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最新資訊
    18
    2017-12
    銀行業“嚴監管”下求生存
       2017年對銀行業而言是不折不扣的“嚴監管”年。在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任務面前,以及存款等負債不易尋覓、互聯網金融機構持續沖擊等內憂外患之下,銀行加速轉型步伐,一方面規范自身,另一方面尋找新的增長空間,而宏觀經濟穩定增長、行業基本面持續向好則為銀行行穩致遠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強監管”成常態 成效彰顯“嚴監管”是今年金融業的一根主線。為了遏制資金“脫實向虛”、治理金融亂象、促進金融業健康發展,監管部門陸續出臺相關政策,特別嚴查理財、表外及同業業務。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對記者表示,今年以來監管加強的目的主要是去杠桿和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發生。在過去幾年政策相對寬松的環境下,許多金融機構加快創新發展,雖然發揮了一些正面作用,但也出現了許多問題,部分金融機構進行監管套利,導致金融亂象頻發,提高了風險系數。針對金融領域出現的亂象,監管部門及時采取一系列風險防范措施,銀監會對銀行業開展“三三四”檢查,央行也提出實施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同時健全宏觀審慎管理考核。

      從今年3月末起的一段較短時間內,銀監會下發七份監管文件,涉及的監管政策被總結為“三違反”、“三套利”、“四不當”(簡稱“三三四”),即“違法、違規、違章”、“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在中國人民銀行鄭州培訓學院教授王勇看來,監管文件不斷發布,監管措施不斷推進,這代表了監管層對金融業加強監管的決心,目的就是凈化金融環境,使金融進一步為實體經濟服務;還在進行中的“三三四”檢查的內容很多,也非常必要,可以促使那些伸得很長的“手”從違規的領域收回來,轉而放在實體經濟領域。“5月到8月,"三三四"檢查進行得如火如荼時,有些商業銀行很不適應,尤其是自查階段,某些商業銀行原本做的同業業務不規范,自查時通過降杠桿把錢收回,進而支持實體經濟。雖然很艱難,但是出于社會責任,出于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必要性,銀行業必須這樣做,而現在已經基本形成共識,整個金融業態形成新的生態鏈,實現良性循環。”王勇對記者說。

      此外,從一季度起,央行在MPA考核時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范圍,加強對商業銀行表外理財業務管理,促進商業銀行審慎經營。9月起,金融機構不得發行期限超過1年(不含)的同業存單,且于2018年一季度起,資產規模5000億元以上銀行發行的一年以內的同業存單將納入MPA考核。11月,央行牽頭制定發布了《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對嵌套原則、杠桿比率、剛性兌付、托管等多個方面進行了限制,分析師預計資管新規將對商業銀行理財業務規模和非息收入等方面產生一定負面影響。

      王勇認為,監管部門態度堅決,措施得力,效果明顯,并且做到了可持續監管,使得一些金融機構摒棄了投機的僥幸思想。

      溫彬表示,在多項監管措施實施的背景下,金融領域在去杠桿方面已取得初步成效。“金融機構出現縮表,同業業務在收縮,金融業去泡沫,同時,按國家要求支持實體經濟。監管政策發力下,金融業脫虛向實效果明顯,也有助于銀行機構持續健康發展。”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李佩珈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今年的“強監管”效果很不錯,銀行業各項指標都表現良好,宏觀杠桿率也在下降。

      王勇預計,2018年,實體經濟將得到更多、更全方位的金融支持,金融業將更多擔當起社會責任,“責任金融”將會成為金融業的重頭戲。增長更慢更穩 經營指標向好“今年以來監管環境的收緊,為銀行業帶來最直觀的變化就是規模擴張速度的放緩,以及資產負債表結構的調整。”招銀國際分析師指出,“作為銀監會當前監管的重中之重,過去兩三年中高速擴張的同業業務今年明顯收縮,金融去杠桿成效初顯。銀監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銀行業同業資產和負債較年初分別減少2.6萬億元及2.0萬億元,理財產品增速連續8個月下降,第三季度末降至4%,同比下降30個百分點。受此影響,銀行業金融機構資產負債表擴張速度減慢,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總資產達到247.1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6.4%;總負債達到228.3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6.3%,同比增速分別降低5.4個百分點和5.5個百分點。”

