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17
    2017-10
    定向降準到底釋放多少流動性?
       9月30日,中國人民銀行如期發布了《關于對普惠金融實施定向降準通知》,落實了27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關于通過定向降準加大對小微企業發展支持力度的要求。由于定向降準的條件有所改變,市場多數觀點認為其釋放流動性規模相當于1-1.5次降準,于是,大水漫灌之聲一時間甚囂塵上。不過根據我們的測算,真正能夠釋放的流動性增量或遠低于多數人的預期。

      正如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時所述,本次定向降準其實是對過往定向降準政策拓展和優化。具體來看,所定的兩檔考核標準較之前有所變化。第一檔是前一年普惠金融領域貸款余額或增量占比達到1.5%的,存款準備金率可在基準檔基礎上下調0.5個百分點(此前是三農或小微領域貸款增量占比達15%享受,三農或小微分開考核);第二檔是前一年普惠金融領域貸款余額或增量占比達到10%的,存款準備金率可按累進原則在第一檔基礎上再下調1個百分點(此前是三農或小微領域貸款增量占比達到50%、余額占比達到30%享受,三農和小微分開考核)。

      客觀來看,兩檔標準的比例的確有所降低,但是對貸款范圍的要求更嚴。普惠金融領域貸款被定義為,單戶授信500萬元人民幣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主經營性貸款,以及農戶生產經營、創業擔保、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助學等貸款。從便于理解的角度考慮,普惠金融領域的貸款可以大致歸類為對私的個人經營貸款(個體工商戶、小微企業主、農戶貸款通常均屬此類,助學貸款各行分類標準不一,金額較少,暫忽略)、對公的小微企業貸款,且兩者均需滿足500萬以下的標準。對多數商業銀行而言,500萬既是對微型企業授信的限額,也作為對公和對私劃分的標準,因此個人經營性貸款中超過500萬以上的授信不多,而對公條線的小微企業貸款大多是超過500萬的,符合條件的貸款不多,相當于是大幅收窄了貸款考核領域的范圍。此外,首次將小微和農戶貸款放在一起考核,優化了以往的考核政策(以往是分開計算),有利于那些同時大力開展小微和三農貸款業務的銀行機構。而直觀來看,就是有利于個人經營性貸款(包含個貸領域的小微和農戶貸款)占比較高的銀行。

      在理解了本次定向降準政策機制層面的變化后,我們可以概算出本次定向降準所能釋放的流動性規模。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稱,按現有數據考核,本次定向降準可覆蓋全部大中型商業銀行、約90%的城商行和約95%的非縣域農商行,但是對過往政策的延伸,而非并行的新增政策,因此目前已經享受老政策定向降準優惠的銀行,在2018年新政實施后,不會重復享受。

      我們查閱了存款占比最高的6家大型銀行(五大行加郵儲銀行,基準檔準備金率在17%)和12家股份制商業(基準檔準備金率在15%)的2017年中報和2016年年報,發現大行中有4家目前已經享受老政策的第一檔優惠(準備金率16.5%),工行和建行則屬于基準檔(工行的年報中未明確表示,但通過測算年度小微貸款增量和各項貸款增量的比例來看,未達第一檔標準);而股份行中,光大、華夏、廣發、恒豐、浙商和渤海銀行正享受第一檔政策的優惠(準備金率14.5%),另六家則屬于基準檔。我們以9%的年均存款增長率來計算,7家目前未享受第一檔政策優惠的大中型銀行2017年末存款總額大概在52萬億左右,在2018年定向降準新政實施后,將釋放約2600億資金。而按照2014年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時的表述,當時的定向降準政策惠及了三分之二的城商行和80%的非縣域農商行,考慮到這兩類機構本來主攻的就是中小微和涉農貸款,惠及的范圍隨著時間的推移本就在不斷擴大,所以新政策能擴展機構范圍和規模應該不大,據估計,能釋放50億流動性。

      再來看第二檔標準。從歷史來看,大型和股份制商業銀行均未達到過第二檔的考核要求,根據我們對上市銀行年報的分析,目前符合第二檔標準的多是一些大型城商行和農商行。新政策實施后,由于500萬以下授信的限制,只有此前個人經營性貸款和農戶貸款占比較高的銀行才有短期內達標的可能。

      我們先以“普惠金融貸款余額占比達到10%”的標準來衡量,在18家大中型銀行中,除郵儲銀行和浙商銀行因為個人經營性貸款(含農戶貸款)占比顯著高于10%而達標之外,其余銀行的余額占比年內多難達標。值得注意的是,招行的小微貸款全部歸屬于個貸條線,余額占比達到8.3%,且其中超出500萬限額的行推貸款比例應該不會太大,是未來第二檔標準的潛在達成者。而在此前符合第二檔標準的城商行和農商中,農商行因為主攻三農貸款(多屬于個人經營性貸款),與新增500萬以下的要求較為吻合,應該會有一些原本只滿足第一檔的中小機構新政后能達到第二檔標準;而主攻小微企業貸款的城商行,則因為500萬以下的限制,可能出現一些存款排名靠前的城商行,原本二檔達標但新政后不達標的情況,例如部分銀行年報顯示,其小微貸款戶均授信額就遠超500萬。

      因此,要想達到新政第二檔的標準,短期商業銀行的努力目標應該放在“普惠金融領域貸款增量占比達到10%”的標準上。

      考慮到在銀監會口徑中,農商行和城商資產規模占比基本相當,我們放寬測算條件,假設新增滿足第二檔要求的農商行與失去第二檔資格的城商行存款規模相當,而目前滿足第一檔政策的股份制銀行有一半將滿足新政第二檔(含浙商),再加上當前指標已滿足新政的郵儲銀行(其他大行因為體量的原因難以滿足),則新政將能通過第二檔政策釋放1150億左右資金。

      兩檔相加,預計能釋放3800億流動性,實際則大概在3000-3800億之間,這個規模甚至低于一次普通的MLF投放。再結合定向降準新政延遲一個季度實施的機制安排,不難看出人民銀行在當前的宏觀政策框架下,對釋放長期流動性的謹慎態度。從某種意義來說,定向降準疊加10月中旬MLF提前超量續作的操作,就意味著短期不發生重大事件的情況下,全面降準將不會出現。

      從國慶后第一個工作周金融市場的表現來看,似乎多少已經出現一些政策不及預期的失落情緒。但市場也應該看到,本次定向、延遲的降準新政,總歸是政策上的邊際利好,落差不應被無限放大。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