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最新資訊
    12
    2018-02
    金融監管進入深水區 銀行縮表進行時
       資產價格調整、金融監管趨嚴、縮表、業務條線告急是當下中國金融市場正在發生的事情。市場主體才送走被金融業稱為“史上最嚴”監管年的2017,又迎來監管機構牙齒將更“鋒利”的2018。

      2月6日,立春后的第三天,全球股市上演了全線大跌,A股未能幸免,并在三個交易日內大跌283點,累計跌幅8.29%。

      有人在朋友圈里忍不住吐槽,狗年狗die(跌)了。張文卻(化名)比較文藝,他在朋友圈里感慨道:“寒風吹徹,世界股市大跌;監管兇猛,文件罰單不斷;市場蕭條,業務逐漸減少……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寒冬,而這一次,我們卻無法抱團取暖。”

      就像A股市場未能在全球大跌中獨善其身,從事銀行資管業務的張文未能在這個金融嚴監管的寒冬里找到可以慰藉的同行。而其所從事的銀行資管行業正面臨著規模大縮減。

      正如有從事同業業務的同行在一篇名為名為《再見 同業》的文章中所言,“非標江湖風云落,資管佳人兩鬢斑……一代同業人,還沒有等來一場很濕的雪,和一個很長的坡,就芳華已逝了。”

      現在,監管之齒正“咬”向高杠桿之“虞”。而實施一年多的“降杠桿、防風險”等措施或初見成效。以此輪監管重點對象——表外和同業理財為例,降幅明顯。

      盡管無數自詡為“民工”的金融從業人員在哭訴著這個冬天的寒冷,但監管的步調卻似乎從未被擾亂。一邊是金融機構多個業務條線告急,資產規??s減,另一邊監管持續加碼,管理辦法和行政罰單接踵而至。

      這輪轟轟烈烈的金融行業大整頓與嚴監管正行至深水區。分析人士認為,自去年7月,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成立,一行三會從“分業監管”階段逐步進入“協同監管”階段,在一個更高層次的金融監管框架下,三會更多的職能轉向行為監管。而年初一系列動作,則是監管力度的再度升級,重點在政策的落實。

      銀行縮表進行時

      2018年1月13日,銀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銀監發〔2018〕4號文,以下簡稱4號文),表示在去年“三三四十”專項治理取得初步成效的基礎上,繼續深入推進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工作,并對后期整治亂象工作的具體工作安排和要求、整治亂象的相關工作意見、整治亂象的工作要點進行了說明。

      張文清晰地記得,文件落地行業內一陣躁動。在他看來,如果說此前是在狼來了的恐懼中如履薄冰前行,而此后,就進入了“貼身肉搏”階段。

      “從公司治理到行業廉潔,從規范表內外業務到嚴格風險管控,從防范利益輸送到消費者保護,具體要求之細致,內容覆蓋之廣,標準要求之嚴,無疑不在告訴自己,過去的日子真的一去不復返了。那些被考核推著向前東奔西走的日子,那些在泛濫的流動性里躺著賺錢的日子,都已成為過去……”

      同樣在那篇《再見 同業》的文章里,從業者感慨:曾經生而幸運,沒有刁難人的客戶,無需跪求日均存款,更不曾經歷辦卡掃樓,酒磨貸款,如今這一切,恐怕要補回來。

      的確,被多項政策直指的同業業務正出現大規??s減。2017年,央行在《2017年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指出,擬于2018年一季度評估時起,將資產規模5000億元以上的銀行發行的一年以內同業存單納入MPA同業負債占比指標進行考核。同業存單尚未正式納入同業負債,影響已然顯現。

      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報告數據顯示,2011 至2015 年,銀行理財規模年復合增長率超過50%,2016年全年銀行理財產品增速有所下降,為23.63%。2017年,銀行業理財產品增速進一步下降。截至2017 年底,全國562家銀行業金融機構存續理財產品存續余額為29.54 萬億元,較年初增加0.49 萬億元,同比增長1.69%,全年增速同比下降21.94 個百分點,月度同比增速曾連續8 個月下降。在推動銀行資管業務回歸代客理財的監管導向下,理財資產配置以標準化資產為主,新發行理財產品以低風險等級為主。

