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29日 星期三
    最新資訊
    20
    2017-10
    金融危機十周年:下一個會是中國么?
       夏季是休假的季節,金融危機卻也偏好夏季。

      2007年8月9日,法國巴黎銀行暫停三只基金的贖回業務。這三只基金管理的資產達到20億歐元,其中大概7億歐元涉及美國次貸債券。消息公布之后,全球股市齊跌。

      金融危機時,國際主流觀點對于次貸的影響仍舊認知不足。2007年,我和當時擔任德意志銀行集團首席經濟學家聊起次級債風波,他認為次級債危機只是導火索,其本身的影響力并沒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中國更是沒有直接影響,“次級房貸危機還只是一個局部性的事件,主要集中在美國。”

      幾乎同時,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當時倒是注意到法國這一新聞,甚至組織了一個會。作為主辦者的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秘書長喬依德表示,在他記憶中這幾乎是中外最早的探討會,但與會者多數沒有預期到危機爆發的嚴重程度。

      十年之后,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在2017年9月主辦了金融危機十周年會議,不僅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亞當·S·波森(Adam S. Posen)等多位海外嘉賓,還有余永定與謝國忠等國內學者參加。這一次會議上發布了《全球金融失衡:含義、影響和對策》報告,喬依德等人在其中著重闡述了全球金融失衡對金融危機可能影響,表示不贊成簡單地將全球不平衡等同于經常項目不平衡。

      

      還是2007年那個夏天,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誕生,這是全球牛市與中國資金走出去的最佳結合,也被認為中國資本市場開放的重要步伐。即使限售,南方、華夏、嘉實、上投摩根四家基金公司人短期內就籌集了300億人民幣,當時無比風光。結果一出海,就有產品縮水接近五成,十年之內產品仍有在凈價一元之下。

      或許,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次QDII出海失敗也可當做一次風險提示。

      面對2007年8月的金融市場風潮,FT的專欄作家吉蓮·邰蒂(Gillian Tett)百思不得其解。在一個周末午夜,他突然想到自己曾經出席過的西班牙信貸會議,之上介紹的種種“結構性投資工具”,可能正是原因所在,這些產品看起來安全卻有毒。當年這次會議的資料隨即被她扔進垃圾箱,十年之后的她不禁思考,下一次金融危機的原因,是不是也可能躺在大家忽視的某個垃圾箱里呢?

      潮去潮來,無論支付多少億美元罰款,曾經血流成河的華爾街,始終能夠回來主宰游戲。今年9月初,美聯儲副主席費希爾(Stanley Fischer)意外提前離職,他一直呼吁加強金融監管,如今看來,隨著特朗普上臺,放松監管將是未來潮流,其背后的風險值得關注。

      2017年秋天,結束日本訪學后,我去了美國短期訪學,其中一站是南方城市夏洛特。這是北卡州最大城市,聚集美國銀行等總部,過去一直是紐約之外美國第二金融中心,最近隨著舊金山崛起下滑到第三。

      金融危機過去十年,夏洛特經濟逐步恢復,開始意識到不能單獨依靠金融業。拜訪當地的機構,有人告訴我,過去大家很驕傲于銀行業,但這些年大力吸引西門子亞馬遜等行業巨頭,他說人們不想再做銀行城(bank town)。對比之下,中國還那么多城市想建金融中心,這或許是一課吧。

      當然,一切反思都是后見之明。

      

      從2007年算起,金融危機已經爆發十周年。人類是否馴服了金融危機?世界經濟更穩定了么?中國經濟又從中學習到什么?下一場金融危機又將爆發在何處?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