      作為銀行最優質的負債,存款增速今年以來明顯放緩。截至第三季末,人民幣存款余額按年增長9.3%,至162.3萬億元,前三季度共新增11.7萬億元,較去年同期少增1.13萬億元,其中變動最大的是非金融企業存款,較去年同期少增3.03萬億元。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表示,今年存款幾乎已經成為銀行的一大心病。“前兩年可能覺得存款還不是很重要,今年想拉存款已經拉不到了,而且各種各樣的方式都很難,成本很高。”曾剛說,存款增長乏力未來可能會成為長期趨勢,這對銀行以存貸款為主的傳統業務模式是非常大的挑戰。

      招銀國際分析師預計,在現行貨幣政策和監管力度維持不變的情況下,存款預計仍將維持在較往年為低的增長速度上,各家銀行對于有限優質資金資源的爭奪,特別是零售存款的爭奪,預計將會加劇,吸收存款的成本將有可能上浮。

      在中銀國際分析師張曉嬌、朱啟兵看來,整體而言,銀行業表內業務未來有縮表的趨勢。“由于銀行目前主動負債的來源較之前更加倚重債券發行、同業拆借和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因此在債券市場利率上升的市場背景和"脫虛入實"的監管要求下,銀行存量業務或有縮表的趨勢。”他們表示,但銀行縮表之路或較曲折,因為“銀行的債券發行和同業投資等業務在過去幾年發展較為迅速,短期內可能采取對資產端到期產品續作并提高預期收益率的辦法,但在資管新規的監管要求下,預計在今年底至2019年6月30日之間,將逐步出現到期產品的清理和新發產品的規范化。”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指出,貨幣供應量、社會融資規模是銀行規模增長的基礎和重要決定因素。據其預計,2018年,受金融去杠桿及監管趨嚴等因素影響,行業規模增速將持續放緩;但是,也存在一些促進貨幣信貸增長的有利條件,比如基礎設施貸款需求旺盛,消費貸款繼續發力。

      行穩致遠,銀行發展更穩健了,利潤增速反彈了,資產質量改善了。中行指出,2017年,上市銀行不良已從“雙升”變為“單降”,不良貸款增速收窄,部分銀行不良率出現下降,同時,部分銀行關注類貸款規模及關注類貸款比率均出現下降;2018年,預計我國經濟保持平穩,工業企業利潤提升,信用風險壓力有所緩釋,資產質量有望進一步改善。

      中行同時預計,2018年上市銀行整體凈利潤增速將有所改善。“一方面,受金融去杠桿及監管趨嚴等因素影響,流動性相對緊張,利率中樞有望上移,利好銀行利息差收入。另一方面,銀行信用成本有所下降。前期不良貸款加速暴露,釋放了大量的不良壓力。上市銀行充分利用債轉股、核銷、打包出售等多種方式處置不良貸款。與此同時,上市銀行撥備覆蓋率持續提升,為緩釋不良風險提供了支撐。”銀行與互聯網公司合謀未來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銀行與互聯網公司之間的關系不斷加深。遠的不說,就在11月,中信銀行與百度公司共同籌建的國內首家獨立法人直銷銀行——百信銀行“呱呱落地”;工商銀行與京東金融聯合推出的“工銀小白”數字銀行,成為國內銀行業首個開到互聯網平臺上的銀行,銀行與互聯網公司的合作不斷擴大。

      王勇認為,銀行和互聯網金融的不斷聯合,是今年的新動向。早前銀行和互聯網公司各自為陣,而隨著近年來互聯網金融的爆發式成長,商業銀行的客戶基礎以及市場份額都被削弱,所以今年以來大型商業銀行主動擁抱互聯網金融平臺,部分中小型商業銀行也紛紛和互聯網金融平臺緊密聯合,形成相互融合的格局。

