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最新資訊
    02
    2017-08
    聚焦2017年金融反腐:銀行業仍是官員落馬高發區
       根據中紀委官網發布的信息,法治周末記者對截至2017年8月1日的金融領域“落馬”官員進行統計,副廳局級及以上的“落馬”(接受紀律審查和黨紀處分)官員共12名。銀行業仍是官員“落馬”的高發區,共8人

      中紀委網站8月1日消息:經中共中央批準,中共中央紀委對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原黨委委員、主席助理楊家才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

      經查,楊家才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打探巡視和紀律審查信息,為個人職務提拔搞非組織活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出入私人會所接受宴請;違反組織紀律,利用職權干預干部選拔任用工作,未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為其子經營活動提供幫助;違反生活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前幾日,中紀委公布了對證監會原黨委委員、副主席姚剛、主席助理張育軍的立案審查結果。二人均被雙開,收繳其違紀所得,且兩人涉嫌犯罪的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姚剛與張育軍的此朝落馬,不知引來多少人的“唏噓”感嘆。曾是才華橫溢的“專業型人才”,卻倒在了利益的面前,淪為“階下囚”。

      今年以來,金融領域反腐保持高壓態勢。在姚剛、張育軍、楊家才的黨紀處分發布之前,還有一位金融系統監管層官員落馬。

      4月9日,中紀委官網公布,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項俊波成為本輪反腐以來,保險監管系統乃至整個金融系統內級別最高的落馬官員。

      短短半年,金融監管層“三會”——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均有“副部級”及以上官員落馬。7月中旬,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講話強調,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

      新華社發布評論表示,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是實體經濟的血脈。伴隨國內外金融業飛速發展,大量資金跨行業、跨市場、跨國境流動,金融對一國乃至全球經濟的影響力大幅提升。大量金融工具、金融衍生產品的出現,更增加了金融問題的復雜性,防范金融風險的任務比以往更加繁重。盡管金融風險成因復雜,但加強金融領域黨風廉政建設,加大反腐敗力度,無疑是防控金融風險、保障金融安全的關鍵之舉。

      12名副廳級及以上官員落馬

      根據中紀委官網發布的信息,法治周末記者對截至2017年8月1日的金融領域“落馬”官員進行統計,副廳局級及以上的“落馬”(接受紀律審查和黨紀處分)官員共12名。銀行業仍是官員“落馬”的高發區,共8人。其中,地方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官員腐敗問題較為突出。

      具體來說,2017年“落馬”的金融系統中管干部(一般為副省部級及以上級別)共6人。其中接受紀律審查的3人,被黨紀處分的4人。中國人民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裁王銀成于今年2月接受組織調查,7月進行黨紀處分。

      根據中紀委對于官員“紀律審查”的分類,“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國企和金融單位干部”落馬金融領域官員1名,為銀行系統官員,即,中國進出口銀行北京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李昌軍因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審查。

      2017年“落馬”的金融系統省管干部(一般為廳局級和副廳局級干部)共5名,基本均集中在銀行系統。其中,來自地方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的為3名,均處于接受組織調查階段。其他兩位,分別為江蘇銀行原黨委書記王建華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另外一位是內蒙古銀行原副行長延城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

      中國的金融反腐進入“深水期”,反腐“鐵拳”攥得更緊了。當然,或許此輪個別監管層人員的落馬,暴露出的僅僅是冰山一角。

      救市三人組落馬兩個

      “失聯”615余天,姚剛終于有了音訊。

      7月20日,中共中央紀委在“中管干部”“黨紀處分”的欄目中發布公告,姚剛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姚剛是證監會有史以來級別最高的在任落馬官員。

      2015年11月13日,中紀委發布消息,姚剛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經查,姚剛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為搞政治攀附,利用職權為他人及企業提供幫助,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生活紀律。濫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姚剛身為黨的高級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毫無宗旨意識,政治規矩意識淡漠,破壞資本市場秩序和證券監管部門政治生態,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并涉嫌違法犯罪,性質惡劣、情節嚴重。”

      “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中共中央批準,決定給予姚剛開除黨籍處分;由監察部報國務院批準,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公告雖未對其違紀的具體事項進行說明,不過,文中“為搞政治攀附,利用職權為他人及企業提供幫助”的描述,較為引人注目。媒體和財經評論多將此與“令氏”家族相聯系。

      看看姚剛的簡歷,1962年出生,山西人,經濟學博士。1993年,年僅31歲的姚剛就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期貨監管部副主任,之后升任主任。

      1999年任國泰君安證券有限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

      2002年,姚剛任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發行監管部主任,自此,他開始“掌握”中國A股市場IPO的發審大權,至2015年落馬,長達13年之久。姚剛也因此一度被戲稱為“發審皇帝”。

      2014年,金融反腐風暴已起。

      2014年12月1日,姚剛的下屬,時任證監會創業板發行監管部副主任的李量被中紀委調查。李量此前則在證監會發行監管部任職,參與創業板發行法規規則制定及發行審核工作。盡管姚剛于2008年任證監會副主席,但仍然分管發行監管部。

      根據媒體報道、業界傳聞,姚剛被調查,或許緣于為擬上市企業IPO提供便利,存在不當利益輸送關系。

      李量被調查后,2015年8月30日,新華社發布消息,證監會又一工作人員劉書帆因涉嫌內幕交易、偽造公文印章、受賄等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而據媒體報道,劉書帆此前是姚剛的秘書。劉書帆自2014年4月證監會內部輪崗后擔任發行部三處處長,該處主要負責創業板企業發行的法律審核工作。

