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29
    2017-11
    金融危機十周年:企穩的經濟為何走不出危機陰影?
       如果從2007年算起,金融危機已經爆發十周年。人類是否馴服了金融危機?世界經濟更穩定了么?中國經濟又從中學習到什么?下一場金融危機又將爆發在何處?

      1.仍未走出的危機陰影

      金融危機已經過去了十年,作為危機肇源地的美國,其國民經濟增長實質上在危機過后的2年,即2010年就恢復正常:GDP增長2010-2016平穩運行在1.5-2.9間,平均為2.2,雖然比危機前20年的均值3.0左右的水平略低,但波動減少。從歐洲情況看,歐元區經濟運行狀況也大抵如此:經濟增長在略低于危機前均值的水平上企穩。然而,作為救市重要舉措的超級寬松貨幣政策卻幾成常態,美聯儲9月會議的聲明雖然表態將很快開始縮表,但也向市場明示了更為緩慢的升息節奏,向市場發出利率正?;蛿盗空;紝⒕徛拿鞔_信號。

      一度加快的FED升息預期,再度放慢。2015年12月,FED首度升息,利率正?;氖袌鲱A期開啟,市場預期2016年將有4次加息行為,實際僅在2016年底加息1次;2016年底FED于危機后第2次加息時,市場原已消退的FED利率正?;A期再度重啟,預期2017年將會有3次加息行為。然而當2017年9月FED會議后,即使如預期的加息行為,也減慢了市場的利率未來上升預期。人們普遍認為,金融危機的陰影仍在,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仍很高。

      除了貨幣難以很快撤出導致央行報表仍然超常規龐大外,歐美的工業產能利用率也如經濟一樣,雖很快從危機狀態回升并企穩,但持續低于危機前的正常水平。產能利用水平不能恢復到過去的常態,經濟運行中壓力就不會消除。中國消除產能過剩的壓力,正是造成許多海外機構不看好中國經濟前景的重要原因之一。綜合來看,全球主要經濟體政策未脫離危機救助體系,政策正?;椒ゲ铰木S艱;經濟運行雖回升后企穩,但整體水準普遍要低于危機前狀態。市場普遍感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仍會完全消除,經濟仍處在消化危機階段。

      2.令人迷惑的危機性質

      是商業周期引發這次危機,還是危機引發商業周期,這是個雞先蛋后的問題,很難回答。其實,除了理論界之外,大部分人更關心的是危機的時長問題,市場投資者、政策制定者更感興趣的是危機沖擊的大小,反應方式,經濟復蘇步伐等。

      金融危機總是與商業周期聯系在一起的,危機時長問題市場通常從商業周期的角度來解釋,如果經濟和市場很快走出了危機,那么市場就認為這次危機是短周期的結果;本次危機陰影延續了十年之久,市場認為這是因為本次商業周期是長周期。從商業周期的角度理解危機時長,實際上是認可了商業周期是危機的因這一前提,但市場在很多情況下又是認為危機才是導致這次經濟周期低迷的。拋開危機和周期間的因果爭論,危機時長又等同于周期時長問題了!

      本次危機陰影已延續了十年,意味著這次周期底部也有了十年之久。如果說金融體系有缺陷,比如監管不足造成高風險的“次貸”產品過度發展等,這些技術性修補工作十年時間里,應該早已完成。雖然經濟已企穩,資本市場創了歷史新高,但危機的陰影仍在。顯然,人們并不認為技術修補是可以讓經濟恢復正常的。危機發生后,1%的覺醒、保護白人等民眾社會運動風潮,使得資本主義發展造成的貧富差距過大,這一似乎消失的命題重新回到公眾視野。

      2014年,關注貧富差距的《21世紀資本論》在經濟學界引起廣泛關注;不過,法國托馬斯·皮凱蒂的這本新書,只是提及了現象,并未對背后原因進行深究。也許他認為,現代貧富差距擴大,只是馬克思1個多世紀前《資本論》中工人貧困化發展的現代表現,至少從書名看有這個啟示。