      溫彬認為,銀行和互聯網公司的合作實現了優勢互補,在未來更會發揮各自的比較優勢,提供更好的服務,提高服務效率。“單從金融業務來看,發展直銷銀行可能是銀行對傳統經營模式的挑戰,原本物理網點運營成本較高,效率較低,因此各商業銀行也陸續推出自己的直銷銀行品牌,有的是在銀行體系內,有的是建立子公司制。商業銀行與互聯網公司共同推出的直銷銀行能夠便捷高效地提供金融服務。”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指出,互聯網公司與商業銀行之間已經從競爭走向競合的原因有三點:一是由于技術發展,客戶金融需求和消費習慣也發生變遷,而為了更好滿足客戶需求,商業銀行與互聯網公司選擇了合作;二是近年來,金融監管政策不斷收緊,以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活動為代表的“嚴監管”行為,對商業銀行和互聯網公司都產生壓力,加強合作成為兩者的共同需要;三是商業銀行與互聯網公司之間有明顯的互補關系和比較優勢。從兩者各自的優勢看,以信貸業務為例,商業銀行資金成本較低,從業者素質較高,風險管理經驗豐富,在提供大額和中長期貸款方面具有優勢;互聯網公司流程簡單快捷,客戶體驗較好,應用場景豐富,在規模批量和信息搜集處理、提供小額、小微貸款等方面優勢明顯。從大數據角度看,兩者擁有的數據在來源、范圍、性質和方式上都存在較大差異,如互聯網公司的客戶數據多為非結構化數據,商業銀行數據則集中在結構化數據,由此也決定兩者在大數據處理方面有著各自的比較優勢。因此,商業銀行和互聯網公司選擇合作是不錯的選擇。

      王勇強調,雖然銀行與互聯網企業之間的合作是可喜的,但也不要忘了加強監管,銀行插上互聯網的翅膀以后,可能出現的風險與傳統銀行業以及傳統金融機構暴露出的風險也會不一樣,這方面風險管控需要加以重視。“互聯網金融對金融機構的武裝,使金融業由原來的分業經營格局向混業經營發展,從而形成金融跨業態、跨領域,隨之而來的風險也會出現跨業態、跨領域。因此,金融監管手段要跟上時代,監管科技需要不斷發展。”王勇如是說。普惠金融搭起組織架構 迎接政策支持

      2016年,首個普惠金融國家級規劃正式出臺。在國家戰略指引下,2017年5月,銀監會印發了《大中型商業銀行設立普惠金融事業部實施方案》,推動大中型商業銀行設立聚焦小微企業、“三農”、創業創新群體和脫貧攻堅等領域的普惠金融事業部。目前,五大行及興業銀行(601166,股吧)等股份制商業銀行已成立普惠金融事業部。9月1日,光大銀行(601818,股吧)成立普惠金融管理委員會,由光大銀行行長任主任,組成部門包括小微金融業務部、財務會計部、資產負債管理部、信息科技部、風險管理部、信貸審批部等12個部門。在該委員會的積極推動下,該行普惠金融部正式成立,為落實和實現普惠金融業務的全面發展提供制度保證。中行報告指出,“支持普惠金融發展的基本組織構架已搭建完成,預計2018年普惠金融業務將取得積極進展。”

      2017年9月,人民銀行發布了《關于對普惠金融實施定向降準的通知》,支持金融機構發展普惠金融業務。根據央行的測算,本次定向降準將惠及全部大中型商業銀行、約90%的城商行和約95%的非縣域農商行,而在小微企業、涉農等普惠金融領域投放較多的銀行更可以享受1.5個百分點的降準優惠。招銀國際分析師表示,大中型銀行因其規模較大及大型企業客戶較多,預計獲取第二檔降準優惠有較大難度,不過民生銀行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小微貸款余額占比已達到總貸款余額的10%;中小型城商行作為普惠金融投放的主力,預計將在今年余下時間內將信貸額度向政策涉及的項目傾斜,以達到第二檔降準標準。

      招銀國際分析師指出,今年,監管對資金流向實體經濟的引導作用體現在了貸款結構的變化上,整體的貸款結構走勢與宏觀經濟走勢相吻合;明年,企業貸款預計將會繼續跟隨經濟走勢,同時,因應央行針對普惠金融的定向降準政策,料各家銀行將加大對小微企業的信貸投放力度。

