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最新資訊
    03
    2017-11
    金融數據共享引發全球金融變革
       當我們還沉醉于中國金融科技遙遙領先世界的喜悅時, 西方金融業靜悄悄地發起了一場足以顛覆傳統銀行模式的革命:金融數據共享,一舉將全球金融科技競爭帶入下半場。 銀行業者驚呼這是銀行互聯網化后金融業最大的變革;金融科技者激動地稱之為繼虛擬貨幣、人工智能之后,金融科技業的下一個熱點。

      金融變革來襲, 各國如何應對?

      英國政府的競爭和市場委員會CMA(Competition and Markets Authority,類似中國的發改委)2016開始主導“Open Banking”開放式銀行計劃,經過近兩年逐步推進,2018年開始在英國大銀行初步實現。

      歐盟2016年通過PSD2(Payment Service Directive 2 支付服務規劃2)法令,規定在2018年1月13日起歐洲銀行必須把支付服務和相關客戶數據開放給第三方服務商,現在已經到收宮階段。

      在美國,因著名的《多德-弗蘭克法案》而成立的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FPB(Consumer Financial Proectection Bureau),2016年11月就金融數據共享廣泛征求社會意見,在經過一年研究后,10月18日發布金融數據共享的9條指導意見。

      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和韓國等全世界金融強國,都推出各自雄心勃勃的金融數據共享計劃。

      雖然各國對金融數據共享的稱謂五花八門,實現的途徑不一,但是都有一個核心的理念:通過金融數據共享,推動傳統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更深層次地協作和競爭,追求用戶利益最大化。

      建立在金融數據共享基礎上的宏偉藍圖已經輪廓初現:未來銀行的基本業務可以像樂高積木一樣模塊化 ,金融服務可以按需“拼湊”業務模塊, 增加服務的彈性和多樣化,把金融服務轉變成像水和電一樣的基礎設施,無處不在,方便和高效。而銀行將成為高度開放共享的金融服務平臺。金融科技公司和銀行的關系由競爭轉為合作,共同構成了就像App和手機操系統一樣共生共存的金融生態圈。

      西方國家為什么全力推動金融數據共享?目前進展如何?對金融業各方有什么影響?有什么成功的案例和挑戰?最重要的是,這些振奮人心的金融變革對中國有什么影響和沖擊?未來我們如何構建有中國特色的金融數據共享體系?

      割裂的數據是全社會的損失

      馬云先生說“人類正從IT(Information Technology) 時代走向DT(Data Technology)時代”。進入DT時代,數據成為最有價值的資產。數據的價值在于關聯,但是現實中,數據大部分是割裂和分散的,金融行業尤為突出。

      譬如,你在工商銀行有存款,在平安銀行貸款買房子,在中興證券公司交易股票,同時還有招商銀行的信用卡。個體是金融交易數據的生產者和所有人,這4家金融機構是數據的保管者,由于不同的保管者,造成同一個體的數據是割裂的。由于數據對機構來說具有重要的商業價值,他們是不會輕易主動對外開放。金融數據的不開放不共享,使各方損失巨大。

      對個人來說, 最直接的損失是無法輕易對比各個金融機構的服務和費用,從而無法選擇價廉物美的金融服務。更大的損失在于,個體無法得到全方位金融數據,因此限制了有效資產配置和規劃。大數據分析和人工智能投資理財等先進的技術,由于缺少完整全面的數據,完全無用武之地。

      對金融科技公司來說,盡管有很多方式得到用戶非金融數據,但是這些數據的含金量,無法和存在銀行里的個人金融交易數據媲美。倘若無法打破銀行數據壁壘,金融科技公司將始終處于劣勢,其發展必然受到制約。

      對銀行來說,數據不公開,對自身業務是一種暫時的保護。但是這種數據封閉的代價是銀行無法利用同行共享的數據和金融科技公司的創新技術,從而很難為客戶提供更加多元的產品和服務。在客戶對金融服務要求越來越高、科技界巨頭跨界競爭越來越激烈、社會和監管對開放數據的呼聲越來越強烈的大潮下,閉關自守,單打獨斗的銀行將失去成為構筑平臺打造生態圈的機會,銀行的路將越走越窄。

      對監管來說,金融數據不公開造成了數據孤島,大大減少了數據的價值,降低了整個社會金融運行的效率并提高了社會成本,同時也助長了因為金融數據封閉帶來的銀行壟斷,不利于初創金融企業特別是金融科技公司的發展。事實上,金融業的數據共享遠遠落后于其他行業。