      在諸多數據的變化中,銀行同業理財規模與占比降福尤為明顯。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金融同業類產品存續余額為3.25 萬億元,占全部理財產品存續余額的11%。金融同業類產品存續余額較年初大幅減少3.40 萬億元,降幅為51.13%;占比較年初下降11.88個百分點。

      中信建投分析師楊榮在研報中表示,2016 年四季度以來,上市銀行縮表進程加速,資產增長率明顯下降。大行總資產無顯著的下降,但資產增速放緩。股份制銀行由于同業業務和非標業務占比更高,受監管影響更大,縮表意愿更為強烈。

      一般來說,銀行縮表的主要方式包括減少應收賬款類投資和同業資產,以上市銀行縮表先驅中信銀行為例,同業業務資產收縮是導致公司資產2017年一季度總資產負增長的主要原因、二季度資產負增長的次要原因,分別導致總資產下降3.76%和1.02%。

      行業降速的同時,銀監會的監管持續加碼。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1月,各級銀監部門共披露的497張罰單合計罰款8.97億元。其中,各銀監局共披露罰單150張,罰款6.8億元;各銀監分局共披露罰單347張,罰款2.17億元。

      嚴監管下金融降速

      從2009年的10萬億規模,到2016年規模破百萬,伴隨著2012年以來政策紅利的釋放,流動性充裕的溫床里,金融行業或資管行業經歷了野蠻生長。而當2017年監管以雷霆之勢出擊,不僅銀行業開始縮表,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也變了模樣。

      2018年1月末,基金業協會發布2017年12月資管產品備案月報。數據顯示,12月底券商資管規模16.54萬億,較11月下降約4200億元,較同年3月末下降2.23萬億。

      保險行業增速亦出現放緩。2017年,全行業共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36581.01億元,同比增長18.16%,同比下降9.34個百分點。而被監管按下暫停鍵的萬能險占比萬能險降至19.95%,同比下降16.9個百分點。

      同樣在2018年1月,修訂后的《保險資金運用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正式發布,并將于 4月1日起正式實施。在明確保險資金運用形式,規范保險資金運用決策機制和運用流程,以及并對風險管控機制做出了新的要求(強調對保險機構和相關責任人的“雙罰”機制)外,保監會還強調“不得將受托資金轉委托或為委托機構提供通道服務,加強去嵌套、去杠桿和去通道工作”,這也意味著險資與基金子公司的合作即將成為過去式。

      橫琴人壽資產管理中心副總經理王立川曾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對于行業來說,去通道的要求可能影響比較大,盡管去通道是一直以來都在倡導的,但是落實到具體的監管制度上,這應該是第一次非常明確的提出來。

      而就在月初,保監會還發布了《關于保險資金設立股權投資計劃有關事項的通知》,對保險資金早已習慣的“明股實債”按下暫停鍵。“保險資管機構正從‘狩獵時代’過渡到‘農耕時代’,當前監管部門密集頒布的監管制度,促使保險資管機構加速完成轉型”,在城財富資產管理公司金融市場事業部總經理張里看來,隨著資管新規的出臺和行業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后,資管機構逐漸增加,以及優質資產數量的有限,保險資管機構必須放棄原來“靠天吃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粗放發展模式,要在善于發掘具有潛力的優質資產,進行精耕細作,依靠底層資產產生現金流、產生收益,在不增加地方政府負債的基礎上進行股權和債權的投資,支持各地實體經濟發展。

      隨著逐項監管政策的落地,似乎也預示著更為嚴厲的監管的到來。而張文所感慨的“無法抱團取暖”正是感知于此。

      2月6日,證監會官網公布了2018年1號市場進入決定書,曾被市場戲謔稱為“最窮上市公司”的*ST華澤董事長王濤遭終身市場禁入。

      而在這之前,證監會已經在2018年對方正集團、方正證券等涉案的20余宗案件進行行政處罰。

      在全國人身險監管工作會議召開后,保監會表示2018年重點工作之一就是以肅清流毒為抓手,抓住問題本質,推進以案治本,堅持撥亂糾偏,重塑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而就在過去的2017年,保監會系統已經對720家次機構、1046人次人員進行了行政處罰。

