝黑,像地道的“老撾人”。

      不遠處,埃里克的家人正在收割水稻。

      據董工介紹:“埃里克一家世代務農,因為南歐江項目開工建設,埃里克成了二級電站的一名工人,全家也搬到新村,住上了新房。”

      隨著南歐江二期項目四個電站的建設,有更多老撾青年到電站工作。埃里克說,“沒有南歐江電站,就沒有新工作和新房子。”

      南歐江全流域水電開發項目是“一帶一路”建設的一個縮影。“一帶一路”項目,無論大小,要想成功,需要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

      “五通”是統一體、缺一不可,其中,資金融通對“一帶一路”建設,特別是關鍵項目落地,發揮著重要支撐作用。

      自2013年底“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一個以絲路基金、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國家開發銀行、商業銀行為主體的市場化、多層次、可持續性的資金融通體系正在形成。

      亞投行思路

      “一帶一路”建設需要上千億甚至上萬億美元的資金,任何一國都無力承擔這樣的巨額費用,只能通過市場運作來籌集資金。

      2015年12月25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下稱“亞投行”)正式成立,法定資本1000億美元。截至2017年3月23日,成員總數已擴大至70個。

      盡管亞投行是國際多邊金融機構,主要投資于亞洲及相關地區基礎設施建設,雖然不是只為“一帶一路”服務的,但有交集,畢竟亞投行的成員大多是“一帶一路”沿線沿岸國家。

      據《國際金融報》記者了解,亞投行投入運行第一年投資項目,全部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截至2016年底,亞投行已為9個項目提供了17億美元貸款,涉及印度尼西亞、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等國的能源、交通和城市發展等急需項目。

      據亞投行官網,2017年已批準項目4個,分別是孟加拉國的天然氣基礎設施和效率改善項目、印尼大壩運行改善與安全工程第二期、印尼區域基礎設施發展基金項目,以及印度電力項目。

      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教授西蒙·泰勒公開表示,基礎設施是投資領域的一塊“硬骨頭”,“亞投行會在資金和協調方面,做出有益的貢獻”。

      絲路基金之重

      談“一帶一路”倡議的金融動脈,絲路基金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絲路基金,2014年底,中國出資400億美元設立,首期注冊資本金100億美元,通過以股權為主的多種方式為共建“一帶一路”提供資金支持。

      絲路基金成立后,首單投向了中巴經濟走廊框架下的清潔能源。隨后,支持三峽集團在巴基斯坦建設卡洛特水電站;支持中國化工集團并購意大利倍耐力輪胎公司;購買了俄羅斯亞馬爾液化天然氣一體化項目9.9%的股權并提供貸款;與俄羅斯最大的天然氣加工及石化產品公司西布爾簽署了收購少數股權的交易協議;攜手哈電集團投資迪拜哈翔清潔燃煤電站項目;與世界銀行集團所屬IFC開展基金合作,推動在亞洲新興經濟體產業投資。

      絲路基金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金琦透露,截至目前,絲路基金已實現了15個項目簽約,承諾投資金額累計達60億美元,投資覆蓋了“一帶一路”沿線的俄蒙、中亞、南亞、東南亞、西亞、北非及歐洲等地區,在基礎設施、資源開發、產業合作、金融合作四大領域均有涉足。

      此外,絲路基金還單獨出資20億美元設立了中哈產能合作基金。粗略估算,目前絲路基金所參與項目涉及的總投資額已達800億美元。

      絲路基金監事會主席楊澤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絲路基金重點跟蹤項目已有100多個,重點關注俄羅斯、中亞、孟中印緬以及東南亞等地區,2017年,投資規模有望保持前兩年勢頭。

      據《國際金融報》記者了解,對于一些資金需求量較大的項目,絲路基金采用了“股權+債權”相配套的方式,例如支持三峽集團投資巴基斯坦卡洛特水電站項目、聯合中國化工收購意大利倍耐力公司、參與亞馬爾液化天然氣一體化項目、支持哈電國際投資阿聯酋迪拜哈翔清潔燃煤電站項目。

      銀行的使命

      資金融通,政策性銀行和商業性銀行都不能缺位。

      國開行是“一帶一路”的金融支持大戶。截至2016年底,該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累計發放貸款超過1600億美元,余額超過1100億美元,占全行國際業務余額30%以上。

      目前國開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儲備項目500余個,融資需求總量3500多億美元;工行則儲備了近300個商業前景較好的重大項目,涉及總投資金額2000多億美元。

      作為商業銀行的代表,截至目前,中國工商銀行已支持“一帶一路”項目136個,承貸金額400億美元,涵蓋電力、交通、油氣、礦產、電信、機械、園區建設、農業等行業。此外,中國工商銀行牽頭成立了中國-中東歐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并設立中國-中東歐基金。

