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3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09
    2018-05
    監管頻釋放資本項目開放信號
       繼央行行長易綱上月在博鰲論壇上公布了我國金融業擴大開放的新路線圖后,近一個月來,包括QDII額度重啟等諸多實質措施落地。而作為金融開放的一個顯著特征表現,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推進也在持續向前。5月8日,來自央行官網的消息顯示,在5月7日召開的2018年跨境人民幣業務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上,央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穩步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仍是下一步主要工作之一。在5月3日國家外管局召開的相關座談會上,潘功勝也曾做出過如此表態。

      一周內兩提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

      在5月7日央行召開的電視電話會議上,潘功勝表示,2017年跨境人民幣業務各項工作取得積極進展。人民幣國際化穩步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有序提高,金融市場開放成績可喜。在下一步工作中,一是要堅持“本幣優先”,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二是要穩步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三是要夯實匯率市場化改革的市場基礎;四是要完善宏觀審慎管理框架。

      這是近一周內潘功勝二度提及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5月3日,在國家外管局召開的“深化外匯管理改革開放創造良好營商環境”座談會上,潘功勝也曾指出,外匯管理部門將不斷深化改革,推動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穩步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進一步提升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

      資本項目可兌換已不是一個陌生詞語,不過放在近期監管頻密的表態中來看,依稀顯露出金融業進一步加速對外開放的跡象。4月11日,易綱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宣布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11大舉措,一幅金融開放圖譜全面鋪開。而后一系列措施相繼落地,滬港通及深港通每日額度擴大4倍;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額度時隔三年重新增加;上海和深圳兩地QDLP和QDIE試點額度分別增加至50億美元。

      金融開放已駛入快車道

      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一直是我國改革開放進程中一項重大課題。我國于1996年實現經常項目可兌換以后,即開始穩步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近年來推進步伐也不斷加快。

      例如2015年7月,央行取消了境外機構投資我國債市的額度限制,相關境外機構投資者可自主決定投資規模,只需備案管理;2016年2月,央行再次擴大境外合格投資者的范圍,從境外央行、清算行等擴大到大部分境外機構;2017年7月,債券通“北向通”上線。

      匯市方面,2015年9月,我國銀行間外匯市場開放;同年11月,首批7家境外央行類機構在外匯交易中心完成備案,正式進入我國銀行間外匯市場。2014年11月推出的滬港通和2016年11月開通的深港通,則是股市對外開放的重要標志。

      對外資方面的放松表現還不止于此。2017年11月,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透露,外資對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持股比例限制將進行放開,改為與中資機構持股比例限制一致。

      金融改革開放的另一個顯著特征,則是人民幣國際地位的上升,央行也為此不斷鋪路。在5月7日的會議上,潘功勝提出要堅持“本幣優先”,而前幾日,央行宣布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二期全面投產,并加開銀行間貨幣市場夜盤。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介紹,擴大人民幣在金融領域的使用范圍,同樣也將進一步推動人民幣的跨境使用。

      未來仍有放開空間

      對此,500金研究院院長肖磊表示,資本項目可兌換的形式和改革速度都在加快,但資本項目可兌換本身還處在非常嚴格的管制之下,需要特定的渠道才能完成,因此依然還是屬于有節奏的加快速度開放資本市場。未來,國債、證券、大宗商品等市場可能都有更大的開放空間,這些領域國內市場對外資的吸引還是比較大的。

      “目前難點是資本項目下的長期資本要盡快縮小管制,同時放寬短期資本可兌換的限制,以達到完全自由可兌換。”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劉澄表示,金融開放的前提就是資本可兌換,現在已進入攻堅階段,攻堅階段的進程從上世紀90年代就伴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逐漸啟動了,但過程中多次反復,這是由于遇見問題沒有很好地統籌規劃。下一步要充分認識到資本項目完全可兌換的難度和配套的路徑,要穩步實施,并且增加對外來資本沖擊能力的管控,減輕對經濟的沖擊。

      劉澄分析道,此次開放應該總結過去幾十年的經驗,基于對市場的了解進行一個高起點的開放,要基于中國經濟發展的自主動力和需求,而非外部壓制下的,一定要保證自主可控性,能把握完整性的進程。目前中國的市場價格生產要素基本上都實現了市場化,惟獨對內的利率以及對外的匯率沒有實現市場化?,F在資本可兌換僅開了一個門,但是縫隙太小。如果門不能完全打開,中國的金融機構就無法感受到外面資本的力量和沖擊,也無法享受外面資本的便利,導致國內金融市場和國外金融市場脫軌,惟有接軌才能夠學會管理外部風險的能力。

      北京商報記者 程維妙 實習記者 朱沛镕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