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26
    2018-04
    降準不等于貨幣政策轉向
       一些短中期結合的貨幣政策工具使用,保持了流動性合理穩定。但時間長了,持續滾動操作MLF等工具的問題就顯露出來。作為一種常規貨幣政策工具,降準并不等同于貨幣政策轉向,不該成為貨幣政策的“禁區”。根據宏觀經濟形勢靈活應對,才是貨幣政策的核心要義。在當前的宏觀經濟形勢下,并不需要通過放松貨幣信貸政策來穩增長

      4月23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了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在對做好下一步工作部署時強調,要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注重引導預期,把加快調整結構與持續擴大內需結合起來,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梢?,我國貨幣政策將保持穩健中性的總基調,管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保持M2、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維護流動性合理穩定。

      在4月25日市場迎來年內第二次定向降準之際,中央對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的強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與年初對普惠金融定向降準不同,此次降準一個百分點、釋放約1.3萬億元資金,雖說其中9000億元將用于置換中期借貸便利(MLF),但從降幅來看,力度超出預期。對此,有人提問,這是否意味著貨幣政策轉向寬松?

      近年來,一旦央行調節存款準備金率,總有人將其與“放水”“大水漫灌”畫上等號,這使得降準等貨幣政策操作成了眾矢之的,使用起來小心翼翼,以免引發市場對貨幣寬松的猜想。但是,作為一種常規貨幣政策工具,降準并不等同于貨幣政策轉向,也正如多位專家呼吁的那樣,降準不該成為貨幣政策的“禁區”。

      2014年起,創設MLF等工具是對當時宏觀經濟運行情況和金融市場流動性狀況通盤考慮后的決策。當時,央行創設了MLF等一系列貨幣政策工具。近兩年,依靠這些政策工具和公開市場操作調節市場流動性成為常態。僅在2015年前后,為保持宏觀經濟平穩運行,央行5次降準和降息。此后,雖然我國經濟企穩向好,但人民幣匯率波動較大、金融市場風險上升,為避免傳遞流動性寬松的錯誤信號,2016年和2017年,央行都未實行全面降準。在各方呼聲較大的情況下,央行僅在2018年初對普惠金融實施了定向降準。

      當時,這些短中期結合的貨幣政策工具有效平抑了市場流動性的波動,對沖了外匯占款的大幅下降,保持了流動性合理穩定。但時間長了,持續滾動操作MLF等工具的問題就顯露出來。對于找央行“借錢”的金融機構來說,MLF成本較高,超過3%的成本與存款準備金1.6%左右的利率相比,明顯抬高了銀行的資金成本,進而轉嫁給實體經濟。同時,流動性缺口待補。央行外匯占款由2014年的近30萬億元下降到今年3月份的21.5萬億元左右,此前多次降準仍無法對沖外匯占款的快速下降,因而補充基礎貨幣的重擔就落在央行的貨幣政策工具“籃子”上。

      靈活應對是貨幣政策的核心要義。我國小微企業仍面臨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尤其在金融監管趨嚴,信貸成為實體經濟融資主渠道的當下,融資利率明顯上行,加大了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的困境。在廣義貨幣M2增速較低、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同比負增長、市場利率有所上行的情況下,如果不適當調整,貨幣政策可能會偏緊。

      但是,降準并不等同于貨幣政策轉向寬松。今年3月份,雖然工業生產、基建投資和制造業投資等有所走弱,但GDP增速依然保持6.8%的增速。在這樣的宏觀經濟形勢下,目前并不需要通過放松貨幣信貸政策來穩增長。

      在保持相對較高的存款準備金率以防范金融風險的同時,貨幣政策將根據宏觀經濟形勢和金融體系流動性狀況的變化,實行松緊適度的靈活操作。這些針對市場流動性和利率變化的貨幣政策操作,并不意味著貨幣政策發生了方向性轉變。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