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今天是: 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最新資訊
    28
    2018-06
    人民幣匯率一周跌去今年全部漲幅,究竟是什么原因惹的禍?
       劃重點

      在經歷了2017年全年升值,今年一季度再度升值3.7%后,4月中下旬,尤其是最近一周人民幣匯率的連跌不止,再度引發了各方對人民幣貶值或將持續的擔憂。

      美元重返強勢被視為本輪人民幣貶值的最主要原因。美元指數短期看不到破百的可能,但上行的空間還是有的,所以人民幣短期承壓可能還會延續。

      外匯市場供求狀況也被視為本輪貶值的一個誘因。分析稱,近期悲觀情緒集中宣泄后,人民幣將重回跟隨美元被動波動的常態。

      國泰君安認為,近幾個交易日的日內交易貶值幅度較大,與6月20日國務院會議公布定向降準的時點重合,顯示中美兩國貨幣政策周期的錯位,加劇了匯率貶值的節奏。

      澎湃新聞記者 陳月石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6月21日在在岸和離岸市場雙雙跌破6.50關口,僅僅時隔不到一周,6月27日,人民幣匯率又雙雙盤中跌破6.60關口。在經歷了2017年全年升值,今年一季度再度升值3.7%后,4月中下旬,尤其是最近一周人民幣匯率的連跌不止,再度引發了各方對人民幣貶值或將持續的擔憂。

      不過,不同于2015年和2016年那場由資金外流引發的人民幣貶值,今年以來,包括外匯儲備和結售匯在內的反映跨境資金流動的數據并未重演此前的大波動行情。綜合多家機構的觀點,美元指數二季度強勢反彈、最近一周市場情緒的干擾以及中美貨幣政策的分化,是本輪人民幣貶值的催化劑。

      原因一:美元指數二季度強勢升值

      美元重返強勢被視為本輪人民幣貶值的最主要原因。

      從年初的92.25附近到6月26日收盤的94.67,衡量美元對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累計上漲了2.5%,而在美聯儲6月加息后,美元指數更是多次沖上95關口,而在今年2月16日,美元指數曾下探至88.2491,相比近期高點(6月21日95.5372),升值幅度則達到了8.2%。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近日發表的鷹派講話是支撐美元指數攀升的主要原因。6月20日,鮑威爾稱隨著經濟復蘇,美聯儲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的理由很強烈。

      雖然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但是對一籃子貨幣保持升值,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布的反映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在二季度依舊保持升值,這也說明人民幣對美元走弱的主要原因是美元指數的走高。

      “美元指數走強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美國經濟在減稅的刺激下持續回升,而歐元區和日本去年的強勢復蘇在今年則開始轉弱。在經濟表現分化的基礎上,美國通脹預期持續升溫,而歐洲經濟還受到政治風險的擾動,導致美、歐的貨幣政策傾向也出現差異。美歐、美日的10年期國債的利差,較今年初分別擴大了60BP和50BP,美元資產的吸引力進一步增強,也推升美元走高。”姜超指出。

      “(美元指數)短期看不到破百的可能,但上行的空間還是有的,所以人民幣短期承壓可能還會延續。”一位國有大行外匯交易員表示。

      原因二:外匯供小于求及情緒波動

      外匯市場供求狀況也被視為本輪貶值的一個誘因。

      招商證券則認為,最近一周的人民幣貶值,美元升值的原因只占四分之一,而外匯供小于求,匯率走弱,供求因素可以解釋人民幣匯率貶值的75%。外匯供求的邊際變化,既受國內股票價格劇烈波動和外匯市場各種傳言引發的恐慌情緒的干擾,也受資本市場資金外流引發的購匯需求的影響。

      “這幾天基本是境外帶動境內在跌,市場的購匯情緒比之前明顯增多,雖然不能和2015年、2016年時的相比,市場也形成人民幣將大幅貶值的預期,但人民幣還是有可能承壓的。”上述國有大行外匯交易員同時稱,如果人民幣對美元快速下跌,那有結匯意愿的市場主體可能會選擇繼續觀望,等更好的價格,不過如果跌勢放緩,市場結匯盤有望大量釋放,下跌幅度也將受限。

      華創證券也認為,當前的悲觀預期更多停留在情緒面:“我們傾向于認為近期悲觀情緒集中宣泄后,人民幣將重回跟隨美元被動波動的常態。”

      原因三:中美貨幣政策悄然變調

      美聯儲在6月14日啟動了年內的第2次加息后,中國央行在6月15日的公開市場操作中并未如市場預期般選擇上調公開市場利率,而是選擇了按兵不動。

      隨后,央行再度祭出定向降準,且釋放的資金量大幅超過了今年的前兩次,市場傾向于認為國內貨幣政策向中性偏寬松回歸。

      國泰君安認為,近幾個交易日的日內交易貶值幅度較大,與6月20日國務院會議公布定向降準的時點重合,顯示中美兩國貨幣政策周期的錯位,加劇了匯率貶值的節奏。

      姜超則認為,相比之下,美國通脹有望穩步回升,預計美聯儲年內還有兩次加息,中美貨幣政策短期出現分化。在他看來,中美利差收窄也是此輪人民幣貶值的原因之一,“今年以來,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持續下降,而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不斷走高,中美利差逐步收窄至60多BP,利差收窄對人民幣匯率也會產生向下的壓力。”

      不過,國泰君安認為,相比此前的貶值,央行在匯率操作的指導思想和行為上都有了變化,不再背負所謂“市場化”的包袱,而是在必要時刻使用類似逆周期因子之類手段,增強對于中間價的掌控力,在這種情況下,不應對于人民幣匯率過度悲觀,年內突破前高、甚至破7的概率很小。

    文章關鍵詞:


    2016-2021 深圳深國融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H文纯肉教室校长,国产美女白浆在线播放,亚洲最大AV无码网站枫山恋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
  • <xmp id="s2qsq"><table id="s2qsq"></table>