      劉書帆在接受調查時供述,他幫助上市公司通過定增審核、獲取內幕消息進行股市交易,獲得賄款和股市收益上千萬元。

      兩個多月后,“發審皇帝”姚剛落馬。

      在發布對姚剛黨紀處分的第二天,張育軍的黨紀處分也到了。從中紀委通告張育軍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到發布對其“黨紀處罰”的公告,已經過去了674天。

      落馬之前的張育軍,亦屬于中管干部,雖未明確為副部級官員,但享受類似待遇。

      通常來說,“部長助理”一般屬于正廳級的中管干部,排名在副部長之后,高于部門的廳局長,是“準副部級”干部。

      張育軍,被認為是金融系統中年輕有為的“學者型官員”,擁有經濟學和法學雙料博士頭銜,曾執掌過深交所和上交所兩大證券交易所,2012年9月任證監會主席助理。

      2015年,7月21日,中紀委發布:“經查,張育軍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對抗組織審查,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打高爾夫球,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違反廉潔紀律和工作紀律,縱容、默許親屬利用其職務影響謀取巨額不當利益;違反生活紀律。其中,部分問題涉嫌犯罪。”

      張育軍身為黨的高級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黨性觀念和紀律意識淡漠,“靠山吃山”,擾亂資本市場秩序,損害證券監管部門形象,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

      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中共中央批準,決定給予張育軍開除黨籍處分;由監察部報國務院批準,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靠山吃山",擾亂資本市場秩序。”有評論文章分析,二人被調查的原因也或都與“救市”有關。

      據,2015年7月股災期間,姚剛與另一位時任副主席的劉新華以及張育軍一起負責領導“救市”。劉新華于姚剛落馬前正式退休。救市三人組,退了一個,落馬了兩個。

      倘若在利益的驅使下,“救市”主力憑借享有的信息優勢,反而變為“套利先鋒”,也頗有些監守自盜、無間道的意味。

      中國證監會為國務院直屬正部級事業單位,依照法律、法規和國務院授權,統一監督管理全國證券期貨市場,維護證券期貨市場秩序,保障其合法運行。

      近年來,A股市場亂象頻出,包括企業帶病上市、IPO造假等,亂象的背后,亦可能暗藏著監管審批腐敗,個別監管人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等問題。

      二人落馬消息發出的幾日前,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在會上指出,要“強化監管,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風險能力。要以強化金融監管為重點,以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為底線,加快相關法律法規建設,完善金融機構法人治理結構,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制度建設,加強功能監管,更加重視行為監管”。

      銀行系統是貪腐高發區

      銀行業,通常是金融腐敗的重災區。今年以來,銀行業副廳級及以上的落馬官員共8人。

      今年5月23日,楊家才接受組織調查。部分業內人士認為,楊家才落馬,或與項俊波的農行舊案有關。

      據《財經》報道,消息人士透露,在楊家才2007年至2012年任銀監會監管一部主任期間,分管四大行,而彼時項俊波正在農行擔任行長職務,是楊家才的監管對象,兩人正面接觸機會較多。

      項俊波落馬當晚,中紀委還公布了中國進出口銀行北京分行原黨委書記、行長李昌軍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審查的消息。

      2月24日,中紀委官網發布消息,交通銀行黨委委員、首席風險官楊東平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經查,楊東平身為黨員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動搖,紀律意識淡薄,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為私營企業主獲取貸款提供幫助,本人和親屬從中謀取私利。

      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中共中央批準,決定給予楊東平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

      法治周末記者查詢中紀委官網,地方銀行或農村信用社聯合社成了近半年來“省管干部”落馬的重災區。

      2017年“落馬”的金融系統省管干部(一般為廳局級和副廳局級干部)共5名,基本均集中在銀行系統。其中,來自地方農村信用社聯合社的為3名,分別為河南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黨委委員、副主任李志剛;云南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原黨委書記、理事長萬仁禮;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原理事長、黨委原副書記雷志強。此3人均處于接受組織調查階段。其他2位,分別為江蘇銀行原黨委書記王建華因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另外一位是內蒙古銀行原副行長延城,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并由自治區監察廳報請自治區政府批準給予延城開除公職處分。

      保險領域也不保險

      今年4月9日,項俊波落馬,接受組織審查。

      項俊波落馬當晚,中國政府網發布了3月21日李克強總理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總理在講話中嚴厲批評“銀行違規授信、證券市場內幕交易和利益輸送、保險公司套取費用等違法違規行為,個別監管人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等非法行為”。

      至今,并沒有官方信息公布項俊波接受調查的詳細信息,業內有爆料指出,項俊波任職農行期間,一些違規違法案件或許牽連到他,成為被問責的重要原因。

      7月5日,又一位保險領域負責人落馬。中紀委官網發布消息,中國人民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裁王銀成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經查,王銀成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干擾巡視和審計工作,對抗組織審查,拉攏腐蝕組工干部,大肆利用職權向其輸送利益,信仰迷失,搞迷信活動;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追求奢靡享樂,長期獨占使用公司活動室,由下屬單位用公款支付個人旅游費用,違規打高爾夫球,甚至在公務出國期間改變行程打高爾夫球。

      違反組織紀律,利用職權違規安排眾多親友入職人保系統,在干部選拔任用中為他人提供幫助并收受財物,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利益;違反工作紀律,擅自決定對外低價出租辦公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王銀成身為黨的高級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毫無宗旨意識,貪圖奢靡享樂,特別是在黨的十八大后,無視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我行我素,頂風違紀,嚴重違反黨的紀律,并涉嫌違法犯罪,性質惡劣、情節嚴重。

      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等有關規定,經中央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中共中央批準,決定給予王銀成開除黨籍處分;由監察部報國務院批準,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