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26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25
    2017-10
    深化監管改革 筑牢金融安全“防火墻”
       編者按:

      黨的十九大隆重開幕,回望過去5年,我國金融監管努力適應金融業發展新形勢,在金融多個子行業里有序推進監管改革,取得了良好效果。從2017年第40期起,《中國經濟周刊》聯合人民網、第一財經,采訪多位業內頂尖學者、專家、企業家,共同推出《發展與變革,中國金融這五年》系列報道。

      作為現代經濟運行效率的重要保障,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要基礎性制度。金融企業,不同于一般企業,金融風險也不同于一般企業風險,它們往往與經濟周期、產業結構等宏觀層面緊密相關,又與市場預期、公眾心理、危機管理密切相連。這些都決定了對于金融業務、金融機構的監督和管理不同于一般行業和企業。

      2008年,一場發端于美國華爾街的金融危機席卷全球,讓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了金融監管的重要性。

      防范金融風險,除了牢牢把握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這條主線,另一個重要方面就是要改革和完善金融監管框架。“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加強金融宏觀審慎管理制度建設,加強統籌協調,改革并完善適應現代金融市場發展的金融監管框架,健全符合我國國情和國際標準的監管規則,實現金融風險監管全覆蓋。

      回望過去5年,我國金融監管努力適應金融業發展新形勢,在金融多個子行業里有序推進監管改革,取得了良好效果。

      新一輪監管體制改革已開始

      今年7月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加強金融監管協調、補齊監管短板。增強金融監管協調的權威性有效性,強化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從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到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范職責,再到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健全風險監測預警和早期干預機制……一系列改革部署,都是為了更好地發揮對實體經濟的支撐作用,為金融安全筑牢體制機制的“防火墻”。

      “金融體系是一直不斷發展變化的,監管也并非一成不變,需要隨著市場的發展而變化。”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向《中國經濟周刊》介紹,全球金融危機后,金融界在監管方面進行了許多深刻反思。整體看,發達國家及中國的金融監管要求都在趨嚴。“總體而言,行業形成了一些共識:其一,在監管框架方面,如何設定監管目標、監管機構操作的相對獨立性和各類監管機構之間如何協調合作;其二,在具體原則方面引入了宏觀審慎原則、逆周期等新的監管概念。”

      “過去金融監管通??紤]的是微觀審慎監管,考慮的是個體風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發現個體可能是安全、健康的,但是集體變成一個總體以后,就可能存在問題?,F在要求宏觀審慎監管,針對的是系統性的金融風險。”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前司長管濤認為,微觀審慎和宏觀審慎的監管理念是并行不悖的。

      回顧我國金融監管體系的歷史變革,1992年前實行中國人民銀行大一統的監管模式。1992年、1998年、2003年,證監會、保監會、銀監會相繼成立,我國逐漸確立了“一行三會”分業監管的金融監管體制。

      “這三會的成立也是歷史的產物。”中銀國際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遠征向《中國經濟周刊》介紹,當時中國經濟和金融的發展風險不斷暴露。證監會的成立可溯源于1992年深圳8?10事件;之后,保監會成立;2003年,金融監管職能從央行分離并獨立,銀監會掛牌。“如今,隨著市場的發展,混業經營與分業監管體制不再像以前那樣適應,于是開始了新一輪的監管體制改革和再造。”

      近年來,隨著利率市場化快速推進和金融業創新步伐不斷加快,各種新的金融產品層出不窮,各類新金融、類金融、準金融機構野蠻生長。傳統金融機構也借助一些“通道”業務、交叉性金融創新等進行多層嵌套、跨市場套利。金融活動的形式日益多樣化和復雜化,原有的銀行、證券、保險邊界不再那么清晰,金融風險的表現形式也更加多樣化、隱蔽化和復雜化。

      金融市場的現狀,對現行的分業監管、機構監管體制提出了新的挑戰。在分業監管體制下,各監管部門之間缺乏協調機制,在一定程度上出現了監管沖突與監管空白。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徐洪才表示,過去形成的一行三會的分業經驗、分業監管體制,總體來看是行之有效的,這種體制主要是針對金融機構的監管。隨著交叉業務的發展、混業經營逐漸成為趨勢,其過程中出現了一些監管真空、監管套利等現象,反映出監管存在協調性不足的問題。

      北京大學金融與證券研究中心主任曹鳳岐對上述觀點表示認同。“近年來,互聯網金融發展的起點就是綜合經營。在這種情勢下,金融監管的協調問題非常重要。”

      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各種支付、融資手段層出不窮。以互聯網金融為例,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的數據顯示,從數量和規模上看,我國互聯網金融行業已穩居世界第一。新業態的迅猛發展,一方面便利了人們支付、理財與消費,更好地對接資金供需兩端。另一方面,網貸、股權眾籌、互聯網資管、跨界金融業務等新模式的迅猛增長、快速發展暴露出的一些問題,也對監管提出了新的要求。

      “金融創新越來越多,創新過程中風險很大,包括互聯網金融出現P2P跑路、騙人等現象,需要加強監管,也需要規范發展。不能因為出了問題就不讓它發展,應該針對其問題進行規范,使其健康發展。”曹鳳岐直言。

      加強功能監管,補齊監管短板

      近年來,圍繞加強金融監管頂層設計,各金融監管機構著力完善金融部門的改革優化和風險防控。

      僅年初至今,銀監會就連發多文專項整治“三套利”“四違反”“四不當”“十亂象”,重點加大對同業、理財、投資等業務的監管力度,并針對強化風險管控、處理包括理財和同業的空轉等問題,資金“脫實向虛”勢頭得以遏制。

      2017年上半年監管數據顯示,銀行業的同業資產、同業負債規模自2010年以來首次“雙收縮”;理財產品規模下降,增速降至個位數,同業理財明顯減少;銀行業信貸資金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顯著增強。

      證監會則對再融資、減持、通道業務等方面做了新的調整和規定,監管的重點在于維持市場“三公”秩序,保持高壓態勢,嚴肅查處違法違規案件,規范高送轉、跟風式重組,保障投資者權益。

      保險市場亂象整治工作也取得初步成效。初步統計,亂象整治工作開展以來,公司自查發現問題1131個,涉及金額982億元。同時,保監會陸續出臺有關監管文件,逐步建立了整治市場亂象的長效機制。

      雖然金融監管在不斷完善,但仍任重道遠。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指出了明確的發展方向:創新和完善金融調控,健全現代金融企業制度,完善金融市場體系,推進構建現代金融監管框架,加快轉變金融發展方式,健全金融法治,保障國家金融安全,促進經濟和金融良性循環、健康發展。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的方案,符合我們目前的實際情況。在更高層次上,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來統籌金融發展、金融改革、金融監管,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思路。”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黃益平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

      “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辦公地點設在中國人民銀行,這強化了中國人民銀行的監管功能。”中銀國際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遠征認為,宏觀審慎的監管工具基本都在央行,“宏觀審慎監管統領行為監管,其他三個監管委員會更多是從事行為監管。”

      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弗里曼經濟學講席教授、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白重恩表示,這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要求加強功能監管,有助于防范監管漏洞。“不論一家機構是否是保險公司,只要其業務與保險相關,就應該由保監會監管。如果只是按機構來管,那么如果保險公司的業務超出了保險的范圍,銀監會或者證監會就很可能無法對它的這些活動進行監管,這種監管疏漏是最可能造成風險的問題之一。所以,當務之急,就是防范監管漏洞,讓監管更加全面。”

     ?。ㄉ蛐駥Ρ疚囊嘤胸暙I)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