      中國銀行業協會專職副會長潘光偉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在支持“一帶一路”建設中,政策性銀行和商業性銀行等各類金融機構將逐步建立功能互補、優勢特色明顯的開放性金融支持保障體系,以提供長期的、市場化的、互利多贏的金融保障支持。

      開發性金融機構貸款期限長、保本微利、不需要政府補貼,資金是政策性、開發性的資金,具有先導和示范作用,也有人才技術優勢。

      而商業銀行的優勢是籌資渠道多元,可吸收存款,可發行專項理財計劃,也可向全球發行債券。

      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丁向群公開表示,國開行的優勢是長期致力于基礎設施、基礎產業和重大項目的建設和發展,與政府部門以及社會各方都建立了密切的聯系,這有利于政策對接。

      “亞馬爾”樣本

      在涅涅茨語里,“亞馬爾”的意思是“天涯盡頭”。

      亞馬爾半島位于俄羅斯西伯利亞平原西北部北極圈內,最低溫度零下52度,擁有豐富的天然氣儲藏。

      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氣(LNG)項目,最初是由中、俄、法三國能源巨頭中石油、諾瓦泰克、道達爾共同發起。諾瓦泰克作為控股股東持股60%,中石油和道達爾分別持股20%。

      作為中俄兩國近年來最大的經濟合作項目,亞馬爾項目是中俄第一次在投資、融資、建設、管理四維度和上、中、下游、產、供、銷全產業鏈上的合作。

      可是,2014年下半年,國際原油價格出現斷崖式下跌,加之匯率風險,俄方股東擔保能力不足,使該項目風險愈加突出,融資問題成為項目成敗的關鍵。

      2015年12月,絲路基金投資亞馬爾項目,獲得9.9%股權,諾瓦泰克的股權減少至50.1%。

      絲路基金選擇項目的標準是什么?

      金琦認為,首先要符合投資所在國家和地區的發展戰略;其次,選擇的項目應支持中國企業參與國際產能合作;第三,從商業角度上考慮,風險與收益達到合理平衡;第四,項目要支持可持續發展。

      股權結構優化后,融資路如何走?

      在美元融資渠道中斷、西方金融機構退出的背景下,2016年4月,以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為代表的中方金融機構為項目提供了120億美元等值超大額融資,整體融資占比超過60%,占項目總投資1/3,為項目順利推進提供了關鍵的資金支持。

      一位國家開發銀行國合局工作人員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亞馬爾項目融資開創了多個“業內之最”,是近年來項目融資額度之最、交易結構復雜程度之最、參與方數量之最、融資時長之最。

      “按照項目建設計劃,三條LNG站線分別于2017年、2018年及2019年投產,首條LNG站線將于今年年中正式投產。”上述國開行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對于中國而言,一方面亞馬爾項目將進一步促進中國能源進口多元化,另一方面亞馬爾項目是中國完整參與LNG開發全過程的項目,在此之前LNG高端設備制造被西方壟斷,這是中國能源發展戰略的關鍵一步。

      風控“哲學”

      無論是亞投行、絲路基金、還是銀行,對項目的風控管理是必修課。

      前述國開行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亞馬爾項目中,國開行積極研究有效防范制裁風險的商務條款,首創性設立‘最高限額動態油價擔保機制’,既降低項目融資負擔,又加強對貸款資金安全的保障,有效構建了抵御行業周期風險的融資結構。”

      絲路基金的資金來源主要是國家的外匯儲備,對防風險高度重視。

      金琦表示,在項目選擇和評估中,絲路基金以較優質的投資回報來衡量和篩選項目,爭取各相關方綁定共同利益,確保各方權、責、利的統一,并在投資協議中明確所投資金有對應的風險覆蓋和安排。

      絲路基金針對不同類型的項目還設計了相應合理的退出機制。

      據金琦介紹,商業性較強的項目將通過上市并達到投資回報預期要求后退出;具有公共屬性的基礎設施建設類項目一般采取BOT或PPP形式,在項目建成并運營后,通過向當地政府轉讓實現退出;有的項目是通過企業主體回購、公開上市、股權轉讓等方式退出。

      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董事長羅光表示,當前,“亞洲各國的信用評級機構大部分只具備本土作業能力,各國對評級的監管體系、評級標準、信用等級等均存在較大差異,對跨國金融機構使用各國的信用評級服務,以及各國使用境外信用服務的需求者構成了障礙。”

      近日,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撰寫的《“一帶一路”倡議的金融支持》報告認為,在“一帶一路”沿線金融監管合作方面,央行積極參與金融穩定理事會、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等國際組織及其下設工作組的工作,繼續在東亞及太平洋中央銀行行長會議組織機制下加強區域經濟金融檢測,不斷完善危機管理和處置框架。

      截至2016年底,中國人民銀行已與42個境外反洗錢機構簽署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銀監會與29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金融監管當局簽署了雙邊監管合作諒解備忘錄或合作換文,中國保監會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商簽監管合作諒解備忘錄,并成立亞洲保險監督官論壇(AFIR)。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