      銀監會日前指出,銀行要加大支持民生薄弱領域發展,加快普惠金融體系建設,推進精準扶貧,提高金融服務的覆蓋面、可得性和滿意度。

      對外開放力度超預期 自身競爭力是關鍵

      今年金融領域還有一個亮點,就是對外開放力度加大。1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后,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為落實十九大關于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相關部署,中方決定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直接或間接投資證券、基金管理、期貨公司的投資比例限制放寬至51%,上述措施實施三年后,投資比例不受限制;將取消對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單一持股不超過20%,合計持股不超過25%的持股比例限制,實施內外一致的銀行業股權投資比例規則;三年后將單個或多個外國投資者投資設立經營人身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的投資比例放寬至51%,五年后投資比例不受限制。

      12月13日,銀監會表態,將繼續推動改善銀行業投資和市場環境,支持外資更廣泛地參與我金融市場發展,提升銀行業核心競爭力和國際化水平,積極穩妥推進銀行業對外開放。

      王勇表示,金融業的開放伴隨中國企業“走出去”和引進來,尤其是“一帶一路”的建設更是加快了這項進程,金融業開放是大勢所趨,十九大報告也提到金融開放。“2017年金融業開放的步伐邁的更大了,金融開放本身就是為人民幣國際化,為中國金融業走出去,為使資本跨境雙向流通,為貿易投資便利化,為中國建立現代化經濟體系,營造良好環境。”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博士后、副研究員李儀告訴記者,此次金融業的開放,與當年啟動深圳特區具有類似的歷史戰略意義,將引領中國的第二次改革開放。其最大的利好在于,通過擴大外資金融機構對華風險敞口,有利于進一步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對于維護我國海外金融機構、金融資產利益,具有重大積極意義。

      李儀認為,必須認識到開放的大勢所趨及其緊迫性,從全球范圍看,近十年的發展表明,金融開放程度與收入水平的正向關系趨于明顯化。近年來,金融全球化與經濟全球化相互推進,金融全球化的浪潮正在深刻影響世界經濟的走向與格局。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開放是雙向的,中國資本要走向世界,世界的資本也要走進中國。外資銀行在中國享受同等國民待遇,同樣遵守中國金融的法律法規。這也是中國經濟進一步走向開放的標志。

      在開放的同時,李儀認為要做好兩件事:一是進行全面有效審慎監管。一些新興國家的經驗教訓表明,在推動金融開放過程中,不適應在所難免,開放增加宏觀經濟金融脆弱性、提高金融風險傳染概率,甚至引發金融危機的事例也屢屢發生。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健全金融監管體系,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開放本身并不是問題,監管才是問題所在。無論是否開放,一國金融體系都可能存在安全隱患,并發生危機。金融監管必須審慎、從嚴,以消除金融風險。這也是2008年后許多新興經濟體的共識和普遍做法。二是積極引導金融資本更多投向實業。如脫離服務實體利益的本位,金融開放必然帶來嚴重風險。近年來,我國金融部門與實體經濟的關系日益微妙,經濟金融化格局加速形成。金融部門的資本、規模增長壓過實體經濟,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渠道的資金比例快速提升,實業投資意愿低迷。在金融業走向全面、深度開放的背景下,應當更精準、更有效地制定實施宏觀政策,促使金融業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做好開放與穩定的平衡、金融穩定與實體發展之間的平衡、短期利益與戰略布局之間的平衡。

      李佩珈表示,我國金融市場和金融機構的開放不斷加快,力度大于預期,中國的金融市場開放將達到更高階段,競爭也將加劇。“我們要利用好這3-5年時間,銀行應根據自身定位來提升各自核心競爭力。從監管層面看,開放意味風險,應管控好復雜多變的資金流向,做好政策儲備研究,適當學習其他國家的相關經驗,保護好本國金融安全。”

      中行預計,銀行業雙向開放進入加速期。在加速推進銀行業對外開放的指引下,預計明年外資銀行在中國的發展將進入新階段。對內開放方面,2017年民營銀行加速設立,目前17家民營銀行均已開業,預計2018年將進入業務擴展期,資產規模有望大幅提升。與此同時,中國銀行業“走出去”步伐不斷加快,在“一帶一路”等海外地區的布局將進一步擴大,中國銀行業海外經營網絡持續完善。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