      馬克思認為,商業周期的長短和機器壽命是直接關聯。顯然,在現代工業社會,機器設備的使用周期越來越長,如果沒有技術進步帶來的普遍性新設備投資,那么周期底部會越來越長。隨著周期的延長,貧富差距問題會突出化,從而導致一系列社會問題,平民社會運動增多。這正是當前我們看到的現象。資本積累擴大了貧富差距,與技術進步的非連續性一道,導致了資本主義的周期性危機的發生。這是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這個危機的性質決定了危機時長擴大的趨勢:沒有最長、只有更長,直至毀滅。這樣看來,危機后經濟的普遍下臺階和持續低迷,是危機前幾十年技術持續快速進步階段結束的結果:自上世紀80年代石油危機結束以來,新能源和信息技術飛速發展帶來的持續的設備投資,導致了全球經濟持續30余年的繁榮。

      然而,在危機后諸多的政策爭論中可以看出,市場更普遍地認為,2008年危機是結構性危機,是國內金融缺陷的產物,是國際政策缺乏協調的結果,不是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這次危機和之前的危機一樣,只不過是資本主義發展過程中的信用危機,是商業周期的產物。這次危機陰影延續較長,只不過是正好本次商業周期是20年的中長周期。

      3.全球經濟重心持續轉移

      上世紀90年代,在國際經濟和金融領域,“新興市場”這個詞匯開始逐漸取代“不發達國家”這個稱謂,這意味著發展中國家的經濟活力開始顯現。彼時亞洲金融危機還未發生,亞洲“四小龍”生龍活虎,“東亞奇跡”風頭正盛,雖然后來發生的危機讓人們反思了東亞的增長模式,但廣大發展中國家實際上也從這次危機中吸取了教訓,世行、IMF等國際金融機構也對國際金融體系做了修正。

      進入21世紀后,一個更代表新興市場良好發展勢頭的新名詞橫空出世——“金磚國家”,美國高盛公司于2001年首次提出“金磚國家”這一概念,并迅速為市場所接受和普及開來。雖然有人認為,高盛公司提出這一概念的目的,是為了推銷自己投資于新興市場的資管產品。但不可否認,正是新興市場的蓬勃發展勢頭,讓發達國家的高盛等金融機構需要將資產全球配置,并使得其配置于新興市場的產品和概念,迅速得到普及?,F在,“金磚國家”由提出之初的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變成了五國(增加南非),由一個金融產品概念變成了政治概念,并進一步由協商交流性質的峰會機制轉變成為了國際政治實體。

      這一切都表明,發展中國家經濟的趕超已取得了很大成效,發達國家在全球經濟中的比重在下降,全球經濟的重心由歐美火車頭轉向新興市場帶頭國;全球經濟南北經濟(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差距在縮小,但發達國家內部貧富在擴大。發達國家的中產和平民,一方面看外面窮人的收入在快速增長,另一方面看到國內富人的財富在迅猛增加,唯獨自己的境況似沒有改善,甚至下降。從人均GDP增長角度,進入新世紀后,中等收入國家和低收入國家的增長持續超過了高收入國家,而在上世紀的絕大部分時間里,高收入國家的增速是超過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國家的。2000年,低收入國家和中等收入國家的人均GDP分別為418.84美元和2456.64美元,而高收入國家為35869.91美元;2016年,低收入國家、中等收入國家和高收入國家的人均GDP分別為590.33美元、4819.48美元、42035.10美元,增長幅度分別為40.94%、96.18%、17.18%,如此顯著的差距,加上人口增長的差異(發達國家整體上是低人口增長率、面臨老齡化壓力的社會),全球經濟重心向新興市場轉移的趨勢是明顯的。在全球經濟分布的轉變進程中,危機使得發達國家心理更加失落,從而也延長了走出危機陰影的時間。

     ?。ㄗⅲ罕疚膬H代表作者觀點。)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