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最新資訊
    06
    2017-06
    金融去杠桿釋放溫和信號 一行三會”集體出動
       金融去杠桿釋放溫和信號

      自去年初以來,“去杠桿”開始向金融領域延展,隨后“一行三會”集體出動,推出了一系列“去杠桿”舉措。不過,在分析人士看來,“去杠桿”是一把雙刃劍,要把握好力度。如果過度“去杠桿”,也會給實體經濟帶來“傷害”。而在前期疾風驟雨的舉措后,監管層也釋放出溫和降杠桿的信號。

      “‘去杠桿’不是去到零”

      6月4日,在2017年清華五道口金融論壇上,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理事長兼院長吳曉靈表示,“去杠桿”是一個動詞,而不是完全去掉杠桿,這個杠桿不是去到零。

      對于我國的杠桿率情況,吳曉靈指出,我國的整體杠桿率是可控的。她指出,任何一個經濟活動沒有杠桿是不可能的,現在關注到的中國經濟整體杠桿率在全球是中等的、可控的,但是中國杠桿率的結構是不合適的,中國的居民杠桿率最低,政府的杠桿率尚可,而企業的杠桿率在全球是最高的,企業是生產的主力,如果企業不能從沉重的債務中解脫出來,對于提高經濟效率是沒有好處的。

      對于企業杠桿率,吳曉靈指出,在嚴厲控制政府債務率上升的同時,努力進行金融的改革,讓企業能夠把杠桿率控制在適度的范圍之內。

      此外,吳曉靈在談及影子銀行時表示,影子銀行的存在某種程度上是我國金融制度并不完善的產物,并不能人人喊打,它雖然發展畸形,卻是直接融資的一部分,要看到它在發展直接融資方面的重要作用,也要看到它的隱患。

      “一行三會”聯手“去杠桿”

      此輪“去杠桿”的思路在2015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之后,實體經濟部門通過地方政府債務置換、債轉股試點、資產證券化探索等多種措施,使債務成本有所下降,但杠桿率沒有停止繼續上升的趨勢,債務壓力并沒有充分釋放。

      自去年“一行三會”集體出動推出多項“去杠桿”舉措。在貨幣政策上,自去年三季度以來,央行公開市場操作通過“縮短放長”抬升資金成本,進而促使金融機構“去杠桿”。去年8月,央行重啟了14天期和28天期逆回購操作,向市場表明拉長資金期限來降低債市杠桿水平的意圖。

      今年一季度開始,央行將商業銀行表外理財資產增速納入廣義信貸增速考核,以約束銀行表外資產的擴張速度。

      除了央行宏觀審慎評估體系(MPA)趨嚴、考核加碼外,今年4月,銀監會兩周連發7個文件,將這場金融“去杠桿”行動推向了高潮。銀監會密集下發了《關于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關于開展銀行業“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等多個監管文件,重點指向同業、銀行理財、委外等業務,引導資金更多地投向實體經濟,嚴控期限錯配和杠桿投資。

      此后,證監會、保監會等部門也陸續出臺針對各自監管領域的“去杠桿”政策。

      黃金錢包首席分析師肖磊表示,“去杠桿”是防范金融風險的一貫做法,各國在收緊監管方面都會“去杠桿”,比如2008年后,美國就開始大規模“去杠桿”,房地產等市場的信貸開始收緊。目前國內“去杠桿”是多方面的,包括資本市場,防范各類杠桿資金進入股市;房地產市場收緊信貸,債券、保險等市場也加強了監管,且逐步抬高了利率。

      “去杠桿”成一把“雙刃劍”  “去杠桿”有利于防范產生資產泡沫、監管套利以及經濟脫實向虛等風險,但在分析人士看來, “去杠桿”也是一把“雙刃劍”,要把握好度,如果過度“去杠桿”,也會給實體經濟帶來“傷害”。

