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最新資訊
    09
    2018-02
    匯率大漲助攻 外匯儲備12連升
       在人民幣1月氣勢全開的大漲背景下,外匯儲備毫無懸念地實現“開門紅”。2月7日,央行公布的最新外匯儲備數據顯示,2018年1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615億美元,環比增長215億美元,為連續第12個月上升。對此,業內人士指出,外匯儲備的增長受益于估值效應及人民幣升值推動的銀行凈結匯順差,未來我國外匯儲備規模仍有繼續保持穩定的基礎。

      12連漲

      在2017年外儲打出“翻身仗”之后,2018年又迎來“開門紅”。據央行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1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615億美元,較2017年12月末上升215億美元,升幅0.68%。

      這一增幅也比此前有所加大。對比來看,2017年2-12月,我國外匯儲備月度增長分別為69億美元、40億美元、204億美元、240億美元、32億美元、239億美元、108億美元、170億美元、7億美元、101億美元和206億美元。

      談及1月的外匯儲備規模變化,國家外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1月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和境內外主體交易行為總體平穩。國際金融市場上,主要非美元貨幣匯率升值和資產價格變動等各因素共同作用,外匯儲備規模小幅上升。

      其中,匯率波動與外匯儲備增減的關聯相對最為直觀。數據顯示,1月美元指數大幅貶值,由去年12月末的92.2574貶至89.1201,貶值幅度達到3.4%;美元兌日元匯率由去年12月末的112.69貶至109.18,貶值幅度達到3.11%;歐元兌美元匯率則由去年12月末的1.2001升至1.2414,升值幅度達到3.44%。“綜合考慮主要貨幣兌美元的大幅升值,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的估值明顯上升。”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說道。

      人民幣升值“助攻”

      在美元的低迷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明顯升值,數據顯示,1月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累計升值2003個基點;在岸人民幣兌美元累計升值3.5%,創1994年以來最大單月漲幅;在岸人民幣、離岸人民幣雙雙升破6.3關口,回到2015年“8·11匯改”前高位。

      溫彬表示,人民幣兌美元大幅升值,有助于維持凈結匯順差,也對外匯儲備規模的增長形成支撐。已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12月,銀行結售匯差額再次轉為順差59.84億美元,成為2015年以來的最高值。

      即使在2018年1月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由2017年12月末的2.4%大幅升至2.72%,導致我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價格下降,在外匯儲備賬面價值有所損失的情況下,匯率變動仍推動我國外匯儲備規模有較大幅度提升,收益率變動導致我國外匯儲備規模有所下降,二者相互抵消,“估值效應仍然導致外匯儲備規模增長。”溫彬分析道。

      不過,在2017年人民幣匯率逐漸回歸上升通道后,期間幾度急速升值也引起了越來越多的注意。此前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就指出,要警惕人民幣升值預期的過度膨脹,影響進出口貿易。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更提出,應該對人民幣強勢上漲格外審慎,警惕匯率問題“政治化”。他分析稱,匯率戰(貨幣戰)本身就是貿易戰的有機組成部分。從這一視角來看,近期的美元指數大幅貶值,可能是由交易層面因素所引發的,這也與美國政府的短期目標相一致,因此可能會受到政府有意無意的推動。這就意味著,2018年初的美元指數可能發生超調式下行。

      外匯儲備有望保持穩定

      這一擔心不無道理。國家外管局局長潘功勝在最新撰文中也表示,影響我國跨境資本流動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依然存在。其中就包括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正?;赡苴呁?,產生共振效應,加之美國稅改、基建投資、貿易保護主義等因素,可能對國際金融市場和國際資本流動造成一定影響。另外國際金融市場穩定基礎仍不牢固,國際市場避險情緒處于歷史較低水平,但部分發達國家股市持續高漲后的回調風險、部分地區政治風險和地緣政治沖突等都可能使市場避險情緒產生變化,加大跨境資本波動。

      但支撐我國外匯儲備繼續保持穩定的因素也有很多。國家外管局有關負責人表示,我國經濟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加快進行,經濟基本面有望延續穩中向好態勢。全球經濟同步復蘇,主要央行將逐步收緊貨幣政策。在基本面因素的推動下,我國跨境資本流動和外匯供求將更趨平衡,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的特征將更加明顯。在國內國際經濟金融形勢的共同作用下,我國外匯儲備規模將保持總體穩定。

      與此同時,業內人士還不斷呼吁不應再抱著外儲只有不斷擴大才有益的看法。一位研究人士指出,我國在發達經濟體及新興經濟體的投資不斷上升,除了一些特定的項目可以用人民幣外,海外投資仍然要消耗大量“硬通貨”,也就是外儲。在這種背景下,外儲自然會減少,但這不是什么壞事,還可能是好事,因為它預示著未來更多的收益,不僅是金融收益,還會有更大的戰略收益。北京商報記者 程維妙/文 張彬/制表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