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26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13
    2017-10
    德銀警告:全球央行流動性增量將從每年2萬億美元降至零
       騰訊證券訊 北京時間10月12日凌晨消息,據美國財經博客網站ZeroHedge報道,德意志銀行的十國集團外匯策略全球主管艾倫·拉斯金(Alan Ruskin)周三發布研究報告稱:“并非只有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沒辦法解釋為何股市的波動率如此之低。此外他還認為,在全球不確定性的大環境之下,投資者正處在‘凍結模式’之中。”

      但拉斯金同時表示,這種狀況將會發生改變,原因是有可能會發生這樣一種情況:到明年年底時,所有大型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的擴張總和將從每年2萬億美元的12個月增量降低至零。拉斯金在報告中指出:

      “確切的說,媒體頭條隨后很引人注目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承認不理解股市的低波動率。’這位行為經濟學家接著指出,投資者看起來正處在‘凍結模式’而非‘飛行模式’之中。根據拉斯金的說法,對于當前股市的低波動率,以及為何投資者看起來更像是處在‘凍結模式’而非‘飛行模式’之中,至少有三種寬泛的解釋,分別是:

      1.從行為經濟學方面來說,他認為許多股票投資者已經達到了一種很好的水平,有能力承受住重大的負面沖擊所帶來的壓力。

      2.從實體經濟方面來說,全球經濟復蘇的進程可能是緩慢的,但同時也是非常穩定的。在過去五年時間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對全球經濟增長速度的預期的低點為2012年的3.02%,而高點則是2016年的3.17%。也就是說,全球經濟增長率本身也差不多是處在‘凍結模式’中的。類似的,通脹也不僅只是呈現出‘反通脹’的趨勢而已,而且還顯示出了通脹慣性,證據則是通脹的上升速度既沒有達到經濟復蘇進程中應有的水平,也沒有像大蕭條時期那樣大幅下降。

      3.隨后則是政策問題。各大央行已經至少通過三種渠道為低波動率作出了貢獻:a)在最極端的例子中,日本央行凍結了日本國債的收益率,而其他一些央行也一直都決心致力于將債權收益率保持在較低水平;b)‘量化寬松’(QE)措施產生了所謂的‘存量效應’,也就是說以往采取的非正統的寬松措施帶來了強大的遺留影響,這些措施起到了穩定債券市場的作用——盡管各大央行已經轉向緊縮貨幣政策;c)2008年過后不對稱的政策措施——在易受攻擊的風險處在很高水平時放寬貨幣政策,但在資產市場繁榮發展時則并未取消應急性的寬松政策——代表著所謂‘格林斯潘看跌期權’的全球化。”

      所謂“格林斯潘看跌期權”(Greenspan put),是來自于前美聯儲主席艾倫·格林斯潘(Allen Greenspan)的一個理念:“資本市場泡沫在破滅之前是無法預測的。”所以,即使看到了股票和樓市的“非理性繁榮”,他也不會因為這個原因提高利率,不給市場潑冷水。股票漲、房價漲時,格林斯潘袖手旁觀,而市場大跌時格林斯潘反而積極降息、注資,因而被稱為“格林斯潘看跌期權”。

      在以上所述的因素中,導致債券市場波動率受到抑制的力量很可能是使得其他所有資產類別的波動率也都處在很低水平的推動力,其中最明顯的是股票資產。與此同時,貨幣匯率與股票或債券相比而言的波動率則傾向于會略微高一些,這很可能因為貨幣是最好的用于表達某種特殊政治事件的工具,尤其是與民粹主義和國家主義的崛起有關。

      但是,在“恐慌指數”再一次逼近8點之際,拉斯金認為波動率“正在逼近下限”,并列出了四個理由。

      確切的說,拉斯金的這種觀點在以前也有人提出過,其中最近的一次是在6月份,當時花旗集團的分析師馬特·金(Matt King)也指出,央行的流動性正在大幅下降,并發出警告稱:“一次重大的失衡即將到來。”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