      聯訊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奇霖指出,隨著金融“去杠桿”的推進,實體經濟可能會受到負面沖擊,市場的信用風險會加大。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表示,中國政府的金融監管長期面臨“一管就死、一放就亂”的周期,當前的金融“去杠桿”,各個監管部門可能有“矯枉過正”之嫌。特別是“一行三會”累積疊加的強力監管舉措,可能會產生社會融資規模自我強化的萎縮,引爆或放大金融風險的可能。

      對于金融“去杠桿”帶來的影響,黃志龍指出,金融“去杠桿”將帶動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利率上升,進而通過債券融資萎縮、信貸投放下降和抑制表外融資等多種渠道帶動社會融資增速放緩,導致實體經濟資金面趨緊,加大經濟下行壓力。至于這一影響會持續多長時間,需要觀察央行貨幣政策的調整和決策部門對經濟下行的容忍度。

      肖磊表示,后果短期來說,會帶來各類資產價格的下跌、流動性的緊縮,以及利率的上漲。但只要存在金融市場,杠桿就肯定存在,杠桿率也是調節經濟的一種方法,由于中國目前債務水平已經偏高,杠桿率本身是比較高的,但中國經濟目前基本面問題不大,因此降杠桿的風險率不高。

      金融“去杠桿”將更加溫和

      對于如何把握“去杠桿”的力度問題,分析人士指出,“去杠桿”應分部門操作,在多位受訪人士看來,金融市場的“去杠桿”仍需持續,不過將更加“溫和”。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認為,“去杠桿”作為經濟結構改革的一個重要內容,是非常有必要的。但在操作層面,必須了解哪些杠桿要去、哪些杠桿要穩、哪些杠桿要加?;九袛嗍牵赫块T的杠桿要加,否則經濟矛盾就會凸顯;金融企業和非金融企業要“去杠桿”,居民部門則要穩杠桿。

      在黃志龍看來,“去杠桿”應該區分不同的部門,金融部門應該經歷“去杠桿”的過程,這也是當前監管部門正在積極推進的。非金融企業部門也應該面臨“去杠桿”或者“穩杠桿”,而在企業部門中,國有企業則是“去杠桿”的重點,民營企業應適當鼓勵“加杠桿”,金融機構在支持民營企業擴大投資中應有所作為,而政府部門特別是中央政府部門仍然有“加杠桿”的空間,居民部門在經歷過去一年多的快速“加杠桿”,今后一段時期應該是“穩杠桿”。

      事實上,雖然金融“去杠桿”一直在持續,但近期“一行三會”頻頻釋放溫和“去杠桿”的政策信號。5月5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表示,有關證監局近日督導部分證券公司對照法規要求開展資管業務自查,是前期監管工作的延續,并非新增要求;5月12日,央行進行4590億元MLF操作,給市場流動性“解渴”;央行在一季度貨幣政策報告中表示,“縮表”并不一定意味著收緊銀根;在5月12日的“銀監會近期重點工作通報”通氣會上,銀監會審慎規制局局長肖遠企表示,對于近期出臺的監管檢查要求,銀監會是有計劃地實施,有步驟地推進,做好工作步調和時間安排的統籌協調,為各項工作落實時限設置一定間隔,實行錯峰推進。

      對此,黃志龍表示,金融監管和宏觀調控始終是平衡的藝術,既要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累積,并最終導致金融危機,又要不影響金融體系配置資金的效率,監管部門始終要從中取得平衡。

      北京商報記者 閆瑾 劉雙霞/文 代小杰/制表

      監管層釋放溫和“去杠桿”信號

      5月5日證監會

      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表示,有關證監局近日督導部分證券公司對照法規要求開展資管業務自查,是前期監管工作的延續,并非新增要求

      5月12日銀監會  銀監會審慎規制局局長肖遠企表示,對于近期出臺的監管檢查要求,銀監會為各項工作落實時限設置一定間隔,實行錯峰推進

      5月12日央行

      央行進行4590億元MLF操作,為市場流動性“解渴”。在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明確表示,“縮表”并不一定意味著收緊銀根,實際效果可能是放松銀根。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