      放眼全球,我們不難發現這是一個共享經濟和平臺經濟崛起的時代:阿里巴巴是世界上最大的零售企業,卻沒有自己的庫存;Airbnb是最大的酒店住宿運營公司,卻沒有一間客房。 還有市值最大的蘋果公司,真正的價值在于其提供的數字產品平臺。這些全世界明星企業,無一不是DT時代的領導者,他們通過數據開放共享,在平臺上打造出生機勃勃的生態圈。 當下是金融業跟上時代潮流的時候了。

      歐洲和美國模式

      在全球競爭中,中國的金融科技公司依靠龐大市場和模式創新,走在世界前沿。為了給本國的金融科技公司注入新的活力,奪回話語權,西方監管走出了兩條截然不同的推動金融數據共享之路:歐洲政府主導模式和美國市場主導模式

      英國政府的競爭和市場委員會CMA, 在2016年8月9日發布一份對銀行業的調查報告稱:客戶對銀行有很強的粘性和惰性, 雖然客戶每次換銀行,平均能給個人和企業客戶分別節省92和80英鎊(折合人民幣分別約為800和900元),但是英國每年平均只有3%的個人和4%的企業客戶換銀行。調查顯示,現有的大銀行不想為了客戶的利益而去充分競爭;而新的小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發展艱難。民眾卻為此買單:支付更高的費用卻沒有享受到更好的金融服務。

      為了讓民眾受惠于金融科技的創新,也為了讓新的小金融服務公司能和大銀行公平競爭,CMA主導金融數據共享方案,其中核心在于Open Banking ,即開放的銀行服務計劃。CMA認為,開放的銀行服務關鍵在于讓個人與小企業能和銀行以及其他第三方服務安全地共享數據。這種共享數據的好處直接體現在:個人可以通過簡單的統一界面管理所有的金融賬戶,從而更加便捷地根據個人需求選擇合適的金融產品,也更加有效地管理資產。CMA規劃一系列改革路線圖,要求英國各大銀行在2018年逐一落實。

      歐盟也有類似英國政府戰略規劃,不過他們先從最基礎的支付業作為突破口。根據2018年1月13日起開始正式實施的PSD2規定,歐洲銀行的支付服務和相關客戶數據對客戶授權的第三方開放,目的是為了增加歐盟支付行業的競爭力和創新力。

      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和韓國都在追隨英國和歐盟的模式,采用的都是政府主導自上而下推動金融數據共享。而美國走出了一條截然相反,自下而上的市場主導模式,主要有3條原因:

      首先,美國的法律為金融數據共享奠定基礎。2008年金融風暴后的產物之一《多德-弗蘭克法案》是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一項最全面的金融監管改革法案。在其法律條文1033條明確規定用戶或者用戶授權的機構,有權獲取該用戶在金融機構的金融交易數據。雖然該法案沒有具體詳細規定如何共享用戶數據,但是確認新成立的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FPB有保護用戶共享數據的權力。這些規定為金融數據共享鋪平道路。

      其次,美國的金融市場競爭激烈,金融機構開放程度高。與歐洲的金融業由幾家大銀行占據絕大部分市場相比,美國金融市場的參與者眾多,除了幾大國際大銀行外,還有大大小小9000多家金融機構。在如此競爭激勵的金融環境中,美國的金融機構都把發展金融科技作為重點。一些有實力的金融機構,主動開發數據接口,轉型成為平臺型金融服務公司,積極參與并推動金融科技的發展。整體上看,美國金融機構相對開放包容,更加愿意主動和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也更加愿意開放數據和接口。

      最后,美國金融科技公司整體實力較強。硅谷和紐約孕育出眾多充滿生命力的金融科技公司,其中一類就是個人財務綜合管理服務公司。最典型代表為Mint公司——一家老牌個人財務管理公司,根據2016年數據,Mint目前有2千多萬用戶(每10個美國人就有1個人有Mint賬戶)。用戶通過授權就可以在Mint網站里,實時管理幾乎全美所有的金融賬戶:儲蓄,房貸,車貸,信用卡,學生貸,退休金和股票等賬戶。該公司已經和美國99%金融機構簽訂數據合作共享協議。通過一站式數據歸集,Mint還能提供消費分析,財務規劃和賬單支付等增值服務,給用戶極大的便利。除了Mint的公司還有 Prosper Daily、 Yodlee 和 Penn等多家個人財務綜合管理公司,他們自發地實現了金融數據共享的商業模型。

      美國的法律體系,金融市場環境,以及金融科技公司發展的程度,決定了美國主要靠企業之間自下而上自發的參與數據共享。但是缺乏統一監管和規范,也給行業帶來不小的阻力。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消費者金融保護局在10月18日提出金融數據共享9條指導意見,全面闡釋監管的態度,期望借此引導促進金融數據共享的快速發展。

