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08
    2018-05
    傳統銀行“危中有機”
       連日來,備受矚目的上市銀行一季報陸續披露。數據印證了此前銀保監會的判斷:一季度銀行業資產規模穩步增長,流動性進一步增強,貸款質量保持穩定,資本和撥備穩中有升,風險抵御能力進一步提升。

      據一季報顯示,2018年一季度,上市銀行整體盈利情況在2017年企穩的基礎上進一步好轉。26家上市銀行合計實現歸屬母公司的凈利潤同比增長5.6%,增幅較2017年擴大0.74%。此外,從不良率和上市銀行撥備覆蓋率兩個指標來看,銀行的資產質量也有所好轉,除了民生、浦發外,大多數銀行的一季度不良率與上年度末相比進一步下降或持平;撥備覆蓋率提升更是十分顯著,其中,農行升幅強勁,上升26.75%。

      如此成績令人欣慰,但尚不足以寬心。市場各方幾乎一致認為,盡管在一定程度上扭轉了前幾年利潤增速下滑和不良雙升趨勢,但目前奢談拐點顯然過于樂觀。當前,在宏觀經濟增速下行壓力加大的同時,經濟結構調整力度進一步加大,部分小微企業、產能過剩行業等領域的不良貸款壓力保持高位,銀行資產質量有下降風險;強監管壓力下,盲目擴張商業模式難以持續,雖然銀行業表面上滿足資本充足率要求,但此前不規范的“表外業務”急需在新的監管政策導向下進行調整。實際上,對大行而言,即使是一季度相對穩健甚至回暖的增長數據,也不能與此前動輒兩位數的高速增長相提并論;而中小銀行更是面臨去通道、主動縮表等具體壓力,想要維持高增速,亟待轉型。

      對于上述狀況,業內專家十分警惕,并密切關注未來可能會進一步暴露的風險。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松在參加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時提醒,當前銀行的凈息差正在收縮,風險正慢慢釋放,而且“整個廣義貨幣M2的增長速度下來了,原來不屬于風險的一些資產,也慢慢顯現出風險來。”

      當然,“危機”本身就意味著既有危險,又有機會。隨后而來的風險不可回避,也意味著相關領域的改革與創新不再拖延。那么,傳統的盈利模式受到挑戰之時,傳統銀行業又有哪些機會呢?

      首先,傳統銀行的第一大機會在于時機。

      除了利潤、不良指標的向好,一季報中相對出人意料的變化是:近年來困擾銀行的息差收窄問題,今年一季度有所好轉。例如,中行一季度末息差為1.85%,提升0.05個百分點;建行息差2.35%,息差提升了0.22個百分點。此外,大行的息差指標好于中小銀行。

      這一成績固然有傳統金融機構提質增效的努力,但也離不開時機的微妙:一方面,2017年宏觀經濟增速企穩正在為傳統金融機構爭取時間,避免多重風險引爆帶來的斷崖式下滑;另一方面,過去一年多的嚴監管態勢客觀上對此前一些“跑得過快”的不守規矩競爭者構成壓力,行業內整體將發展重點轉移至合規性。這一嚴監管態勢仍在延續。5月4日,銀保監會公布對招商銀行、浦發銀行、興業銀行三家股份制銀行的處罰決定,再次釋放“銀行需向合規要業績”的信號。這意味著,傳統大行更加堅實的存款客戶基礎在這種局面下對其形成了有效支撐。

      當然,這種合規爭取到的政策窗口和發展機遇是有限的。在金融脫媒快速發展、互聯網金融持續沖擊的背景下,銀行存款被分流、存款增速放緩的趨勢難以改變,銀行仍將在較長一個時期內面臨較大的負債端尤其是存款壓力。實際上,幾乎沒有人認為傳統銀行已經度過轉型期,或者贏過了以互聯網企業為代表的新金融機構。如何在“窗口期”布局將成為下一階段競爭白熱化的焦點。傳統銀行應當充分利用所擁有的信譽、資金規模、風控經驗等比較優勢,力求在下一階段發展取得“先手”。

      其次,傳統銀行的第二大機會在于科技金融領域能否“后發先至”。

      互聯網企業作為后起之秀,在過去幾年內向多領域滲透,甚至引發革命性變化。金融領域也是其中之一。傳統金融機構在各種“寶寶類”互聯網金融產品的沖擊下、在日常消費場景中隨處可見的移動支付競爭中,似乎有些狼狽。

      但是,這一課正在被補上。2017年,以五大行為代表的傳統金融機構已經開始向BAT等科技企業伸出橄欖枝。建行、工行、農行、中行等傳統大行分別與阿里、京東、百度、騰訊在金融業務乃至戰略層面推進合作。

      不僅如此,除了與互聯網公司合作,傳統銀行也彰顯出了自主研發的雄心。日前,建行作為大型商業銀行推出首個無人銀行,并注冊成立全資金融科技子公司——建信金融科技有限公司。這彰顯出傳統大行在金融科技領域的雄心。無獨有偶,平安、招商、興業等銀行此前也先后成立了銀行系金融科技公司,尋求技術團隊的商業化運作。其中,招商銀行更是表態,將繼續加大金融科技創新投入,從2017年利潤的1%(7.9億元)投入上升為上年營業收入的1%(22.1億元)。

      與此同時,這種轉變也得到了政策鼓勵。隨著發展科技金融成為共識,此前業務創新可能面臨的政策阻礙或政策惰性將得到根本改變。央行行長易綱不久前在博鰲論壇上表示,對數字貨幣、區塊鏈技術、金融科技正在加強研究,以便讓它更好地服務于實體經濟,這意味著相關探索的政策支持也將加大。

      自古以來,危中有機,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這正是當前傳統金融機構現狀的最佳寫照。從“躺著掙錢”到“站著掙錢”甚至到“跑著掙錢”,傳統金融機構要保留自身在數據、風控等方面的比較優勢,更要勇于打破傳統思維、跳出傳統路徑,成為適應新時代發展要求的新型金融機構。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