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6月26日 星期天
    最新資訊
    31
    2018-05
    金融開放步入“施工期”優化監管是主抓手
       從多家外資機構申請提高合資券商持股比例,到A股納入MSCI六月實施,再到CDR有望面世、滬倫通首款產品或年內登場……新一輪金融開放正步入密集“施工期”。

      業界專家認為,短期而言,金融業競爭格局可能不會有較大改變,但隨著對內對外開放深度、廣度的拓展,金融市場將更加體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征,國內外市場互聯互通更為明顯。這將對監管能力提出更加嚴峻的考驗。彌補監管短板,提升監管能力是金融開放進程中重要抓手。

      開放政策密集落地紅利持續釋放

      此次金融開放力度較大,當下進入政策落地密集期。從本輪政策的實施和近期監管層表態來看,業內人士表示,無論是內資外資均需一視同仁,要堅持持牌經營。另外,在對外擴大過程中,不僅要引入“活水”,還要過濾“污水”。同時,要把握擴大開放和防范風險平衡。

      博鰲亞洲論壇宣布了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消息。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一個多月以來,人民銀行和各金融監管部門明確了下一步開放的時間表,許多政策已經落地。其它政策正在有效、有序推進。

      “中國這一輪對外開放與金融的融合程度比任何一個時期都高。”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表示,經過入世以來17年競爭的洗禮,中國金融機構的國際競爭力已經到了完全可以開放、也應該開放的發展階段,而金融業的開放將引領下階段經濟開放浪潮。

      在金融開放具體執行過程中,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黃益平表示,一是要講究金融開放的次序問題;二是從長效機制來看,還需要一些宏觀、微觀審慎監管機制,這是保證在獲益的同時還能支持金融穩定。

      具體在如何支持外資更廣泛參與我國金融市場的發展上,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創新部主任李文紅表示,一是推動外資投資便利化;二是放寬外資設立條件,包括允許外國銀行在中國境內同時設有子行和分行等;三是擴大外資銀行業務范圍;四是優化監管規則,調整外國銀行分行營運資金管理要求和監管考核方式,引導其發揮經營優勢,提升競爭力。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陳文輝日前表示,當前我國已成為全球最重要的銀行和保險市場,我國金融業具備擴大對外開放的有利條件,但在對外開放過程中不僅要引入“活水”,還要過濾“污水”,把握擴大開放和防范風險平衡的原則,提升監管能力和水平。

      對于當前銀行業和保險業對外開放的重點領域,陳文輝表示,一是放寬外資投資和設立機構條件,二是擴大外資銀行業務經營空間,三是優化外資機構監管規則。“為確保上述對外開放措施及早落地,銀保監會正在加快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和配套制度建設,同時同步受理對接各項開放措施的準入申請。”

      市場競爭格局短期不會大變

      當前我國金融開放舉措主要集中在鼓勵外資流入,對我國金融市場而言,當下短期的影響并不明顯。東方金誠首席分析師徐承遠表示,從金融機構來看,經過近些年的發展,國內金融機構實力不斷增強,部分金融機構走出國門,參與到國際競爭中去。因此,外資金融機構的進入短期內難以撼動國內金融機構地位。長期來看,同業良性競爭有助于促進國內金融機構發展。

      在本輪金融開放中,無論是外資金融機構還是中資金融機構,在產品服務方面均各有優勢,但部分中資銀行仍會受到一些影響。在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看來,更重要的是要形成合作共贏局面。一方面,這輪金融開放力度空前,開放標準高、范圍寬,對外資金融機構是非常大的機遇;另一方面,這個過程會對金融市場產生一定沖擊,國內一些力量較小、狀況較差的金融機構可能面臨并購危機。

      “對外開放放松了一些規則,但不等于牌照門檻降低。擴大金融業開放的同時會加強金融監管,控制節奏,在金融風險和沖擊可控前提下穩步推進,促進金融行業良性競爭,短期沖擊有限。”民生證券分析師周曉萍說。

      針對未來中資機構的發展,宗良建議,要從三方面增強實力。一是加大產品創新力度,當然包括金融科技的運用。二是要加強風險管理。在新時期,如果能在服務實體經濟過程中,把自身風險有機調控起來,風險管理就能取得非常好的效果。三是要堅持合規經營,只有合規經營才能保持長遠的平穩發展。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向松祚表示,金融開放一個最根本的問題是資本賬戶是否開放。“無論是北京、上海,還是深圳,如果資本賬戶不能開放,就不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資本賬戶開放問題不解決,國際資金不可能長期留在國內市場。這些年我國資本賬戶審慎進一步加強,說明我國內部的金融風險還有很大的問題。資本賬戶真正開放的條件是國內市場的監管開放要達到國際水平。”

      李稻葵認為,金融開放主要是金融服務的開放。金融服務跟資金的開放相關,但不能畫等號。金融服務的開放意義可能比資金的開放意義還要大。“這是中國的智慧,一邊將金融的服務開放,同時做好監管,一邊又逐步開放資本賬戶。資本賬戶不是0或1,0是不開放,1是開放,在0和1之間還有很多逐步漸進改革的空間。中國的事情要按中國的邏輯和思路發展,過去40年改革開放的經驗就在于此。”

      提升監管能力是重中之重

      多位專家表示,在對外開放的同時,要重視防范金融風險,要使金融監管能力與金融開放度相匹配。

      李文紅強調,在加快推出相關措施時,將按照立法程序啟動對相關法規的修改。將完善配套監管制度和風險防控機制,確保監管能力與對外開放水平相適應。另外,會同步受理各項開放措施的準入申請,目前已有來自英國、日本、新加坡的商業銀行表達了在我國新設機構,或者是增持股權的意向。

      “在金融開放的大前提下,每一家金融機構都要承擔更多為客戶規避風險的任務,也要承擔更多為市場提供流動性的義務。”高盛高華證券有限責任公司首席財務官兼首席風險官孟秋表示,每一家金融機構都要加強自身風險管理,聯合起來才能維持這個市場的秩序和良性發展。

      同時,國際合作可以有助于防范金融風險。匈牙利銀行業協會秘書長科瓦奇·萊萬特表示,風險防范工作中,國際金融的合作可以發揮巨大作用。正如亞洲金融合作協會一樣,它能夠發揮重大作用。因此,在未來這種彼此之間的合作互聯、利益共享和共同推動金融經濟穩定方面的工作會對于風險防范發揮重要作用。

      在開放過程中,金融監管的能力也非常重要。李稻葵認為,金融監管部門到了新的發展階段,必須跟上這輪金融發展浪潮。他建議,金融監管應當發展一大批同業自律協會,與監管部門溝通配合。另外,監管與科技融合可以產生金融科技及相關監管的產業。

      荷蘭ING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羅布·卡內爾認為,“現在監管機構很多是在事件發生后做響應,應當更多朝前看,不是‘診斷性’地去反應,而是應當提前規劃監管舉措,這就要求監管者對金融市場有全新認識。”

      瑞穗證券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表示,當前中國監管面臨的最重要挑戰來自國內而非國外。畢竟在金融開放背景下,諸多業務開展不會一蹴而就,更多的是根據中國現實逐步推進。近兩年,國內金融風險加大,這些風險,一方面與國內機制因素有關,如混業經營與分業監管造成的監管套利與監管真空普遍存在,造成金融體系內杠桿率過高;另一方面與體制因素有關,如國企軟約束、地方平臺與剛性兌付等,造成企業與地方政府杠桿率較高,增長較快,未來防范上述風險仍是主要著力方向。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