      英國競爭和市場委員會提出Open Banking專項報告的主席Alasdair Smith,,在報告發布當天說:“我們今天發布的改革將對未來幾年銀行業產生深遠的影響”

      他們有理由這么認為。銀行的互聯網化只是學互聯網精神的皮毛和形式,金融數據共享和開放才是互聯網精神的精髓。共享金融數據的新模式將會給金融服務業帶來新一輪的巨變。這些巨變,正在滲透行業的方方面面。

      有些銀行將在巨變中被淘汰。失去客戶和數據的壟斷優勢,銀行利潤將會受很大影響。然而,積極擁抱新模式的銀行,將會轉型成為金融服務基礎平臺。成為平臺的銀行不僅僅直接向客戶提供服務,而且通過平臺扶持金融科技公司向客戶提供間接服務。而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關系也從競爭變成融合。銀行不僅留住老客戶,還能吸引新客戶。通過數據共享,產品更加豐富,數據的價值得到提升。憑借金融服務平臺的品牌,影響力和金融牌照優勢,轉型后的銀行的主要收入來源變為更加多元,除了傳統的金融服務收費外,平臺服務也有可能成為利潤增長點。這些成功轉型銀行的典范,有花旗銀行這樣的國際大行,也美國中部卡薩斯州CBW這樣的小社區銀行。

      對于金融科技公司來說,好處顯而易見。金融科技公司通過數據共享,借助銀行提供的金融平臺服務,不用申請金融牌照就可以開展金融服務,還能獲得大量的用戶和數據,有助于技術優化和用戶體驗的提升。各國政策實施的結果已經初顯成效。英國的Open Banking實施后,掀起金融科技公司新一輪蓬勃發展浪潮。歐盟的PSD2將給歐洲支付也帶來百花齊放格局。而美國的個人理財綜合網站,將會在新的數據共享指導意見下更加欣欣向榮。

      當然,收益最大的還是用戶。金融產品越來越豐富和多樣,成本越來越低。各種金融產品和服務之間的比較一目了然,更加容易統一管理,不會再有眾多賬號,記不住的密碼和五花八門的密匙等煩惱。智能資產管理門戶將成為個人金融活動唯一的入口,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等技術找到了施展的平臺。支付、借貸、記賬和理財等金融服務和場景無縫鏈接,融為一體。金融服務像水和電一樣便捷。

      中國模式

      對目前中國金融業來說, 共享金融數據并打造開放平臺的理念過于超前。中國的銀行業大而不強,還在快速追趕西方發達國家的進程中。盲目不切實際的生搬硬套西方經驗是不適合中國有特色的金融業的發展。

      金融數據共享在國外還屬于發展初期,目前對中國銀行業幾乎沒有直接影響。但是這并不意味者我們可以高枕無憂而漠不關心。在經濟全球化,金融國際化的大環境下,隨著中國金融業進一步融入全球金融體系, 國外金融行業的巨變必然會間接影響到中國金融業。

      如果說未來中國的銀行要追上并趕超國外銀行,成為跨國大銀行并走向世界金融舞臺中心,那么現在西方的金融數據共享變革就是一個絕佳的學習機會 。外國銀行積極擁抱數據共享的意識,金融科技公司靈活多樣的合作方式,以及打造數據共享上技術突破以及國外監管如何規范引導,都值得我們以“拿來主義”的思維去借鑒和學習。

      對中國金融科技巨頭來說,國外的金融數據共享是機遇也是挑戰。螞蟻金服,微信財付通,陸金所,百度金融和京東金融等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巨頭們已經走上國際化道路。國外的金融數據共享為這些公司開拓海外市場提供絕佳的機會。譬如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將因歐盟PSD2的實施而從中受益,借此他們可以更加容易地進入歐盟的各國的支付市場。

      而挑戰來自于國外的科技巨頭。由于金融數據的共享和開放,綁在國外科技巨頭上的最后一道枷鎖已經被打開??梢灶A見, Google、Apple、Facebook和Amazon(GAFA)將跨界金融業,形成對BATJ強有力的挑戰。

      另一個挑戰來自于中國銀行業。 國外的金融科技公司體量不大,他們是金融數據共享主要的受益方。然而中國的金融科技巨頭本身的規模不可小視,并且擁有巨量的客戶數據。中國銀行業在開放金融數據共享的同時,必然要求中國金融科技公司相應開放本身數據。 如何平衡雙方利益是不小的挑戰。

      由于中國特有的國情和金融環境,在金融數據共享的大潮下,中國走的道路必將有別于歐洲和美國的模式,也很有可能像中國金融科技公司發展一樣,后來者居上。

      該系列文章第二篇我將重點闡述國外成功的數據共享案例,解釋監管的態度和原因,剖析金融數據共享在各國所面臨的挑戰和未來前景。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