      金融監管進入深水區

      國泰君安分析師覃漢曾在研報中表示,一行三會等監管機構針對資管行業、銀行、公募、保險等發布一系列金融監管政策,標志著以金融自由化、影子銀行、資管繁榮為特征的金融擴張周期迎來分水嶺,一個金融繁榮時代落幕了,金融周期正進入下半場收縮的新時代。

      而讓張文等一眾資管從業者從排斥到畏懼再到適應的金融監管脈絡也逐漸清晰。

      2017年11月8日,新華社發文稱,日前,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成立,并召開第一次全體會議,金融委主任馬凱在會上發表了講話,這是金融委的第一次露面。但截至今日,官方尚未披露金融委成員的具體構成情況。

      2017年10月,大資管新規開始征求意見,在此過程中,來自大銀行和券商資管高層似乎都有不同聲音,其中博弈引發了市場諸多猜測。就在2月6號,突然有消息稱,新規有望在兩會前正式發布,但新老劃斷的過渡期有望延長半年至2019年底。

      東方證券潘捷團隊在一篇名為《一文理解金融監管:從混沌到清晰》的研報中,將金融監管分為分業監管到協同監管兩大階段。

      第一階段主要發生在2017 年上半年,三會各自加強對業內突出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風險防控。在這個過程中,對市場影響最大的是銀監會的“三三四”檢查,制約銀行間同業業務的同時,近兩年大幅擴張的“同業存單-同業理財-委外”這一套利鏈條也受到較大沖擊。

      第二階段,在一個更高層次的監管框架下,進入“協同監管”階段。例如,證監會正式發布了《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制約銀行與公募基金的套利;銀監會出臺了《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修訂征求意見稿)》,制約銀行表內與非銀的合作;銀監會出臺《委托貸款管理規范通知》和《關于規范銀信類業務的通知》,制約通道業務。隨后,央行出臺《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征求意見稿)》(簡稱:大資管新規)規范大資管業務,今年年初,央行又聯合幾大監管機構出臺《關于規范債券市場參與者債券交易業務的通知》規范債券交易業務。“堅持宏觀審慎管理與微觀審慎監管相結合、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相結合的監管理念,實現對各類機構開展資產管理業務的全面、統一覆蓋”,在介紹規范資管業務所遵循的原則時,央行曾作出上述表示。

      一位保險資管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基本上看,近期政策主要有四個方面,一個是去通道化、第二個是去嵌套,第三是要求期限匹配,最后是遏制地方政府債務。而包括大資管新規在內的此輪金融監管的核心目的,是引導資金進入需要支持的產業和企業,配合實體經濟供給側改革和制造業升級。一方面限制資金在金融體系內部空轉,防止監管套利(去通道、限制委外業務);另一方面,防止資金流向違反宏觀調控政策的領域,二者是一脈相承的。

      可能的事實是,2018年,在中國金融監管的新脈絡下,金融監管邁入了深水區。無論是銀監會4號文,還是4月1日實施在即的險資管理辦法,都是以往的監管思路標準化、政策化,監管的重點也在具體政策的落實上。“從促進實體經濟而言,對金融進行去杠桿等系列嚴監管是有好處的,可以降低融資成本。但另一個方面,整體的金融被高度管制,路徑都關掉以后沒有打開其他的路徑,有可能會導致實體經濟還是得不到及時的輸血”,王立川表示,“正因為此,嚴監管的同時,金融對外開放再度被提及,而經過規范的金融行業將呈現更為健康的競爭態勢。”

      不過,業內資深人士也指出,嚴監管以來,一些新的風險值得關注:如,因銀行“抽貸”引發可能的流動性枯竭;包括由于銀企相互不信任導致回款周期加長,應收款抵押踏空等。

      可以預見,“穿透式監管、打破剛兌、消除多層嵌套和期限錯配等措施, 其威力還將在2018年逐一顯現。它們可能會對市場的資產配置產生一定影響,直接或間接抬升融資成本,或加劇對再融資較為依賴企業的償付壓力。”上述市場人士稱,“需謹防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過程中間引發新的或疊加風險。政策出臺不妨注意節奏性,避免政策共振。”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